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許之遠》(詩詞饋贈彙編)

讀白墨賢棣「無墨集」勉之
生涯恰似萬重山,咫尺參商幾度關。
曾為駐荊愁問訊,竟從新集喜開顏。
文章憎命元鄉願,志士立名莫等閒。
天既鍛人擔大任,定非才與不才間。
(「詩壇」試刊第2期1999.11.19《華僑新報》第456期)

訴衷情近
──記與白墨弟妹諸姪相處場景,並送詩豪先生歸國。
端陽客里,落葉先塋未掃。歸來念念良朋,尚幸碑人俱好。樽酒燈前揮筆,點染童心,看我書行草。
誰言老,猶是當年國寶。不甘棠後,半醉批詩稿。憐同道,竟遺憾也,相逢正待,別時難了,望碧空飄渺。
(「詩壇」第84期2001.07.27《華僑新報》第544期)

報銳祥師兄之約並序
近年著述頗勤,原以積四十年寫作經驗,擬寫一本《如何寫出好文章》,會大盜移國,將此卷押後,先寫《與台灣從變天到沉淪》。前歲過台,詩友「瘦雲王牌」已將拙作多首譜曲,頗認同現代詩拙見,催促出集存於詩國,故又將原計劃押後,遂有《致屈原新詩集》面世。以後又遇兩岸同入「世貿」,國人未及見中國酒市場之重要性,又趕寫《中國酒經》,已完稿而未修正,又承《世界日報》丁社長殷請寫《唐人街正傳》,以迄至今。原已安排白墨弟為《加拿大詩壇》主壇,為此檢翻其編《滿城賡詠集》,始知刊余舊作頗多,又勞滿城詩友酬答,高義稠情至感。後聞白墨曾經割治,而尚無餘休,至今猶棄寢焚膏,余未及知之;何忍增苦,只可向丁社長請罪作罷。余曾執教上庠,他日傳吾詩道者,恐非學生而是私淑弟子,豈忍摧殘。連日念之,值端午詩人節,卒成兩首誌其事,久未成詩,似手生荊棘矣。並謝滿城曾酬唱詩友,兼柬彼岸詩豪丈。
其一
此生疑註不閒身,偏向文瀾詩海淪。
無欲已成楓葉客,有舟拒作武陵人;
自焚發亮等紅燭,誰與點燃尚抱薪。
端午汨羅江渚淚,鼓聲猶慟楚孤臣。
其二
禍棗災梨信手栽,一時珠玉眼中開。
何勞大筆憐孤我,怎報稠情向不才;
咫尺參商空佇望,天涯雁鶴失群哀。
嚶鳴仲夏原多夢,收拾凝眸對舊醅。
(「詩壇」第183期2003.06.27《華僑新報》第644期)

青玉案
──白墨「師緣」寄覽,棖觸予懷,覆書已過眠時,不寐成此卻寄。詞中「天問」,屈原著,意在問天也。
孤燈對卷憐君苦,正夜靜、瀟瀟雨。記得當年曾告汝:字傳因黑,詩窮招侶,況已無科舉。
世間情義崎嶇路,綵筆縱橫破於素。嘗對梅花添幾許,點紅催旺,補題圖富,天問為君訴。
(「詩壇」第244期2004.09.03《華僑新報》第706期)

賀會慶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五週年,日新月盛。譚銳祥師兄雅集召開,詩盟吟詠不輟固有關係;然白墨負催稿、校正、打字、送稿等貼本經營,每週焚膏煮字,捱夜耗盡精神;五年以還,視茫茫而髮光光矣。日接其索詩付特輯,感其癡、憫其愚之不可及;故亦不可辭、不可敷衍也。
其一
繡口稠情發好音,錦思高雅託微吟。
五年唱和故人意,十指敲殘燈下心。
一自紅羊秦火起,無端劫難漢聲沉。
殊方矗出傳承幟,帶領風騷及始今。
其二
國殘家慶慣中過,書畫非關可換鵝。
不及詩心真賞識,從無世俗認蹉跎。
已將詠事隨浮海,何計乘車或戴簑。
是甚功名皆幻淡,長河沙影晚晴歌。
(「詩壇」第253期2004.11.05《華僑新報》第715期)

白墨賢弟來舍小住遣興留念
一簾風月隨心賞,
萬卷詩書照眼明。
(「詩壇」第262期2005.01.07《華僑新報》第724期)

賀白墨賢台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並序)
詩人重嚶鳴,是「世界詩人大會」集敘之所由也。易地而設,在廣求世界詩人之聚也。然必以組織而能傳詩教於久遠;故大會有「世界藝術文化學院」之設於美國,作詩學之學術機構,旨在扢揚詩教、傳承詩學也。對兩者有重大貢獻之詩人,得經大會推薦,而作品能通過學院之評審,得頒予榮譽學位。白墨盧國才君,孜矻於中國詩學三十年,主編「詩壇」傳詩教亦十年矣。今經大會推薦,作品經學院評審通過,頒予最高榮譽文學博士學位。連同德國名詩人兩人,將於應屆大會開幕典禮中頒授。噫!忝為「詩壇」盟友,與有榮焉;是為序。
亡家怙恃尚誰依,孤雁失群帶箭飛。
一別湄河過佛國,回聽社鼓對斜暉。
曾經小厄人生路,已卜中年錦繡扉。
今日名場償夙願,登高有伴賞晨晞。
註:「社鼓」「斜暉」,家山變天衰敗之景;「錦繡扉」光舊門楣也。「晨晞」乃旭日初昇之象也。
(「詩壇」第559期2010.09.24《華僑新報》第1022期)

賀《詩壇》主編白墨載譽歸來
卅年孤鶴唳天聲,始解離騷出屈平;
疑是夙緣因舊約,不關風雪阻前情。
花蓮紫綬詩壇上,江陌芙蓉秋後榮。
朗朗乾坤中午日,坦途無復一山橫。
註:余與主編論交風雪無阻三十年,今喜見在花蓮大會上獲頒紫綬之照。與名家司馬中原、劉國松等同席,百歲功名如日之中午耳!謹賀!
(「詩壇」第571期2010.12.17《華僑新報》第1034期)

夜談詩壇寄壇主、主編
勝局殘棋一例空,癡兒枉作漢唐風。
菊黃猶抱三秋色,詩教尚存兩熱衷;
地有難平千古恨,天無倒挽大江東;
與君列陣成固壘,衛道旌旗出野楓。
(「詩壇」第580期2011.02.18《華僑新報》第1043期)

近問主編錦榮君事隨手柬贈
摩頂何曾禿,皺紋添幾簇。
當非少年郎,未肯稱耆宿。
忽登師公壇,驚心名姓錄。
重頭翻頁扉,衣錦早榮歸。
謙德署後學,時年逾古稀。
自負有雙眸,知君今反樸。
衣襟帶晚晴,好水好山谷。
出門帶詩囊,歸來細細讀。
(「詩壇」第584期2011.03.18《華僑新報》第1047期)

 詩人會議即景報唐君

一水江流旅舍蟠,浮禽釣叟守竿欄。
斜暉旭日不殊景,偶落吟聲起小瀾。

焚膏煮字豆鐙殘,叩鍵憐君敲髓肝。
爾為詩壇疑賣命,誰憐未老已精殫。
註:白墨竟夜為詩壇出刊不寐感錄。
(「詩壇」第608期2011.09.02《華僑新報》第1071期)

賀國才賢棣千篇載道之慶(賀聯)
文載道其時宜乎?問人間五倫,尚留多少痕跡!末世艱危如此,寫箇天荒地老;二十年中,煮字兩百萬,滔滔亂象黃魂地。
志存心亦赤子矣!記風義師友,感慨平生見聞,中庸失緒之悲,何堪眾醉獨醒;流金歲月,編詩近千回,處處行藏麗碧天。
(「詩壇」第823期2018.04.26《華僑新報》第1418期)

北上掃墓,夜宿白墨主編府第
重臨策仗認時容,脫帽蒼苔上禿峰。
猶記當年歲正茂,談詩輒醉五更鐘。
註:兩年不見,余策杖而行矣!重見脫其帽視之,不宜註?主編亦大笑。
(「詩壇」第847期2018.11.22《華僑新報》第14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