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第1016篇:《思議》

每天收到的網上垃圾,多若牛毛,而且都是誇張的標題:「緊急擴散,十萬火急!」「出大事了!」「國母哭了!」「緊急通報:特朗普終於下跪了!」「一場恐怖暴雨,多倫多秒變大海!」「槍決犯罪份子現場,血腥場面,慎入!」「炸鍋了!」「此視頻不看後悔,我看了八遍。」「腸子都悔青了!」「褲子笑掉了!」「看後不笑打死我!」「心血管支架大夫要失業了,打通血管血栓絕密配方!」「重要提醒:因火星的小恆星今晚靠進地球輻射大,今晚一定要關手機!」哇塞!

網絡散播出來的造假資訊,流毒甚廣,影響極壞,人云亦云,謠傳像滾雪球似的,越滾越大,數年前看過的東西,如今又再轉來,「趕快傳出去,不出三天,好運降臨!」有病不用吃藥,不必看醫生,只依照一大堆神奇偏方,去掉毒瘤,就能治好癌症;不用做運動,不用戒口節食,也可減肥,成功除去大肚腩,體重一個月減廿磅,大肥婆變成苗條美女,大胖子頓時成帥哥。明知是騙人的,可還是有大群人甘心受騙,只要你有好奇心,點擊一下,發訊息的就可以收廣告費,是真是假根本不重要。所以,處心積慮搞一系列「十二生肖好運錄」,每次四個生肖,人人有份,一會兒是肖龍蛇豬虎的這個月鴻運當頭、橫財順利,然後又是肖牛兔馬猴的行大運、發大財,最後當然是肖雞羊鼠狗的事事亨通、逢賭必贏。全球七十幾億人,平分十二生肖,每個生肖六億人,人人命運難道都一樣?只要你「好奇」,想知道自己生肖的運程而點擊一下,再轉發,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手機詐騙,我就碰過好多次,有幾個電話號碼千萬不要接,否則就麻煩大了。今年五月我還收到一個電話留言,聽了好幾遍,再看來電顯示,上網將電話號碼一查,方知又是騙局。英語留言如下:「這裡是加拿大海關,你聽到這個留言後務必立即回覆,否則將被逮捕。」我將這段錄音播給女兒聽了,她說執法部門如果要向犯法的人發出通緝令,必須經過非常複雜的程序,絕不會用電話留言來通知那麼兒戲。很多人不懂法律,一聽見「逮捕」就會驚慌,手忙腳亂,如果真的打回去,然後報上個人資料,不法份子會用你的名字去申請信用卡,而你銀行戶口的錢也很快就不翼而飛。

負面新聞太多,從十年前三鹿毒奶粉到到今天黑心假疫苗,來香港搶購奶粉之後,又來香港打針;歐洲出現搶劫大陸豪客旅遊巴士的事件;把外國地皮和樓價炒到天價的土豪財大氣粗,招人眼紅;網上又有一股仇富潮流,專門揭露暴發富的醜態嘴臉,一時間「素質」劣跡滿天飛,令人對富二代、官二代反感之極。資訊發達是把雙面刃,多少貪官夾帶私逃,見不得光,也拜互連網所賜。

朋友見面聊天,話題總離不開退休後如何過日子,我笑說,多思、少議!因為多思可以從多方面看問題,多議就容易得罪人,言多必失也!又思又議,談得最多的,應該是見怪不怪的錯別字。

其實,這已不是新課題,本欄寫過《錯字》、《字辯》、《剖字》、《嚼字》等,都對錯別字做過統計,但依然敵不過「約定俗成」。度假,總有人改為渡假,旅遊,變成旅游,布和佈、分和份、復和複、採彩采、澈和徹、像和象、兇和凶、副和付、憤和忿、淡和澹、嘴和咀、雲和云、佔和占、做和作,如何彼此分工,頗費周章。簡體字的出現,把幹部的「幹」和乾淨的「乾」全都變成了「干」,幸好「乾坤」不會寫成「干坤」。簡繁轉換,引伸出更多的錯字,多年來,駐加拿大台灣經濟文化代表處黃煥松組長的名字,每次見報都是「黃煥鬆」,松柏成青總不能寫成「鬆」柏成青;「天后宮」成了「天後宮」;美容「拉面」和可吃的「拉麵」混淆;「丁丑年」成了「丁醜年」;「萬里」變成「萬裡」;「只要」成了「隻要」;一見「鍾」情成了時「鐘」之情。不勝枚舉!

拜讀澳洲李時宇先生《魑魅集──文字點鬼簿》,對時下文章弊病,一針見血,毫不留情,功德無量,也令我不敢冒然將拙作呈上,恐被列入黑名單中。因為我讀的是大陸文章,中的毒很深,犯的弊病肯定不少。好友不以為然,認為是「吹毛求疵」,但我堅信「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寫文章要向讀者負責,若散播錯誤訊息,下一代就不知道「每下愈況」和「每況愈下」哪一個才是對的?因為,據谷歌網站關鍵字檢索資料顯示,在台灣,「每況愈下」得40萬,若查詢「每下愈況」,得12萬7千,也就是說使用「每況愈下」是「每下愈況」的3.6倍,可見約定俗成的厲害。

女兒問我,為什麼總是在微信收到「牛」的符號?我要花好大功夫才解釋本來很簡單的「牛」字。有人說,文字在不斷進化中,推陳汰舊,革故換新,無可厚非,例如一個「秒」字,可以寫出「秒殺、秒拍、秒搶、秒付」等新名詞,以後問孩子,apple、window、mouse,聯想到的都是電腦、視窗、滑鼠,而不是單純的蘋果、門窗、老鼠。再這樣下去,「顏值高、酷、含金量高」成了通俗漢語,「美麗、聰明、能幹」這些簡單的詞彙都給取代了,如果不與時俱進,真的聽不懂新一代說的話。信乎?
(2018.08.16《華僑新報》第14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