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1日 星期一

第1036篇:《年味》

小可兒與豬年紅包,充滿「年味」
狂風暴雪送走戊戌狗年,己亥年在冰封雪蓋中來到北美洲,這是自1998年冰災以來,最寒冷的春節!門前厚厚的冰層無法鑿開,不管撒多少鹽皆未能融化,砂粒也幫不了忙,唯一能夠防滑的,只有鋒利的小碎石了。醫院急診部門都是摔傷骨折的老人,市政府面臨市民的賠償訴訟。豬年的年味,不再是臘肉年糕盆菜,也不是鑼鼓煙花鞭炮,竟然是風若刮鬍刀、冰如雙刃劍、路似溜冰場。

後園的積雪
儘管氣溫加風速零下二十幾度,年還是要過的。不管外面有多冷,家還是最溫暖的地方,「團年飯」吃些什麼都不重要,孩子們回家團聚,就是最好的「年味」!我的口頭禪是:「又不是初來甫到,不寒冷就不是加拿大!」畢竟,到今年已經過了第40個農曆春節,一共度過1983癸亥年、1995乙亥年、2007丁亥年、2019己亥年四個豬年!史上最冷的冰災都經歷過了,也沒啥可怕的,再過一些日子春天就會降臨。其實,除夕那天已經是「立春」了,而加拿大的春天應該是3月21日。
門前馬路滑如溜冰場
雖然離開柬埔寨已經45年,我還是依照母親留下的傳統習俗,除夕夜給孩子們壓歲錢,子夜前一定要沐浴,午夜12點正「迎春」,朝天焚香,湯圓、生果、年糕,清茶。裁紙磨墨揮春,也是多年沿下來的慣例,為了好兆頭,不能破例;今年寫下「揮春納福昇平願,送犬迎豬富貴年」,貼在大門兩旁。兩女聽我講「年是一頭怪獸」那老掉牙的傳說,春聯代替桃符的典故令她們信以為真。
每年一副春聯
大年初一,清晨起來,索譜填詞,寫下《一翦梅》新正開筆,然後加在《豬年》隨筆篇前,九點前寄去《華僑新報》,並以此小詞向全球親友拜年。有朋友問我,為何「剪」字一定寫成「翦」,我說那詞牌是因周邦彥「一翦梅花萬樣嬌」而得名,《白香詞譜》中以《一翦梅》為正名,後來才有「一剪梅」之簡化。我自己食古不化,愛用原名,諸君可以任憑喜愛,以「剪」取代「翦」。
沃瑪公司今年出售豬年賀卡
來到海外,隨著年齡老去,習俗式微,「拜年」這個詞也就變得越來越生疏。老一輩還在,就會有兒孫晚輩拜年,漸漸的,當曾祖輩、祖輩相繼離開,「拜年」就成了陌生的詞彙。明知如此,我依然嚴格遵照母親生前的遺訓,大年初一,一定要兩女向長輩「拜年」,所以,即使今年正月初一適逢星期二,上班時間,也要求她們向律師樓、向公司請半天假,像過去每年春節那樣,一起前往姑媽的家拜年。她們也知道,穿紅色衣裙是最起碼的底線,千萬不可以「黑」服示人!這道命令一下,還挺管用,姐妹倆約好,一早帶了小可兒,先去買糖果,又帶了「大吉」橘子、紅包,冒著嚴寒天氣,恭恭敬敬前往姑媽家拜年,給11個表甥、表侄派利是,拍了照片,吃了齋菜,然後返回去上班。晚上放工,我們才聚集一起,拍下豬年合家歡,若算農曆,小可兒初一正好十五個月大。
合家歡
自從免費視像電話通行,越洋相互拜年已不再是件難事。還記得過去打長途電話,都因為太多人佔線而無法接通,整夜守在電話機旁的經歷仍記憶猶新。朋友笑說如今還有誰會用電話拜年?誰還會去買賀年卡、貼郵票投寄?全都是微信寄短訊,電子賀卡,配上音樂,圖文並茂,要多方便有多方便。有位朋友倒真是心直口快:「你叫孩子給人家拜年,誰給你拜年啦?」還有些公開聲明:主張環保,不收賀卡!看來,約定俗成,大勢所趨,在我有生之年,「拜年」一詞將走進歷史矣!
雞年出生的小可兒度過了狗年、豬年兩個農曆春節
「春晚」這個新名詞如今也不新了,說真的,我不喜歡看,其原因是:太假!太做作!特別是幾位司儀每人一句的朗誦,真不知是誰起的稿,令人聽了渾身不是滋味。那天晚上,扭開電視機,正好是一段關於春聯的相聲,老伴一聽說是聯句,就叫我過去,只聽見台上那兩個,連基本格律也不會,而台下觀眾,還異口同聲的「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我忍無可忍,叫老伴趕快轉台,免得我罵聲四起!翌日,就收到朋友寄來「央視春聯病來早」文章,剛才我想上去看,已標明「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了。中國是詩的發源地,詩的國度,在中央電視台弘揚詩詞國粹,就應該找有水平的人上來,而非說相聲開玩笑那般兒戲,醜態百出,沾污詩典,有失國體也!
2019己亥年蒙城春晚節目單
星期六晚上,女兒因為有四張入場券,請我們和小女、小婿出席在藝術廣場梅森涅劇院觀看演出,這是鳳凰藝術團成立以來舉辦的第十五屆蒙城春晚,1500個位子座無虛席。猶憶2005年2月6日晚,在Pierre-Peladeau劇院欣賞《華僑新報》和華韻藝術團聯合主辦的第一個春晚《故鄉戀》,850個座位全部爆滿;翻查當年日記,是晚與譚銳祥壇主夫婦、紫雲一起前往觀賞,姚奎畫家就坐在我後面,還邂逅了何宗雄校長夫婦、雷門夫婦、潘潔心社長等人,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就是第十五屆春晚,怎不令人感慨萬千?
年味十足的豬年合照
150張賀年卡寄出後,陸續收到親友的回音,總算彼此保持一年一卡的聯繫,這份親情、詩誼、文誼、同窗誼、筆墨情,比什麼都珍貴!這麼多年來,我將親友、詩友、文友、同學們在電郵、微信、信函、賀卡裡的每句話都儲存起來,打印裝訂成冊,永遠保存。這個「年味」還是滿滿的。
(2019.02.14《華僑新報》第14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