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7日 星期六

歐洲之旅其四十二(完結篇)

10月23日(星期二)
人如飛鳥,上午還在巴黎,下午已經到了滿地可
昨夜睡得不好,多次醒來,咳嗽,鼻塞,喉嚨疼痛,渾身乍冷乍熱,惠茵服了藥似乎有起色,看來這回輪到我了。

飛機上預訂的魚餐配白葡萄酒
沖咖啡,吃越南麵包為早餐,在微信留言向各位同學道別。懷國9點許來到,我們將行李搬上車,一路上還算暢通,抵戴高樂機場T3航廈已經10點半,與懷國依依捨別,把3件行李托運後,排隊通過安全檢查,本來以為應該有足夠時間逛免稅店,誰知在海關蓋護照時大排長龍,竟然只有兩名官員,慢條斯理,悠哉閑哉,浪費了好長時間,過了海關已經12點多,連奔帶跑去A4閘口,TS111班機的乘客已經陸續登機,我們總算趕得上,坐在21D和21F座位,甫一坐定,航機就起飛。上了飛機才發覺,我竟忘了在機場取回幾十歐元的購物退稅款項。
飛機上預訂的豬肉餐配紅酒
我感覺很不舒服,喝了藥後,閉目養神,沒有像以往那樣寫日記、敲電腦,也沒精神看電影,迷迷糊糊睡了一覺。空姐來告知我們,女兒在訂機票時另外訂了餐飲,我是豬肉、紅酒,惠茵是魚、白葡萄酒,每份25美元,已經付款。
小可兒隨她爸爸來接機
滿地可時間下午兩點半 (巴黎時間晚上8點半) 抵達杜魯多國際機場,取了行李,步出機場,洋女婿舍德立帶了小可兒來接機,嘉珈正在上班,來電話聊了一會。6個星期沒有見面,小可兒剛開始有些陌生,似笑非笑,欲哭不哭,大約一個鐘頭之後,她也許想起來了,這就是陪著她十個月的公公婆婆,忽然,她笑了,笑得很開心,然後緊緊摟抱我們,臉貼著臉,又笑又嚷,令我們措手不及,啼笑皆非。
在杜魯多機場與小可兒祖孫喜相逢
我們回到拉娃,先在St-Hubert吃雞餐,再送我們回家。抵家門約6點,在巴黎已經是午夜12點,我們累得一倒下床就去見周公。
42天後,終於回到我可愛的家!回家的感覺真好!
回家的感覺真好!42天的旅遊總算平安回來,要病,也拖到回加拿大才病。半夜醒來,還以為是在法國,定了定神,到樓下開電腦,寫下完結篇。
與京達兄、麗珍於法國安西留影(2018.09.24江仰楚攝)
首先要感謝江麗珍給我們安排住宿,這是最重要的環節。只有解決了住的問題,省下一大筆酒店開支,我們才可以安心隨團去旅行。仰楚、仰正兄弟倆對我們關懷有加,到了瑞士,京達兄和麗珍夫婦熱情款待我們,仰楚全程陪遊,又在我們離開法國前設宴餞別,隆情高誼,無以為報。
與景秋、秀賢夫婦在Suffren餐廳吃午餐(2018.10.08)
感謝景秋、秀賢夫婦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送藥加餐,噓寒問暖,旅行團往返驅車接送,策劃安排各項旅程,遊巴黎多個著名景點,以及凡爾賽宮、盧浮宮,任勞任怨,令我們非常感動,此情此義,銘記在心。
我們與懷國在蓮燕的家吃潮州白粥時留影
懷國兄幾乎每天都來電話,除了問我們有什麼需要,還多次專程陪我們遊巴黎,四次機場接送,包括往返巴黎和滿地可,往返巴黎和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又安排與姚洪亮兄共進午餐,然後同遊盧森堡公園、先賢祠、龐比杜中心和其他景點。還為我們設宴餞行。
於成輝攝於新華群酒家
成輝雖然旅行社生意很忙,日理萬機,仍然不忘為老同學解決困難,在我離開巴黎期間幫我的手機充值,多次設宴請客,饋贈美酒,還陪我們夜遊巴黎,又安排我到旅行社上網寄稿,真情流露,盛情難卻,謹記五中。
後排(左起):黃健生、鄭懷國、許懷嬌、郭蓮燕、伍璐萍,前排:盧國才、陸惠茵、江麗珍
烈河、蓮燕夫婦,多次陪同,又饋贈月餅、水晶、美酒;烈奮、懷嬌夫婦,在百忙中專程宴請,3公升紅酒暢飲,微信留言送別;碧英多次陪同餐飲,並為我解決增加行李的難題;慧琳姐弟熱情陪伴,一起午餐,帶我們拜訪福建會館。
右起:丁秀、陳太趙素蘭、琴華、慧琳、懷國、蕭先生、寶安、國才合影於展覽館
琴華、寶安、丁秀、慧琳等陪伴參觀藝術品展覽;奕智、璐萍、碧薇、桂蘭、偉強、玉珍、兆華、玉茹、健生、燕芬、端洪、金珍、緒輝、惠芳、俊杰、馮冰、劉光、瑞明、清健、榮先、素梅、艷珠、余進等端華第十一屆同學們在中國城酒樓熱情的晚宴,永刻心間,畢生難忘。
半世紀同窗情,將我們緊緊聚在一起,不受時空的隔閡。
2012年一別,6年後巴黎重逢;2018年一別,明年加拿大滿地可再見!至此,歐洲之旅,寫下圓滿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