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第948篇:《遠行》

北京六天遊的行程表,黃字部份是購物
記得2008年底啟程去越南前,本欄寫《臨行》,2010年赴台灣前,寫《辭行》,2015年往港台時,本欄仍未復刊,今期寫《遠行》向詩友辭行,不僅僅因為「遠」,而且還真的「行」。每次旅遊,我一天一篇遊記;去越南時寫了20篇《探親之旅》,去台灣時寫了30篇《詩詞之旅》,2012年寫了11篇《歐遊日記》,2013年寫了9篇《加州之旅》,看來,今次必須寫49篇《亞洲之旅》了。

由於每週三次物理治療,錯過了端華同學緬甸、泰國、柬埔寨、越南之旅,深感十分遺憾。此次徵得醫生批准,獲得七個星期的休假,女兒提議應該結伴遠行。問我想去哪裡,我想也沒想就說:上海、北京!原因很簡單,女兒和媽咪都已去過!於是,訂購機票,找旅行團,也忙了一陣子。
上海江南八日遊,其實只有六天
最大的顧慮就是,我的手臂和肩膀還提不起來,20公斤行李也許要靠老伴了,如果自由行,只是搬行李、換酒店這一關就夠受的了,總不能拖著行李到處走,所以唯有找旅行團。然而,江南八日遊、北京五日遊,每天都必須安排購物,僅有的一點時間就白白浪費在玉器、寶石、茶葉、絲綢、足底按摩、藥材店中了。我們曾經聯絡國內朋友,他們很熱情的推薦一些專人陪遊,江南八天,一部專車,一名司機,一名導遊,食宿全包,每人收費一萬人民幣,兩人兩萬,折合四千多加幣。
最後,只好向現實低頭!聽旅行社職員說,如果運氣好一些,碰到個好的導遊,不會因為沒有購物而故意刁難或給臉色看。我於是辯駁:我們的機票是付款的,不是「零機票」特價99元,為何還要強迫購物?當然,這些話說了也是白說,沒有什麼意義。當收到最後確定的通知書時,我們的身份變成了「客人為柬埔寨華僑」,我的天!我自1974年離開柬埔寨,43年從未踏足,而1980年來加拿大,1983年取得加籍,加拿大護照已經換了7本,由5年期到10年期,我住加拿大37年,已經是如假包換、徹頭徹尾的加拿大人,如今竟變成了「柬埔寨華僑」?難道因為護照出生地是柬埔寨金邊,就永遠被貼上「柬埔寨華僑」的標籤?我無言,也不知到哪裡投訴?還未成行,就已洩氣了!
我們互相安慰,或許,旅行團的行程不至於太糟糕吧!聽朋友說,他們不喜歡看山水園林,不愛遊名勝古蹟,不喜歡聽導遊講歷史故事,寧可去商場「血拼」購物,每個人都「買得好開心」,也有朋友抱怨,旅客下車進入店內,旅遊巴士便關門,想離開也不行。我出示通知書,上面註明:「本團有購物安排,購物純屬自願行為,導遊保證絕不強迫購物,但請團友必須配合進店參觀。」總之,做好心理準備,往好方便想,先搞旅遊資料蒐集,爭取時間多遊些景點,少些抱怨,善哉!
幸好老伴的姐姐、弟弟提議,由北京回到香港後,一起遊泰國、日本,這建議很好,他們立即訂購往日本機票,租了京都和大阪6晚酒店,至於泰國五日遊,等我們到香港後再報名參加。同時,令我們欣慰的是,大女兒會與律師同事到上海出差,到南京出席「風險評估」國際會議,然後來香港和客戶商談合約,並與我們見面,女婿屆時也從滿地可飛來會合,他們住香港8天後返回加拿大。
剛接到愛明頓廖老師電話,告知前《緬省越棉寮華報》主編廖萃川先生北京的住址和電話號碼,他老人家今年92歲,我們神交數十年,素未謀面,此次北京之行,退團後延住兩天,將喚的士前往府上拜會廖老。每次旅遊,能謁見心儀已久的長輩,意義深遠,過去幾次,曾拜訪香港郭燕芝老師、連明校長,巴黎薛世祺老師,舊金山施世雄老師,洛杉磯陳國暲老師,雪泥鴻爪,銘刻五中,終身難忘。
在旅途中他鄉遇故舊,更是喜出望外,2010年12月17日晚上,從潮州揭陽尋根後返回香港,與闊別42年的法國老同學鄭懷國(關不玉)在灣仔華美酒店相會,此情此景,寫在《詩詞之旅其二十》中。今年亞洲之旅,希望能見到另一位老同學,她先到日本賞櫻花,再遊韓國,然後去廣州,也許我們會在廣州或香港喜相逢。至於越南和柬埔寨,我是「近鄉情怯」,害怕舊地重遊;江山依舊,人事全非!我怕回到越南,不再見到國良胞兄,而是去他的墓前憑弔;我更怕回到柬埔寨金邊,因為,先父之墳還在,雖墓碑上刻著先母姓名,而母親遺屍荒野,不知下落,無法與先父同穴合葬,一想到這些,仇和恨就會湧上心頭。這就是我背井離鄉43年不願踏足的原因,何時能解開這心結?
還是想些開心的事吧!許老師日前來函寫道:「整條線還是南京秦淮河畔最好,歷史煙花地,古蹟多,國父陵墓必去,杭州不可只看風景,看蘇堤、岳王墳,感受一下忠臣的志節,唱兩闋《滿江紅》,與古人神交一下,感千古的不屈精魂,你才是隊中的天外昂首人物,不可自我卑下。」遺憾的是,行程匆匆,天天換酒店,以至不能到溫州拜會劉家驊詩兄,到湖州拜會李廣德老師,到福州拜會敖詩豪先生,到廣州拜會黃伯華先生,他日有機會自由行,一定會親自登門謁見。此次遠行,為期7週,《麗璧軒隨筆》和《詩壇》暫時停刊,待4月27日回來後再復刊。但我的日記會每天一篇,絕不中斷。拜拜!
(2017.03.10《華僑新報》第13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