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

第1022篇:《印象》

荷蘭海牙和平宮國際法庭(2018.09.16)
歐遊回來已經兩個星期,腦海中依然浮現在歐洲的每一天之所見所聞,有的時過境遷,很快就忘得一乾二淨;有的印象深刻,銘記心中,難以磨滅;有的則不堪一提,下意識的想徹底刪除掉。

捷克布拉格伏爾塔瓦河上暢遊,背景是六百多年歷史的查理大橋(2018.10.01)
朋友問我,你走了十二個國家,最喜歡哪裡?我患有選擇困難症,舉棋不定,熊掌與魚,無從取捨,難下結論。或者換個角度來說,哪個城市給我留下美好印象?哪個地方給我一段難忘回憶?
在匈牙利布達佩斯大皇宮前,遠眺多瑙河對岸(2018.10.03)
我喜歡捷克布拉格,喜歡匈牙利布達佩斯,這兩個城市實在太美了!對古蹟的保護,不遺餘力。舊橋古道,城堡鐘樓,教堂宮殿,石刻銅雕,園林設計,破壁殘垣,一磚一瓦,都是歷史文化遺產。
瑞士伯爾尼老城(2018.09.27)
瑞士伯爾尼,是最不像首都的首都,沒有國際化的氣息,老城依舊保留在千年時光中。
奧地利千年古鎮哈爾施塔特(2018.10.05)
走在奧地利哈爾施塔特小鎮上,白天鵝在湖中成群戲水,彷彿到了中古世紀。
德國特里爾大黑門有兩千年悠久歷史(2018.09.17)
我喜歡德國特里爾,那個有兩千年歷史的大黑門依然聳立,俯視悠悠歲月在流駛,巋然不動。
在布拉迪斯拉法城堡上遠眺多瑙河(2018.10.02)
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法,看藍色多瑙河水在陽光下閃爍,和風拂面,忘記塵囂。
遊船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運河上穿梭(2018.09.16)
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遊船上,與穿梭蘇州古運河的感覺截然不同。
盧森堡皇宮(2018.09.18)
看到盧森堡皇宮的簡樸,沒有戒嚴森嚴的崗哨,是那麼平凡,那麼祥和。
在比利時滑鐵盧古戰場獅子丘憑弔拿破侖(2018.09.15)
在比利時滑鐵盧獅子丘下,憑弔拿破侖,是一件痛苦的回憶,一代梟雄兵敗,滿腔壯志未酬,荒島七年流放,拿翁飲恨他鄉。有幸到巴黎榮軍院瞻仰拿破侖棺槨,對這位個子矮小而形象高大的偉人,深表敬佩。
法國斯特拉斯堡歐盟議會(2018.10.07)
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盟議會前的無國界記者群像,最值得致敬。
在愛爾蘭都柏林健力士黑啤酒廠暢飲(2018.10.13)
在都柏林暢飲健力士黑啤酒,應該是到愛爾蘭首都的最大收獲。
在北愛爾蘭利斯本市終於拍到一張英國米字旗照片(2018.10.16)
從當地人將Londonderry倫敦德里市名稱前的「倫敦」刪除,變成德里Derry市,我領略到北愛爾蘭人不喜歡被英國統治的強烈心態,雖然北愛爾蘭屬於英國,但很少見到英國國旗飄揚,臨返法國前,在小鎮拍到唯一的米字國旗,也算是難得的一張照片。
在布達佩斯遊船上,背景是匈牙利國會大廈(2018.10.03)
先後四次遊船,除了荷蘭阿姆斯特丹遊運河、捷克布拉格遊伏爾塔瓦河、匈牙利布達佩斯遊多瑙河,最令人懷念的,是法國巴黎遊艇上出席江麗珍老同學兒子婚禮,夜遊塞納河,在燈火輝煌的艾菲爾鐵塔旁近距離拍照,以及觀賞巴黎夜景,值得畢生回味。還有德國萊茵河,留待下次再遊。
在巴黎塞納河婚宴遊船上拍攝艾菲爾鐵塔夜景(2018.09.22)
歐洲國家街道整潔,行人道上找不到煙蒂、紙碎,更不用說垃圾。廁所雖然收費,但非常乾淨,沒有臭氣沖天,沒有無門的尷尬,沒有「靠鼻子找茅廁」的可怕經歷。交通燈絕非「形同虛設」,行人遵守規矩,紅燈一亮,即使沒有車輛,也不會有人硬闖馬路。市民友善,笑臉相迎,很多時候看見我們互相單獨拍照,他們會主動過來問:需要我幫你們拍一張合照嗎?在礦泉水之鄉依雲,也有市民問我們,然後又蹲下來,又後退,又靠左靠右取景,還問我們是否滿意,要不要重新再拍。這情景我們遇見好多次,而且不管老少,只要問路,他們一定十分樂意,指著地圖,細心回答。
巴黎的塗鴉
然而,也有些令人看不順眼的地方,首先就是隨處塗鴉,這個現象十分嚴重,政府也全無對策,防不勝防。另一個棘手問題是治安,近年難民大量湧入歐洲,流浪漢遍佈,盜賊倍增,導遊不斷警告我們,要時刻注意小偷,手袋要套在前面,背包不能背在後面,令我們走路小心翼翼,如臨大敵,弄得人心惶惶不可終日。老伴在巴黎乾脆出門從不帶手袋,「沒有包包的日子」,倒也輕鬆!
廁所有評分按鈕,滿意按綠色,一般按黃色,不滿意按紅色
而最讓我們痛心的,是某些團友的不雅行為,這些舉動,在過去一向是見怪不怪,但時至今日仍然出現,就太不應該了。先說早餐,導遊說明天七點有早餐供應,我們一般會在七點半下樓享用,誰知,他們六點半就已經在等,七點正開門,一蜂窩湧進去,也不管吃得完吃不完,各式各樣火腿,滿滿一大碟,兩個蘋果先塞進外套口袋,再拿兩個大橙,四個煮熟雞蛋,兩個先收起來帶走,這樣一來,哪還有剩?有一位大媽還拿了一個塑膠瓶子去裝鮮橙汁,被服務員當場制止。我們因為沒有火腿,只好每人拿一個麵包,塗果醬,只見坐我們對面的老大爺,嚐了一口火腿,連聲說太鹹,就整一碟放在那兒,多浪費!那可是十幾個人的份量。隔桌幾個老外猛搖頭,他們也只吃麵包果醬。最後一天,在斯特拉斯堡酒店有粥供應,也一早就剩一個空鍋,什麼也留沒下。在荷蘭中國餐館的六菜一湯,你爭我搶,更是慘不忍睹!在德國新天鵝堡,上廁所要換五毛歐元硬幣,我好心幫一團友將三個兩毛硬幣放進機器中,跌了一個五毛來,這位大爺於是問我,還有一毛呢?我說這部機器沒有找錢,他就是不肯罷休,後面排隊人龍很長,難道要我掏出一毛錢來補給他?在奧地利男廁,清潔工人正在大聲怒吼,用英文問我能否翻譯中文,原來她說,為何你們中國人個個進廁所,還未拉下拉鍊,就先吐痰?為何不能把痰吐在紙巾上再丟棄,她每次清洗尿盆,都是痰,而且有時還吐在地上。我於是把她的話一句不漏的告知那位仁兄,誰知招來一陣痛斥:這裡不是自由國家嗎?怎麼他媽的連吐痰的自由也沒有?我火了:你一個人的自由,把我們所有中國人的臉都丟盡了!
荷蘭贊丹風車村的收費廁所
(2018.11.08《華僑新報》第14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