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58篇:《師誼》

這幾天適逢許之遠老師伉儷從多倫多來訪,匆匆三夜四天,短暫相逢,受益良多。我有幸成了他的私淑弟子,十八載師徒情,銘刻五中,永誌不忘。可惜聚少離多,咫尺天涯,怎不慨嘆!

上星期五晚上七點,與懷石到中央車站迎接,由於灰狗長途巴士誤點,八點多才姍姍來遲。許老師夫婦抵步,隨即前往唐人街富麗華酒樓用餐,譚銳祥壇主已久等,我們喝了不少酒,話題圍繞詩會未來發展,滿城文壇動向,又談及香港、台灣政局,以及非典型肺炎對多倫多之影響。


散席已十一點,先到我的新居,由於剛搬進第一天,大箱小箱堆積得幾乎動彈不得,懷石建議到他家暫住,待臥房收拾後再過來。我取了一瓶尚未開樽的Remy Martin XO干邑,一塊前往。

午夜十二點才從Vimont來到Ste-Dorothe,安頓妥善後,我們在客廳喝酒,聽許老師評字畫、談詩詞、論時局、賞古玉。滔滔不絕,如飛泉瀉瀑,頗有「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之感矣。

凌晨近兩點,許老師休憩,餘興未了,我和懷石繼續聊了一個鐘頭,才互道晚安,由於酒喝多了,在他家過夜。星期六清晨六點許醒來,到客廳看報紙,還以為自己最早起,誰知許老師已從外面晨運歸來。懷石夫人弄了鹹豬肉粥和鍋貼為早餐,我們又將昨夜的話題在飯桌接了下去。

中午,到華埠東坡樓喝茶,譚銳祥詩翁為了接待知交,沒有去出席國際龍舟節開幕典禮。詩人雪梅、宋非先後抵步,還有一位心儀很久,卻無緣拜會的女作家冰藍,也應邀出席。我們除了談論唐人街文學,也關心大陸文壇動態,許老師還回顧他於沙葉新、丁玲交往的陳年舊事,談到他如何勸阻沙葉新寫《周恩來傳》,又提及1989年國際筆會在滿地可召開年會時,他上台呼籲大陸釋放被囚禁的作家之往事。他讚賞蕭乾的英語,回憶蕭乾在韓國出席國際筆會年會的演講中最後一句英語:「祝中國沒有哭泣的明天!」他勸滯留在海外的作家回流大陸,發揮更大的作用。

當宋非問許老師如何才能寫出好文章時,他舉了一例,謂朱自清的《背影》,全篇散文幾乎找不到一個多餘的字。文章要寫出水準,先打好古文根基,而背誦《古文評註》是最有效之方法。許老師還反駁「經濟是政治的基礎」之論調,認為政治決定一切,沒有好的政治環境,單靠發展經濟,是不可能,要等到人人吃飽飯後才談民主,那是不符合邏輯的。他還談到周恩來不能制止災難發生,不能算是良相。我們各自抒發己見,無所不談,宋非、冰藍還作了精彩的自我介紹,這一次文人聚集,值得記載。當天下午,我們陪許老師夫婦逛購物中心,晚上懷石在家設宴。

星期天中午,我們在唐人街紅寶石酒樓飲茶。下午,烈日當空,天氣晴朗,我開車陪許老師夫婦到皇家山墓園拜祭其先父許復琴老中醫。忽然天色轉暗,亂雲飛渡,上到山後,找到了墓地,頓時驟雨傾盆。雨中,傘下,陰風陣陣,烏雲壓頂,墳場那肅穆氣氛,彷彿幽靈遊蕩,令人毛骨竦然。燒了紙錢,瞻仰墓碑上許老先生那蒼勁的鄭板橋體書法,默哀一會後離開。一下了山,陽光普照,彷彿到了另一世界,實在不可思議。車中,我回憶與許復琴老中醫相識的點滴,那是廿幾年前的事,當時我還未認識許老師,因身體不適,給老中醫把脈,後來才知道他精於詩詞、書法,家中藏有許復琴著的兩本《中國文學史》(上下冊),可惜沒有得到他那鄭板橋體書法。

週日晚上,譚銳祥壇主在華埠君悅酒樓宴請許之遠老師夫婦。散席後我們觀看滿地可夜景。許老師夫婦在我的新居下榻,和我喝了幾杯,對我的詩作逐一評議,他對我辭去《世界日報》之《加拿大詩壇》主壇一職深表惋惜,希望我深思熟慮後,能改變初衷,收回成命,認為我困守在滿地可一隅之地沒啥前途,應該到大風大浪中,才能闖出新天地來。他還為我的新居看風水,並問我如何自製網頁,我答應將其著作上網。夜闌酒美,後園清靜的環境,伴我們度過難忘時光。

星期一清晨六點多,許老師把我喚醒,去附近公園晨運,到麥當奴喝咖啡。我回憶在柬埔寨、越南、泰國之往事,與白聖法師的相處記憶,如何一次又一次失去千載一逢之良機,如何在生死邊緣度過險關。他說我的命運與筆名有關聯,建議我將使用了近四十年的筆名棄之,恕我難以辦到。從公園回來,我們又將話題移到客廳、飯廳,我對香港政局之隱憂談了自己的看法,許老師便將他昨夜寫好的稿共五張紙叫我傳真去台灣一家著名的政論雜誌社,我從文章中得到答案。

中午,懷石夫婦來後,我們去吃越南粉。下午一點半,我們在中央車站送許老師夫婦回多倫多。依依不捨目送巴士遠去,此次一別,許老師又將留在台灣數月,我有點茫然。有一件事令我告慰的是,許夫人與我同姓,她說:「盧是小姓,你是我的宗弟,不要叫許太那麼見外!」所以孩子們便應改口喚她「姑媽」,她喚內子為「亞嫂」,我喚她「家姐」,這還是此次意外收獲!
(2003.07.25《華僑新報》第6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