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歐洲之旅其廿七

10月8日(星期一)
榮軍院
7點前起來,開洗衣機分幾次洗東歐之旅九天的衣服。沖咖啡,吃在奧地利維也納買的威化餅。景秋來電話,叫我們下樓。秀賢已在樓下等我們,景秋的店逢週日和週一休息,他今天特地陪我們遊巴黎。

拿破侖的棺槨
第一站是Invalides榮軍院,建於1670年(路易十四)。1821年5月5日,拿破侖在流放六年後在聖赫勒拿島去世,直到7年後法國人才得到英國的准許,將皇帝的遺體運回他的祖國。法王路易菲利普派自己的兒子茹安維爾親王前往聖赫勒拿島,監督發掘遺體,1840年9月,載著拿破侖遺體的法國船隻前往阿爾夫,然後沿塞納河一路駛往巴黎。9月13日,幾乎全巴黎的市民都參加了拿翁的葬禮,他的靈柩沿著巴黎的大道緩緩行進,穿過凱旋門,沿香榭麗舍大街進入榮軍院圓頂教堂,結束了他漫長的流放生涯。拿破侖的遺體安放在六層棺木之中,最裏層是錫棺,第二層是紅木棺,第三、第四層是鉛棺,第五層是黑檀木棺,第六層是橡木棺,這些棺木又被放進巨大的紅色花崗岩大理石棺中,再放置於大建築師維斯孔蒂特地設計的地下墓室裏。普拉迪耶創作的12座大型女神雕像,以守靈的姿態環侍在拿翁四週。
榮軍院內的教堂
我們先去買入場券,每張12€共48€,然後在紀念品店買磁貼。首先進去瞻仰拿破侖的棺槨,然後到法蘭西軍事博物館。這裡除了拿破侖的墓,還安葬拿破侖二世、福煦元帥、蒂雷納子爵、拿破侖的哥哥約瑟夫‧波拿巴(西班牙國王)、拿破侖的幼弟傑羅姆‧波拿巴元帥、法國國歌《馬賽曲》作者李爾、軍事工程師沃邦等。圓頂教堂的金色穹頂高110米,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是巴黎的最高建築。
惠茵和秀賢於午餐留影,碗裡是法國洋葱湯
一點左右步行去Suffren吃午餐,惠茵終於可以品嚐到正宗的法國洋葱湯,她和秀賢吃牛仔肉,我吃鴨,景秋吃青口,又喚一瓶Brouilly紅酒,加上甜品、咖啡,一共140.80€,秀賢請客,今天的榮軍院入場券也是她付款。
我與景秋合影於Suffren西餐廳
步行去艾菲爾鐵塔拍照,然後開車停泊好後,去亞歷山大三世橋、大皇宮、小皇宮等景點,又穿過香榭麗舍大道去法國總統府愛麗絲宮。

5點許我們走回去取車,然後離開,景秋送我們回到十三區時已經6點半了。上樓休息一會,和惠茵出來,先去意大利2商場,在La Grande Recre買汽車玩具準備送給白翠玲甥女的兒子,在Bricorama買萬能膠和透明膠紙修補我的日記本。
寮泰餐廳晚餐
肚子有些餓,步行到住所樓下的寮泰餐廳吃晚餐,喚兩碗冬陰蝦湯,兩份糯米,金不換炒雞,醃牛肉,兩瓶泰獅啤酒,一共44.95€。
今天在Suffren午餐時四人合影
回來後嘉珈來視像電話,又給北愛爾蘭惠茱妹打WhatsApp電話。把今天拍的照片儲存進電腦中,貼在雲端上,選幾張貼在臉書上。又和麗珍聊了廿分鐘電話。成輝今天給我電話時我們正在榮軍院參觀,他約我明天上午9點去新華群吃粿條。

今天步行10.9公里16244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