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第1047篇:《贈詩》

上期本欄《詩作》將《無墨樓吟草》逾二千首詩詞做了分類,製成索引,貼上「無墨樓‧麗璧軒」網頁上,並傳給詩友們分享。接下來的,就是將這二十年來,詩友們贈送我的詩詞做個總結,製成《詩友饋贈詩詞彙編》索引,貼到網頁上,永遠保存。這樣做不僅是為了感恩,也讓這份珍貴的詩誼能銘刻下來。

猶憶二十年前,我與譚銳祥壇主、劉振利(懷石)兄三人籌組詩會,剛開始是用「魁北克中華詩詞學會」,後來譚公認為我們還在研究、摸索之中,於是改為「詩詞研究會」。從詩會創立的那一天起,我與近百位詩友建立了不受污染的純潔詩誼,也有幸獲得他們的厚愛,饋贈我很多真情流露的詩詞。劉家驊詩兄在來信中說道:「萬分感謝盧君深情厚誼,不辭勞苦,尋覓舊作,有些自己也已忘記,此番重讀,不勝感慨!歲月無情消失,詩情永遠留住,《詩壇》之績不朽,美哉美哉!」

我製作了40多個獨立文件,每位詩友一個文件,由於有些只有一到三幾首,所以就輯錄成「其他」文件,一共儲存了31位詩友大作(恕不稱呼):王征宇(耶律)、王薇、何啟茂、吳瑞琪、劉能松(遺作)、彭懷玉、李文燦、李自然、朱九如、赤壁、金文昌、徐西樓、胡憲(北極狐)、區家相(遺作)、張聞山、張德潛(遺作)、莫愛環、許昭華、陳梓初、陳黛黛、郭燕芝(遺作)、彭鈞錚、馮軍、黃健生、雷基磐(遺作)、趙索泉、趙瑞蘭、劉運仁、潘潔心(冰玉)、譚永偉、蘇朝(遺作)等。

因數量多而獨立儲存的有(按電腦姓名次序排列,恕不稱呼):丁樹清、伍兆職、何宗雄(遺作)、劉家驊、吳永存(遺作)、唐偉濱、姚奎(遺作)、姚洪亮、子漢(陳桂)(遺作)、崔學皋、懷石(劉振利)、敖詩豪、曾任歐(習之)、李廣德、李忠祜、李永洪、李錦榮(饋贈)、李錦榮(讀《麗璧軒隨筆》)、林明、梅桂林(雪梅)、江麗珍、汪溪鹿(遺作)、滿清海(海語)、紫雲(馬新雲)、胡楠仁(李俊豪)、莫海波(墨浪)、蔡麗華、許之遠、許懷嬌、譚健民、譚銳祥、鄭懷國(關不玉)、鄭石泉、陳國暲(遺作)、陸蔚青、雷一鳴、韓修乾、韓志隆、馮雁薇、黃國棟、黃道超等,一共是四十位。

李錦榮詩兄是唯一有兩個獨立文件的詩友,因為,他從《麗璧軒隨筆》第387篇「嚼字」開始,每讀一篇隨筆就寫一首七律,究竟寫了多少首讀後感,估計不少於650首,相信這個世界紀錄到現在還沒有被人打破!我重新編錄時,才附上篇碼,感嘆錦榮兄的毅力。

譚銳祥壇主比我年長25歲,與我因為「詩」而成了忘年之交,他贈我的詩,從賀專欄二百期、三百期、四百期到七百期,從慰問我住院動手術,切割白內障、眼疾到險遭車禍,從賀兄弟重逢到慰問我喪兄嫂,從祝我結婚25週年、30週年到六十生辰,從賀我遷居、無墨樓雅集、出席世界詩人大會、獲榮譽文學博士到遠遊,從謝我編詩集,到賀專欄和「詩壇」復刊,從謝我寄新年賀卡,到賀我女兒嘉珈成為律師、榮任華裔青年專業協會主席。譚公自2018年悼念何宗雄校長後就停筆了。

伍兆職詩翁自從2000年7月以「畫堂春」賀《麗璧軒隨筆》二百篇開始饋贈詩詞,他贈我的詩詞不勝枚舉,與譚公一樣,從賀專欄300期到1000期,謝編詩詞集,謝贈書、賀年卡,慰問工傷、眼疾、韌帶手術,慰問喪兄嫂,賀遷居,賀詩集出版,賀婚慶、生辰,謝修電腦、創建網頁,賀文學博士,祝旅遊,賀兩女于歸,賀女兒出任滿地可青年商會87年來首位華裔主席及接受加拿大國家電視台專訪,賀我抱孫之喜,賀到市政廳簽署金書等。

黃國棟詩翁是詩壇中最高齡的百歲詩翁,他的贈詩,是對我最大的鼓勵和嘉獎。鄭石泉詩翁隆情高誼,贈詩意味深長,字字珠璣,令人愛不釋手。劉家驊詩兄雖然與我緣慳一面,但心有靈犀,終於通過視像電話彼此時空相見,他的贈詩,文不加點,純樸真誠,讀之回味再三。許之遠老師很少寫詩贈予他人,能獲他的墨寶,尤其珍貴,他贈麗璧軒一千篇長聯,我鑲了鏡架懸掛廳中;由他的索和,眾詩友贈詩祝賀我獲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頒發榮譽文學博士。馮雁薇姐與我神交筆紙多年,2008年在譚公壽宴時很榮幸能圓了瞻韓之夢,她的贈詩用一個「真」字來形容最為確切,是詩壇中的知己。曾任歐老師是贈我詩詞的三位端華老師之一(另兩位是張德潛和郭燕芝老師)。已辭世的幾位詩壇前輩,陳國暲老師、何宗雄校長、吳永存詩翁、汪溪鹿詩翁、子漢詩翁、姚奎畫家,他們饋贈的詩詞,永遠留在我心中,銘記在博客上。雷一鳴詩翁近來很少寫作,他和譚健民詩翁的詩成了稀珍!滿清海詩兄遷居多倫多後就再也沒有音訊,懷石兄、黃道超兄、雪梅兄也都多年沒有寄來詩作。幾位詩友(丁樹清、崔學皋、敖詩豪、李廣德、韓志隆)回國後很少聯絡。林明兄雖新加盟,但寫作頗勤快。李俊豪兄、李忠祜兄和韓修乾詩翁回到加國,又可以讀到其大作。紫雲、唐偉濱、陸蔚青、莫海波這幾位詩詞能手,其創作已臻爐火純青,信手拈來。端華同學寫作隊伍日益壯大,姚洪亮、鄭懷國、江麗珍、蔡麗華、許懷嬌、黃健生、陳黛黛等,成了「詩壇」的一支生力軍。紙短情長,謹以此文,感恩大家,呈上衷心謝意!
(2019.05.02《華僑新報》第14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