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第924篇:《感慰》

廿年前的今天,1996年9月20日(星期五),農曆丙子年八月初八日,《華僑新報》第291期刊出《麗璧軒隨筆》第一篇:《賞月》,八月十五中秋節,刊出第二篇:《嫦娥》。轉眼就是二十年。

記得當時曾寫一信給編輯部董淼先生,闡明「麗璧軒」的出處,是紀念剛逝世五個月的岳父陸麗老先生和逝世八年的岳母李璧全老夫人。初期每篇開頭都填一首詞,所以,往往文章寫成後,還要等詞填好方能發稿,由報社打字後再傳來校正。直到1999年3月26日第132篇:《書庫》,才不再用傳真,改為電子郵箱寄稿。1999年11月6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本欄寫第165篇:《詩季》,自此連續寫了數十篇談論詩詞的文稿,掀起在海外推廣舊體詩詞的熱潮。這些文章都可以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讀到,「詩壇」網站除了刊出自創刊以來七百多期一萬八千多首詩詞,還在「各家詩詞集」條目中,彙集一百餘位詩人作品,包括已辭世的十幾位詩友之遺作,並永久保存。
《麗璧軒隨筆》與《詩壇》
雖然有兩年餘的時間專欄停筆、「詩壇」停刊,但是由於這份執著和堅持,二十年後的今天,《華僑新報》第1335期,仍能讀到《麗璧軒隨筆》第924篇和《詩壇第747期》。這是令人感慰的。
與黃國棟老詩翁合影於愛民頓(2010.07.17)
適逢9月20日黃國棟詩翁95榮壽,今期有他老人家兩首詩刊出。他是詩壇壽星公,詩如泉湧,「老大無歡樂,暮年偏愛詩」,「保健清晨起,讀書半夜眠」,「吟哦寫作樂無窮,有感思潮鳥出籠」,「幸有詩書飄宇宙」,「對語無人詩自賞」,「同道騷人循守則,多年吟詠樂悠悠」,「思潮偶起如風暴,馬上詩成喜樂多」。雖然亞省愛民頓與魁省滿地可東西相隔四千多公里,「千山分隔共吟哦」,「萬里飛書墨免磨」,「連年網上共吟哦」。黃老晚年入住安老院,「不問江湖清濁事,心隨海鳥逐波流」,「布衣粗食樂心田」,「安老院中忘我憂,逍遙晚境度春秋」,「百年歲月黃粱夢,一覺春眠白露秋」,「小園漫步看花發,報室聊天論腐賢」,「昔年英氣折磨盡,滿腹嘮叨一老翁」,「英姿不別前時勁,吟趣仍如昔日堅」。祝黃老福躬康泰,壽比南山,堅如松柏!
伍兆職詩翁85歲生日禮物:紅色Toyota Corolla新車
上週六(9月17日)中午,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雷一鳴詩翁、李文燦師傅一起到唐人街紅寶石酒樓飲茶,為伍老八五榮壽慶生。我開車去接伍老時,只見他精神奕奕,滿面笑容,原來兒女們送他一輛紅色豐田Toyota Corolla新車作為生日禮物,我隨即用手機拍下他與新車的合照,喜見伍老終於從喪女的陰影中走出來,「寄情詩句可忘憂,任教凡塵付水流。事不稱心常八九,何須執著惹煩愁」,「夫妻攜手難關度,首重強身與樂觀」,「傷痕平復需時候,等得雲開見月回」。
左起:伍兆職、李文燦、雷一鳴、譚銳祥、白墨
李文燦師傅住院多月,不知世事,還詢問為何沒有通知吳永存艦長來茶敘,譚公告知:艦長走了!李師傅再問:他去哪啦?座中最健朗的,應數雷一鳴詩翁,他1926年生,虛齡九一,神采飛揚,紅光滿面,談笑風生,走路不必撐拐杖;他出示懷中計步表,笑說每天在電視機前原地踏步,最少一萬步,堅持做運動,怪不得那麼硬朗,一派老兵本色。譚銳祥壇主日理萬機,但步履輕快,思維敏銳,適逢新任台灣駐加拿大代表龔中誠在紅寶石酒樓三樓設午宴,譚公先上樓去會面,再回來與我們飲茶,我們拍了幾張照片留念。散席後伍老去寧陽會館,我去取車,送譚公和李師傅回去。
雷一鳴詩翁91高齡,談笑風生,神采奕奕
返回拉娃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想到朋友多年前曾寄來一篇網上流傳的文字:「畢業5年後,我們成婚的一桌,未婚的一桌;10年後,有孩子的一桌,還沒孩子的一桌;15年後,原配的一桌,二婚的一桌;20年後,酒量好的一桌,差的一桌;25年後,國內的一桌,國外的一桌;30年後,葷的一桌,素的一桌;35年後,退休的一桌,沒退的一桌;40年後,有牙的一桌,沒牙的一桌;45年後,自己能來的一桌,扶著來的一桌;50年後,說來就來的一桌,說來沒來的空一桌;55年後,能來的一桌,不能來的照片一桌;60年後,已經湊不到一桌。」如今,詩友們聚在一桌喝喝茶、聊聊天、吃頓飯,已經很不容易,要像過去那樣幾十人參加大型雅集,更是難上加難。詩壇老一輩坐八望九,都是20後、30後,而40後、50後也坐七望八、坐六望七了,如今需要60後、70後坐五望六、坐四望五的生力軍,所以,對年輕一代的期望很高,希望他們能嚴格遵守詩詞格律,堅持平水韻部,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寫詩,毫不懷疑地全面繼續古人文化遺產,切務擅自「獨創」。喜見紫雲肩負起傳薪重任,對新加盟詩友一字一句更改,一絲不茍修正,有如此嚴謹之師,詩壇之幸也!
跑步5.21公里6544步
這一個多月來,我每天一早七點鐘與小女到附近洛桑公園跑步,由開始半跑半走,繞公園一圈兩公里半,到如今一口氣不停歇跑完兩圈五公里,用了50分鐘,如果我到九十歲時還能夠像雷一鳴先生那麼健朗,想要有健碩的身體,除了講究飲食,還必須堅持做運動,沒有別的選擇。冬天外面下雪,就在地下室跑步機上消磨一個鐘頭,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得到。想到此,我亦頓時感慰一番!
(2016.09.23《華僑新報》第13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