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第1024篇:《喜誌》

與許老師在舍下合影(2018.11.13)
上週二(11月13日),大雪連天,一路大塞車,趕到滿地可中央火車站已經遲了約半個鐘頭,許之遠老師的火車於下午兩點廿分準時抵步。為了節省時間,我一早就先去買燒肉、橙子、香燭、紙錢等祭品,又到SAQ酒行買一小瓶威士忌,接了許老師後,趁天色還未黑,立即前往皇家山墓園。

滿地可詩友於紅寶石酒家茶敘,左起:陸蔚青、韓志隆、鄭石泉、雷一鳴、白墨、潘潔心社長、許之遠老師、紫雲、譚銳祥壇主、唐偉濱(2016.07.03)
今次完全不需要摸索找尋,一路上山便輕易看到許乃鷹(復琴)老先生陵墓,我們踏雪步行到墳前,將祭品擺放,燃燭、燒香、焚紙錢,向許老先生鞠躬,把酒灑在墓碑前。由於天寒地濕,無法像過去那樣師徒席地而坐,飲酒用餐,但仍然站立舉杯,仰天而飲,並嚐了幾塊燒肉,然後離開墓園。
與許老師、楊允達院長於美國明尼亞波利斯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閉幕禮上合影(2011.09.03)
許老師早在今年九月份就打算來滿地可掃墓,但因為我赴法國的機票已訂,不能更改,所以延至我歐遊回來才能成行。除了來拜山,許老師另一個願望是探訪劉家驊詩兄的夫人,這個心願我始終沒法幫忙實現,令他耿耿於懷。其主要原因是,我手頭上的電話號碼無法打通,而我所知道的地址,是2007年劉家驊詩兄給我的舊址,2011年5月20日,曾經與伍兆職詩翁一起登門拜訪,並與嫂夫人在徐西樓手書劉家驊詩作的墨寶前拍照留念,回來後寫下第759篇隨筆《喜錄》。七年過去,未知這個電話和地址是否已經更改。由於電話一直打不通,我們只好冒著大雪前往該舊址,我讓許老師在樓下等候,自己登上四樓,按了401號房門,舊地重遊,似曾相識,出來開門的是一對年輕的南美夫婦,家裡有好幾個小孩,我於是問他們住這裡多久了,他們說已經超過四年。這樣看來,嫂夫人應該搬遷多年了。沒辦法,唯有等再與劉家驊兄聯絡,拿到新址後。另外約定時間去拜會。
譚超常簽名的蛇年生肖紀念郵票和「唐宮秘譜」茅台
天已黑,我們返回拉娃舍下,許老師帶了沈德興書法家的多張墨寶送我,還有譚超常親自簽名的蛇年紀念郵票,本欄第846篇《墨緣》曾專門寫譚超常,可惜他已辭世,不能前往多倫多拜會。許老師又贈我兩瓶陳年茅台,放在精美的畫卷中,尤其珍貴。我們在溫州時間上午七點鐘左右打電話給劉家驊兄,他當時正準備出門去醫院,電話收聽效果也不好,只好收線。我們到拉娃一家西餐廳Table 51用晚餐,回來後飲蘇格蘭Macallan威士忌,聊天,為許老師新書《論詩與詩人》校訂。
與伍兆職詩翁拜訪劉家驊夫人(2011.05.20)
週三凌晨三點許,一直睡不好,乾脆起來,收到劉家驊兄電郵,我於是將微信號拍成照片寄給他,很快就聯繫上了。清晨六點許,家驊兄微信問我許老師是否起身?我聽見樓上有腳步聲,就先和家驊兄談了視像電話,許老師下樓,我們神交多年,素未謀面,彼此終於在手機上首次相見,萬里以外,天涯咫尺,笑聲不斷,淚水奪眶,此情此景,的確非常感人!我們開車送許老師去火車站,乘搭十一點鐘的班車回多倫多。當晚就收到許老師的四首詩,兩首是掃墓,一首是送我,一首是贈家驊兄;我立即轉寄,隨即收到家驊兄的步韻唱和。這珍貴的文人筆誼,值得寫下來留做史料。
在多倫多與許老師暢飲(2006.01.02)
這已經是第幾次與許老師在滿地可相聚?由1987年第一次在多倫多拜謁開始,超過卅年的師徒情誼,本欄至少有十篇隨筆記下每次掃墓和相會時間。第213篇《詩癮》(2000年9月18日至21日),第253篇《知遇》(2001年7月17日至18日),第358篇《師誼》(2003年7月18日至21日),第413篇《師緣》(2004年8月13日至15日),第466篇《雅事》(2005年8月19日至21日),第493篇《瑣記》(2006年3月5日至7日),第684篇《喜訊》和第685篇《謝師》(2009年12月18日至23日),第860篇《花絮》(2013年4月28日至29日),本欄休刊期間(2015年7月11日至12日),第913篇《喜聚》(2016年6月30日至7月4日),《探親之旅其六》(2008年12月27日廣州相見)。
與許老師、黃伯華(廣州老伯)與廣州合影(2008.12.27)
我到多倫多超過20次,12篇隨筆中有6篇曾記載與許老師喜聚,包括第323篇《偷閑》,第401篇《遊蹤》,第434篇《紀行》,第484篇《遊趣》,第571篇《旅程》和第664篇《行塵》。
與許老師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與非馬、拉可維奇合影(2011.08.29)
2011年8月28日至9月4日,我與許老師赴美國肯諾沙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第773篇《赴會》、第774篇《詩旅》、第777篇《文緣》、第778篇《逆境》)。
小可兒一歲生日,與外婆合影
許老師來滿地可期間,適逢長女嘉珈去里昂出差,他沒有看到我們的孫女小可兒。星期五那天,又是漫天風雪,小可兒隨爸媽從法國回來,由於感冒,流鼻涕,加上時差,見到我們只勉強一笑,與上個月她來機場接我們時完全兩樣,見她的樣子,怪可憐的。
小可兒在兒童樂園慶祝一歲生日會,與外公、外婆、媽咪合影
今天是她一歲生日,為了嘉珮阿姨今天要飛溫哥華出差一個星期,生日會提前在昨天舉行,地點是一家兒童樂園,有約二十對夫婦帶了孩子來,近六十人的生日會,喜氣洋洋,嘉珈特地聘請了女攝影師來拍照,嘉珮為了姨甥女第一個生日,手工剪裁了花朵,將會場佈置得像童話世界,小可兒病未全癒,神情憔悴,拍照片沒有一點笑容,在生日歌中,將韓國女點心師傅精美的蛋糕讓來賓分享,嘉珈又要趕著去赴中華醫院慈善晚會,我們在她家陪小可兒。
小可兒笑騎木馬,度過一歲生日(2018.11.18)
今天,喜見小孫女笑容滿面,肯吃生日蛋糕,拆了數十份禮物,還高興的騎我們送的木馬,心頭大石終於放下。剛才在視像電話中聽到小可兒笑聲,是可喜的消息,這篇隨筆的題目就叫《喜誌》吧!
病未全癒的小可兒滿周歲(2018.11.18)
(2018.11.22《華僑新報》第14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