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日 星期六

第1019篇:《雷門》

劉伯松新著《老劉看世界》封面
驚悉雷門兄逝世的噩耗,是上星期二晚上。連夜敲鍵趕寫悼文,並去函報社,要求取代已寄出的《尋歐》。星期三清晨,接到雷門兄還活著的好消息,便急忙通知報社,依舊用回《尋歐》一文,《詩壇第841期》也採用未加入悼詩輓聯的舊版本。直到昨天,才獲證實,雷門兄已於8月31日(星期五)上午11點37分病逝,奇蹟並沒有出現。

劉伯松簡介(《老劉看世界》)
雷門兄真名劉伯松,曾用筆名高士、列夫,1936年9月23日生於馬來西亞。我是因他的專欄而結識,1996年開始寫《麗璧軒隨筆》後,就與他多次見面,彼此都以筆名互相稱呼。我們在報紙上是鄰居,我每年春節一定會寄一張賀卡給他,十幾二十年不變。他在《華僑新報》創刊時就已經開始寫專欄,由最初的《心靈深處》到《思路》,又改為《隨想錄》、《感言》,2004年5月28日(《華僑新報》第692期),雷門兄的專欄由「中山公園」搬遷到國際版,並將《感言》換成《觀與思》。後來他在《華僑時報》寫《雷鳴堂》,又在《七天》寫《老劉看世界》,數十年來從未停筆,直到患病期間依然沒有斷稿。

我與雷門兄每次見面,都是在宴會上,而且所聊的,也都是寫作的話題。他的見識廣博,觸覺敏銳,談吐溫文,特別是對時局的分析,有自己獨到的見解,絕不人云亦云,所以凡是他的評論,我從未錯過,有些還剪存下來。1997年3月16日,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成立,他出席了在唐人街名都閣的成立大會晚宴,並應邀在會上發言。七年後的2004年11月,他榮任第八屆作協主席,我寫了一首詩七律祝賀:
為鄰八載兩文痴,創會當年冷暖知。
松嘯雷鳴晴可待,川流水納海無私。
互通心路緣和誼,隨想感言觀與思。
掌舵休驚風浪險,途遙任重且吟詩。
(刊登於《詩壇第254期》)

2004年12月5日,我應雷門兄之懇請,出席了作協「專欄座談會」並擔任主講。那天是週日,我與雷門兄、秦川、冰藍和劉愛麗等先在唐人街萬年樓用午餐,然後到華總會三樓會議廳。也就是這一天,我首次結識了前來贈送照片的「老馬」,她就是寫《女人一枝花》的作家、詩詞家紫雲。

2005年2月26日,也是星期日,我應雷門兄之懇請,出席了作協「武俠小說座談會」擔任主講。中午12點先到唐人街萬京樓用膳,雷門兄夫婦、高振寧博士夫婦、葉飛鵬、劉愛麗、王建華等已在座,冰藍沒有來。座談會大約四十多人出席,先為徵文比賽獲獎作品頒獎,我主講「武與俠」,王建華講她寫武俠小說的心路歷程,葉飛鵬講「武俠縱橫走一回」,由高振寧博士將粵語翻譯成國語。

我與雷門兄的交往,有不少還寫進本欄中。我的數十本日記中,每次有與雷門兄見過面或通過電話,都會記上一筆。2003年9月6日星期六晚,到唐人街紅寶石酒家貴賓廳出席歡迎中國電影代表團晚宴,雷門兄夫婦看完影展才赴宴,我們一見面,話題天南地北,他妙語如珠,大家笑聲不斷。
酒宴上與雷門兄喜相逢(2016.10.28)
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晚上,我於「七天」傳媒十週年晚宴上與雷門兄喜相逢,我們倆緊緊握手,親切聊了好久,又合拍了幾張照片。後來才獲悉他患病的消息,但每週還是照樣有文章發表。
雷門兄在《老劉看世界》一書扉頁上給我簽名
今年6月22日星期五晚上,我與女兒出席「七天」《加拿大華人精英錄》新書發行晚宴,適逢雷門兄新書《老劉看世界》問世,這是十分珍貴難得的時刻,我立刻買了一本,走到雷門兄跟前,要他給我簽名題字,他笑說:盧兄,什麼時候才收到你簽名的書呀?我除了搖頭嘆息,無言以對。

今晚,我獨自在電腦前捧讀雷門兄遺作,仰天長嘆,感慨萬千。天意弄人,今後,我再也不能與雷門兄一起在報上馳筆,每年再也不能為他寄賀年卡。他的笑聲,一直在我耳邊迴響,經久不息!雷門兄與我君子之交,他曾賀我在書展買到全套《漢語大詞典》。我曾在本欄《暢言》中寫道:「他寫時評,是以專家學者身份下筆,所以非常精闢中肯,不像本欄的隨筆,想到就寫,東拉西扯,雞毛蒜皮,難登大雅也。回顧十四年來,由軟性的《心靈深處》到感性的《隨想錄》,由硬性的《思路》到理性的《感言》,更昇華至觀察與思考的《觀與思》,寫作的路上再創高峰,可喜可賀!八年老鄰居突然搬遷,的確有些捨不得,忽然又有一種孤單的感覺。」雷門兄將寫時評的要訣公諸同好:「最理想的一篇時評,應該不僅要把事件寫得動聽感人,還得把道理說得清清楚楚,所謂深入淺出、理路清晰、合情合理、並以理服人。」拜讀《老劉看世界》,他的確真是說到做到了。
與雷門兄及夫人譚碧瓊合影(2016.10.28)
沒有等我出書簽名呈送,雷門兄就俏俏的走了!陸續收到紫雲、陸蔚青、伍兆職、李錦榮、唐偉濱、楊延穎、朱九如等寄來悼詩,痛定思痛,悲從中來。潘潔心社長說了感人的話:「他是新報的老友,在新報最初時期,他親自駕車到各處送報點送報,我們一起吃飯盒,一起工作,很愉快,當時情景永遠不會忘記的。他與碧瓊結婚時的情景我們也記憶猶新。哎!這一晃多少年過去了!現在他走了,祝他一路走好!」

知悉雷門兄遺體告別及追思會定於9月16日(星期日)在高德寧殯儀館舉行,謹撰祭文一篇,並附輓聯一幅,拜祭靈前:
心靈深處,感言觀與思,隨想老劉看世界;
墨跡淡時,筆紙緣和誼,漫談才子笑紅塵。
安息吧!雷門兄,願有緣來世再相逢!
(2018.09.06《華僑新報》第1437期)

附:
敬悼劉伯松(雷門)先生(祭文)
滿城苦雨,淚別劉公。雷門直筆,高士疾風。
出生大馬,研讀英中。香江加美,碩博專攻。
星洲執教,魁省傳黌。卅年桃李,一代儒翁。
報壇飲譽,論陣稱雄。政情深曉,時事精通。
董狐敢寫,遷史堪崇。感言隨想,思路貫融。
清流氣節,剛正始終。評今議古,說北談東。
國遙鄉遠,海闊天空。僑聲喉舌,世局刀弓。
觀微見廣,髮白心紅。渥京睿哲,新亞頑童。
列夫有夢,壯志無窮。病魔肆虐,二豎癲瘋。
多年搏浪,幾度落鴻。回眸歲月,寄語蒼穹。
騰雲駕鶴,繪彩揮虹。青蓮約聚,老杜親躬。
凡塵解脫,淨土休功。仙家安息,極樂由衷。
嗚呼哀哉,伏維尚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