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歐洲之旅其卅九

10月20日(星期六)
昨晚一口氣為《歐洲之旅》打字多篇,今早六點起來,繼續打字,已完成到其卅四(10月15日),也就是要離開北愛爾蘭的前一天。
貢不鹹Nem

成輝來電話約我去新華群吃粿條。我背了麥大書包,將電腦、日記本、接駁電線等放了進去,步行去新華群酒家,成輝已在等。他吃金邊粿條,我喚肉設粿和咖啡,然後和他去中聯旅行社,將地庫一張辦公桌給我使用,並告知Wi-Fi密碼。這裡的網絡非常快速強勁,我將《歐洲之旅》由其廿四到其卅四共11篇一次過貼到博客上。11點半步行回住所,電腦依然留在旅行社,下午再來配照片。

Banh Khoc
新增說明文字
曾慧琳來找我們吃午餐,而符華娟堂嬸相約下午來十三區見面。我們和慧琳去一家叫「您好」的餐館,吃貢不鹹Nem,Banh Khoc,Banh Canh,凍咖啡奶,黑咖啡冰等,並叫職員幫我們拍合照。慧琳和我自小是鄰居,我們的認識應該從我5歲開始,她回憶在赤柬統治時期的悲慘遭遇,家中爸爸、媽媽、外婆、舅公、弟弟、妹妹都在這場人類浩劫中喪生,只剩下她和另一位弟弟逃到越南,姐弟相依為命,最後輾轉來到法國。她打電話叫弟弟和弟婦來見我們,剛好弟婦是我們同學許自為、許自群的妹妹,大家有緣相見,慨嘆自為和自群也已罹難,悲從中來。
我們和慧琳姐弟在福建會館大廳合影,牆上懸掛施世雄(江漢)老師的書法對聯
我們一起步行去福建會館,喜見會館大廳懸掛95高齡書法家施世雄(施江漢)老師手書的聯句:「福田廣種非因己,建業唯勤莫後人。」立即用手機拍下照片,傳給曾任歐老師轉達對施老的景仰之情。大家一起在施老師書法前合照,正準備喝杯茶時,獲悉吳瑞琪姐夫的叔伯弟弟和弟婦已到了十三區,起先約我到中華聖母堂前鄉見,我們到了聖母堂後,方知他們已經到中聯旅行社,我打手機告知立即前往,多年不見,吳立華叔風采依然,他是一名醫生,剛從診所趕來,符華娟嬸托我們帶點東西回加拿大,我們四人一起在中聯旅行社前合照,我隨即用微信傳到加拿大給吳瑞琪姐夫。分手後我們到旅行社找成輝,惠茵自己帶我的手機和門匙回去休息。
與吳立華、符華娟叔嬸於中聯旅行社前合影
我在旅行社上網,將今早貼上的11篇遊記配上照片,成輝告知,只不過短短的兩天,端華第十一屆同學為母校新校舍建課室的捐款已經接近一萬五千美元的指標,而且還在繼續認捐之中,這是空前的義舉,令人欣慰。4點半回來,嘉珈來視像電話聊了一會,沖涼後收拾行李,在巴黎買的第三個行李箱很快又裝滿,原來惠茵從旅行社出來後,又去陳氏超市買多幾包沙茶帶回加拿大作為手信。
Le Procope的另一邊是朝向古巷子
大約7點多,我們步行去麗珍的家,上樓坐了一會,麗珍送我們兩大鐵罐的法國Reflets de France油封鴨腿Confit de canard,每罐有4腿,重1.24公斤,這是法國西南名菜,今年聖誕節大餐可以派上用場了。由於嘉慧開了車未回來,我們和京達兄、麗珍、仰楚一起去Place d’Italie站乘坐地鐵,到第6區Le Procope餐廳吃晚餐,約了懷國,他去戴高樂機場送巨年藝廊陳太回香港,正從機場趕來。
拿破侖的雙角帽

這家普羅可布咖啡館餐館創於1686年,已經有三百多年歷史,要上這家餐館,必須提前多天訂位。相傳拿破侖曾經來這裡用餐,因沒帶錢,埋單時將他的一頂雙角帽抵押,這頂帽子一直擺放在櫥櫃裡,成了生招牌。傳說姑妄聽之,但這家被譽為「巴黎最古老的連續開業的餐館」之菜單上,有五道名菜是當年開張至今三百多年一直保留下來,數之不盡的世界名人都曾是這家餐館的座上客,包括伏爾泰、孔多塞侯爵、狄德羅,以及曾任美國駐法國第一任大使的開國元勳富蘭克林。
菜單上有拿破侖的畫像

我們喚了一瓶2014年Hauts de La Gaffeliere紅酒,又喚三份蝸牛,我和仰楚喚小牛頭牛舌鍋,惠茵和麗珍、京達喚牛面頰,懷國喚紅酒雞,飯後還有咖啡和甜品,京達兄請客,埋單約三百歐元。
蝸牛是正宗法國名菜

懷國開車送我們和麗珍回去,京達兄與仰楚乘坐地鐵。我們回到麗珍家取她送的油封鴨腿,向她和京達兄道別,他們星期一便返回日內瓦。
沙茶和油封鴨腿

今天步行7.7公里11715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