2010年8月25日 星期三

第720篇:《散記》

星期一(8月23日)上午,到嘉華公司接譚銳祥壇主,然後驅車到麥基爾大學,在幾個街口外找到泊車位。麥大董事劉聚富建築師早已在書店門前等我們,會合後一起去拜訪東亞研究學系方秀潔教授和葉山教授。

方教授剛從廣州中山大學訪問回來,曾與嶺南詩詞研習社鍾東文學博士提及加拿大滿地可有「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這一文
學團體,鍾教授於是托她帶了一本該研習社出版的詩刊《粵雅》(第4期)送給魁華詩會;全書以繁體字直排印刷,詩詞以平水韻為依據,詩社社友之水平極高,可以從這份詩刊一窺國內古典詩詞創作已經由昔日的式微逐漸趨於百花齊放。

猶憶2002年10月11日,我與懷石、耶律3人赴麥大聆聽哈佛大學中國文學與比較文學教授歐文Stephen Owen(宇文所安)博士講唐詩,當時就與方教授和葉山教授曾經有過一面之緣。本欄第317篇:《研究》(2002.10.11《華僑新報》第607期)和第318篇:《考證》(2002.10.18《華僑新報》第608期)就詳細記載當時情景。睽違8年,他們風采依然,而且還依稀記得我們3位詩友曾經和他們在Faculty Club見過面。方教授以東亞研究中心刊物《復華詩》全套4冊(2001-2008)贈予詩會,我將《麗璧軒隨筆》和《詩壇》剪報相贈;壇主譚公則以《譚銳祥詩集》分別簽名贈送兩位博士,又另贈一冊給麥大東亞圖書館收藏。我告知今年12月2日,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將於台北開幕,全球詩人在花蓮棲蘭山聚會,我會代表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出席,並朗讀詩詞。方教授和葉山教授也會於年底到台灣參加文學活動,但不知屆時能否於寶島再相聚?

我們在劉聚富董事的帶領下,與兩位教授一起參觀麥基爾大學東亞圖書館。洋教授葉山博士用純正的普通話講解,看他的洋人外表,誰相信他是研究漢簡的專家?東亞圖書館藏書從剛開始的1萬3千冊到現在超過8萬冊,包括大型套書如《四庫全書》、《古今圖書集成》、《民國刊物》等,每年從國內不斷寄來新書,詩詞類就更齊全。我在詩詞領域分類的書架上發現《滿城賡詠集》,翻開「作者玉照」彩頁,告訴葉山教授:「我們一位詩友陳渥先生上週辭世,這本詩集封底的詩會印章是他的作品。贈送的專欄剪報中,《敬悼》一文就是悼念這位優秀的金石家。」

我們5到Peel街一家譯名「中國蘭花」的餐廳用午餐,由劉聚富院士請客。方教授談及她到各大學所接觸的東亞研究系,談到哈佛大學、柏克萊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東亞圖書館中、日、韓文藏書;葉山教授談及他年底到台北出席他的老師張光直教授逝世十週年之紀念活動。曾擔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的張光直,是國際著名的考古學權威,於2001年1月3日病逝波士頓,享年70歲;台北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特地將圖書室定名為「張光直紀念圖書室」。

我最關心的是著名詞家葉嘉瑩教授的近況。旅居溫哥華的葉教授生於1924年,今年已86高齡,她現在是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曾任台大、卑詩大學教授,哈佛大學、密歇根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曾來過滿地可。手頭上有一本葉教授與四川大學的繆鉞教授合撰的巨著《靈谿詞說》,評述了32位重要詞人的作品,葉教授寫16人,包括吳文英、秦觀、周邦彥、柳永、歐陽修、晏殊、馮延巳、韋莊、溫庭筠等;繆教授寫23人,是一本非常有用的填詞指南。

散席後與劉董事和兩位教授辭別,他們歡迎所有華人朋友到麥大東亞圖書館看書、借書,因為這圖書館是對外開放,不僅僅限於麥大學生。並答應與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保持聯繫,有詩詞講座或其他文學活動,會通知詩友出席。我們也希望各地詩會的詩友們能彼此互相來往,經常進行學術交流,擴大詩詞視野,更希望以後能有詩友組團,一起出席世界詩人大會之文學活動。

回來後陸續收到詩友們悼念陳渥先生的詩詞和輓聯,除了上期刊出伍兆職、紫雲、海語、劉家驊、白墨等人之悼詩之外,今期《詩壇第555期》刊登譚銳祥、吳永存、何宗雄、懷石、李錦榮、鄭石泉、雪梅、唐偉濱、寒門書生、劉家驊等詩友的作品,更難能可貴的,是收到陳渥詩人的夫人蘇大姐寄來一首《蝶戀花──悼陳渥夫君》,寫得真情流露,讀後感人肺腑,一詠三嘆!

詩會自成立以來,已經有6詩友相繼辭世:李少儒、林盛羽、區家相、子漢、姚奎、陳渥,他們雖然走了,但留下了大量詩詞,留下了珍貴的回憶。本欄也以第一時間寫文章追悼,子漢逝世時寫《桂折》,姚奎逝世時寫《悼別》,陳渥辭世時寫《敬悼》,是對朋友表達一份由衷的思念和哀悼;痛定思痛,過了一段時日,再重讀舊文,你會發現,他們雖然靜悄悄的走了,但他們的確來過這個世界,留下了腳印,留下了記錄,音容宛在,筆墨長存;他們並沒有白活,他們永遠活在詩友心中,與《滿城賡詠集》一起,永遠留存於後世。安息吧!我們的好友──陳渥!
(2010.08.27《華僑新報》第10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