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懷石》(詩詞饋贈彙編)

詩潮歎
──賞盧茵鴻文感賦
源起崑崙觴濫奇,錢塘浪湧月圓時;
滕王閣暖招黃鶴,銅雀台寒鎖黛龜。
塞北禪狐空俗性,川東浴狒浸淫詞。
紅樓楚客不堪說,白墨描來總是詩。
(詩壇3期31.12.99新報第462期)

龍年歲首邀麗璧軒主人訪五知堂主寒門書生有感並序
庚辰正月初二晨,寒門書生奮昂電告,欲「秉燭劈崑崙」云云,余期期不以為可,奈詞窮,乃急求援盧茵,登訪五知堂,以通款曲。狂真頓見於玉石一迸之間矣,欣以此為律。
虛懷醜石苦求根,慣見蘭田巧色痕。
赤竹鈍刀奇句詠,青醪白墨激情噴。
風騷一甲東西領,絕妙三生南北奔。
長怨天公遜雅趣,玉龍偏令守寒門。
(詩壇8期11.02.00新報第468期)

和盧茵抵加國廿年有感二首步其一並序
龍年瑞雪,一宵沒膝,盧茵行早,未愕余懵然不知,惟頻吁出門珍重而已。拜讀「有感二首」,乃勉附驥尾,步其一,急未能罄所懷也。
塞雁聲嘶感物秋,時宜不合去歸愁。
三江逶邐風初起,兩岸崢嶸浪逆流。
直壁盤松酣雪覆,橫溪濁沫借塵留。
古城何處題黃鶴?父老閒稱無墨樓。
附:盧茵「抵加國廿年有感二首」其一: 「浪跡楓邦幾度秋,避秦離楚飲鄉愁。生根異國懷家國,入海支流匯主流。樂播漢聲薪火續,喜承古韻墨香留。廿年成敗雲煙過,詩滿壺中冊滿樓。」
(詩壇9期18.02.00新報第469期)

(大石調)「陽關三疊」並序
庚辰二月初四,朝起喜見春霖化雪,青苗半露,又聞胡楠仁君將僕僕東來,乃急邀白墨,笑告寒舍粗釀一酲待揭盅,二君惠然肯來捫蝨而談乎?
滿城初雨欲爭春。卻灑得水黯山低,果然詩情逸。卻灑得水黯山低,果然詩韻遠。卻灑得水黯山低,果然詩境引人。
共傾倒,邀君試我新醅酒,七君三友,淡利輕名洗俗塵。共傾倒,邀君試我新醅酒,神州依舊,偏不信西出陽關、眼前無伯倫。共傾倒,邀君試我新醅酒,偏不信西出陽關、眼前無伯倫。
(24.03.00新報第474期「麗璧軒隨筆」)

白墨君贈郭逸之詩翁遺著《熹光樓詩鈔》有感
霜楓待月盈,瑞雪感飛鳴。
漢玉冰心暖,唐人古調清。
(詩壇18期21.04.00新報第478期)

惑寒門書生三絕問感賦
一夜西風一丈雪,幾場春雨蘆茵潔。
今朝黃鸝囀百回,不勝書生問三絕。
是耶非耶苦了人,狂乎顛乎如聽偈。
擔夫爭道勢所然,天子呼來皆俊傑。
風流欲見大娘舞,銷魂何必霓裳揭。
來日脫帽拜寒門,防將平仄焦唇舌。
(詩壇19期28.04.00新報第479期)

賀麗璧軒雙百期佳話頻添
燼簡遺馨幸未凐,閑庭無草莫尋茵。
寒窗刺股薰修俗,麗璧出軒倍覺珍。
粵巧期期添聖手,盧峰處處隱高人。
湘鄉逋客嫌情淡,但取青菘古味津。
(詩壇31期21.07.00新報第491期)

步耶律「麗璧增輝」原玉(鶴頂格)
麗池蓮洗泥如墨,
璧透螢光凝冷色。
增慶緣何欠世情,
輝詞祭祖追仁德。
附:耶律「麗璧增輝─賀麗璧軒雙百佳期 (鶴頂格)」:「麗思精筆揮奇墨,璧寫華辭皆本色。增廣賢聞敘世情,輝光四映留文德。」
(詩壇34期11.08.00新報第494期)

騷壇賦
藍天赤日,驟雨無端;星空悚靜,夏夜頓寒。正憑窗苦想,慕輕車疾騁兮,勝銜枚之戎馬;復臥榻冥思,疑老石衰沉兮,輸遏浪之岩磐。不信藏舟百載,滿城紫氣之常遲;敢誇彈指一年,騷壇青睞之漸寬。知音實易,臨山涉水兮,詩朋肺腑,騰蛟起鳳;墨友何誠,癡素癲張兮,詞話駢驂,悅竹嫣蘭。但見蘆茵作賦登高,濫觴兮籟爽綿綿海語;欣期麗璧增輝射遠,睇眄兮逸飛渺渺楓丹。
(詩壇33期04.08.00新報第493期)

欣獲詩會初版《推敲集》
神州殘菊知誰給?遊子尋根評苦澀。
嘖嘖書生恐太遲,翩翩俠儒嫌何急。
孰甘白墨自消磨,遂有黃緗初合緝。
一覺朦朧懶骨舒,床頭枕皺推敲集。
(詩壇35期18.08.00新報第495期)

入秋雜感並序
喜讀《推敲集》,初偷其句成詩,復步其韻獨娛,悠然自得,不覺月圓。
其一 集句
幸有吟朋一字師,(白 墨)
丹楓滿地可抄詩。(懷 石)
青風幾綹才添色,(耶 律)
愧我和君未及時。(譚銳祥)
其二 步韻
古聖今賢俱我師,燈前雨後習何詩?
龍門吐納龍舟色,月下推敲月餅時。
(詩壇38期08.09.00新報第498期)

賀《華僑新報》五百期
避秦人得新報一淨土,暢論秦漢,更及魏晉、唐宋,無須顧左右也。
聲容調度道方遒,眾望大同繫主流。
正氣迴腸霑左右,天聽繞耳報春秋。
雷門跌宕驚龍子,麗璧盤摩嘆九州。
健沃桃源期五福,冰心一片論曹劉。
(詩壇40期22.09.00新報第500期)

青玉案
──生朝感賦步白墨君原韻
少時結伴唐山路,最無奈、風波遇。老累抒懷慌索句。江湖濁酒,玲瓏散賦。唯恐忘其故。
牢騷幸有騷壇訴。了卻平生怨和慕。步得卿卿才少許。盧峰雲淡,錢塘潮去。道是湘神渡。
(詩壇118期22.03.02新報第578期)

初夏與白墨君話舊
偷閒或問聖賢私,所識書生半乃痴。
三徑丟荒追逸士,七情閃爍映微詞。
啣泥梁燕含羞舞,飽雪寒梅抱恨詩。
幾疊陽關彈出癮,沈園錯錯錯緣奇。
(詩壇129期07.06.02新報第589期)

讀盧茵《三百》檢字擬古
書生嘖嘖勞人估,五十萬字從頭數。
麗璧新軒謙無墨,一腔血氣朝天吐。
時值廣寒宮清虛,賞月書生獨幽古;
嫦娥寂寞有年矣,乃向斯人端肺腑:
藏書毀譽俱雲煙,飲酒賣文華埠酤。
秋楓讒訟猶觀瀑,藏信惜花女人怒,
思鄉無愧名家識,老人餐桌常相聚。
離愁傷逝無奈多,說鬼說龍廢話蠱。
歡聚應酬剪報忙,編錄忌諱冬雪堵。
新年押韻牢騷盛,送歲拋磚日記補。
尋寶求師須代價,重陽難過又端午。
自信無爭無禍根,劫後贈書贈詞譜。
紅顏才女奇葩眾,吾本女流亦嫉妒。
書生聞罷頓開心,直言娥姐最知音。
浮生真我常獨白,出書壓力惟三百。
惻隱吳剛抒管見:情債書債應隨緣,
面子面具當戲言。
君不見,嫦娥偷得長春藥,享壽無聊逾三千;
君不見,吳剛伐桂求蓋棺,感慨當年狂想作神仙。
書生人格莫求疵,賞月結緣夠傳奇,
天堂書味重推敲,紅塵百態有生機。
而今嫦娥為君連夜舞,
而今吳剛為君弄舊斧。
真情以蔽之:
詩《三百》,思無邪,忘二豎。
(編者按:此詩嵌入「麗璧軒隨筆」篇目逾八十標題,以楷書標之。)
(詩壇131期21.06.02新報第591期)

秋聚
週日與三幾文友盤古玉、評詩文,更借得無墨樓主藏書十本,樂不思蜀,乃為記。
黃鸝翠柳又藍冰,四序通靈自可矜。
良渚天低收紫氣,紅山雨澀守蒼鷹。
遒文藉色描清景,軟玉溫懷謝俗稱。
古調今彈常暗合,捫心一嘆有人凝。
(詩壇147期11.10.02新報第607期)

讀盧茵麗璧軒感人情國是
始記濫觴磅礡生,承傳曲折自縱橫。
村南村北一江水,相厭相親兩岸爭。
元寶煌煌妝赤壁,檳榔脈脈泛藍旌。
新濤淡定輕舟過,白帝空留鷸蚌聲。
(詩壇153期22.11.02新報第613期)

元日開筆
羊年初一,白墨傳來溫尼辟李錦榮先生之十二字真言墨寶(白雪中,一樹紅。心圓照,意無窮。)乃取其韻添足為戲,以謝二位詩友之節日問候。
瑞應三分白雪中,禪門入定意無窮。
開春喜得心圓照,秋晚回君一樹紅。
(詩壇163期07.02.03新報第624期)

詩藥贈白墨
聞君引刀一決河魚疾,否極泰來,甚慰。
氣滯丹田似有時,百般不是痛成詩。
劉郎但勸還阿豎,說項大羊賜美詞。
(詩壇164期14.02.03新報第625期)

初春雜感
正月梢大雪,問白墨康癒否?噓唏報壇內外,並為記。
雪借橫飆蓋地披,伸藏萬類俱當時。
風騷梧鼠酣痴夢,跼蹐羝羊窘俗籬。
關外沙洲愴冷暖,窗前梅雀赧鬚眉。
青衫司馬何空濕?誤托區區孟浪辭。
(詩壇167期07.03.03新報第628期)

贈無墨樓主賀聯二幅
其一
無墨樓熬千斗墨,
沉香苑夢滿城香。
其二
得意才懷石,
忘形好作詩。
(詩壇195期19.09.03新報第656期)

苦吟歌
──記詩會五載情
東風輾轉西風薄,無處招搖不黃葉。
重陽過後少黃鸝,兩岸梵聲究可疑。
但見布衣迎舍利,孰知彝鼎暗相嗤。
無端禮失求諸野,難為逋客趨風雅。
小乘大道兩茫茫,石破天驚平仄灑。
憂民冷看黃馬掛,祭祖長嘆紫陽熙。
翠竹通山尋不得,丹楓滿地可抄詩。
詩山寂寞繞瘴霧,御前冠蓋懶攀附。
天地悠悠似有靈,漢家聲韻不得忤。
辭海無舟自粼粼,只剩盧家好問津。
璣珠雋語熬詩骨,夜半推敲國才辛。
五載吟得四千首,白墨消磨誠尚友。
慷慨譚翁擲千金,勸君更進一杯酒。
將進酒,將進酒,不信關外少清流,
坐等詩田虧半畝。
(詩壇253期05.11.04新報第715期)

憶江南(雙調)
──賀詩壇三百期贈白墨兄

秋色好,最合弄騷人。半畝心田方咄咄,滿城風物已彬彬。青眼看蘆茵。

重陽近,斟酌乃殷殷。無計嚶聲三百囀,且留竹簡一場真。詩酒更津津。
(詩壇300期07.10.05新報第763期)

八聲甘州
──歲末與白墨兄開懷暢談,感時鑿句,聊以應節。
夢清新瑞雪覆凡塵,換一代風流。眾仙靈相慶,天堂揖讓,戲說從頭。卻有粗紅扁綠,執鐵戟銅鉤。唱大江東去,獷狎如猴。
孰忍關山漸殘,想亢龍有悔,崛起還羞。笑當年先帝,何苦論曹、劉?換圖騰,墨豬功狗,醉秦淮,不勝美人收。憑誰料,大槐安國,盡是貔貅。
(詩壇364期29.12.06華僑新報第827期)

暮春與白墨兄煉句偶得
新藍巧綠逗驕紅,春露凝遲盼好風。
聖火煌煌宣道術,神功詡詡賺梟雄。
堪憐相國吟梁甫,徒使頑靈效共工。
怎奈三山遮不住,三江濁水盡朝東。
(詩壇383期11.05.07華僑新報第846期)

賀詩壇四百期(仿古)
關外聞鄉音,嘯嘯繞西谷。
多是避秦人,只種桃源木。
白墨寫蘆茵,紫雲邀山菊。
情牽北極狐,神引南溪鹿。
詩豪許之遠,海語為之祝。
懷石莫愛環,偏愛蘭亭竹;
仄仄且平平,八載何期速?
期期復期期,終成四百牘。
(詩壇400期07.09.07華僑新報第863期)

新年感賦
歲晚年新,瑞雪紛紛,欣聞白墨兄坑硯新滋,清墨飛白,勉為賀:
擁萬卷,筆猶伏驥加鞭取道直;
論千秋,詩若懸猿飲澗思無邪。
(詩壇417期04.01.08華僑新報第880期)

詠魚並序
鼠年獲白墨贈魚一尾,甚喜其趣,乃轉贈親友共賞,旋即獲回報雙錦鯉;復念紫雲一句機鋒:「此魚苦甚!」覺得此卿才藻高雅,斷非池中之物也。吾今稍得心寬,匆匆擬古風一首,博白墨與紫雲二位一粲而已。
昏勞井底鯰,方汙逐微蠡。
紫雲為之恤,白墨亦嗚噫。
安能閑物外,浮潛自相宜。
翻波此中趣,但看錦雙鰭。
(詩壇425期29.02.08華僑新報第888期)

魁華詩會九週年會慶雅集分韻得「克」字
長恨炎黃枉己克,大江一路泣平仄。
九章天問發離騷,三障陽關歸缺德。
溷濁橫空勢不休,汗青從此悚顏色。
丈夫且唱後庭花,滄海無端飛白墨。
(詩壇463期21.11.08華僑新報第926期)

春茗感賦
和諧九年,歲在己丑春夏之交,會於華埠君悅雅座;譚翁拳拳兮以親躬,白墨奕奕兮而正襟。詩壇群賢畢至,新老咸宜。時寒霑竟日恍摧屋漏,海嘯連番頓鬱金香,惟期修竹茂林之俱盛,企待清流浩瀚之同歡;然一觴一詠,無傷山寨龍之噱;一應一呼,絕無臥槽馬之嘶。觀蘇朝海語兮溪鹿自然,念墨浪煥章兮一鳴陳渥,亦足暢春茗之衷情。
墨兄心苦矣,由來諸家之犖犖詩作,錄無遺算,席無虛分;方家嘖嘖,巾幗朗朗,莫不感懷俯仰揖讓一世之間,放浪形骸一室之內。若無譚翁之信,白墨之誠,戴著鐵鏈跳舞,焉知意起之斷章,搔破頭皮吟風,孰解觀當分平仄?故陸放翁所言:「功夫在詩外」,箇中消息,外人不足道耳。君不見:紫雲兆職兮澄國棟銳祥,胡憲道超兮振西關不玉。欣悉紫雲仙子妙筆生花,已然滿城暗香浮動,豈止勤磨端硯,無令海內靈石孤倚。懷石老矣,形神漸散,震礫然也,恐剩一沙;戲仿粗言,所敘時人斯世,興懷而已,方家均閱,君悅與否,固不可期。
(詩壇483期10.04.09華僑新報第946期)

對聯賀《詩壇》五百期
唱大江東去,逾千篇未了。看西窗灑落,流水空彈。嘆唐宮漢闕,方驚海內;
酬小域春歸,剛十載怡然。惜秋意丹青,廣陵絕響。問白墨紫雲,可達天聽。
(詩壇500期07.08.09華僑新報第963期)

庚寅試賦寄白墨
虎年新正,晨風報喜,墨兄早惠韶音,神自虎虎,氣亦湛湛。余聞訊慷慨而擊節,彼見密蘊籍而沖虛。笑問今大氣若翻山虎乎,答曰宜謙和祈滿地可然。想當年,雕龍繡虎,尋常托夢,太白東坡,恨不同時;叩寒門而借句,醉瓚坊乃添章;磨千硯而無墨兮,惟麟鳳麇雉遙聞聲相鳴;賦千曲而空彈兮,幸陽春白雪俱化雨勃發;綴文莫不情動,論道豈非比興?曾記否,十年前,雖淡鐘鳴鼎食,且不吝丹楓兮為余雕新名刺,到如今,既擁鶴子梅妻,竟何辭爆竹兮為己早換舊符?史或記曰:唯有國才真國士,吟詩時節憶冰城。
(「詩壇」第528期2010.02.22《華僑新報》第991期)

依韻敬和許老師賀白墨彈冠之喜
東南一箭古來稀,門祚孤零向布衣。
平仄春秋贈故國,折騰方寸任誰誹;
登高更醉楓林晚,離索寒郊瘦島依。
忽報使星鳴嗩吶,薰修且捧玉冠歸。
附:許之遠「賀白墨賢台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亡家怙恃尚誰依,孤雁失群帶箭飛。一別湄河過佛國,回聽社鼓對斜暉。曾經小厄人生路,已卜中年錦繡扉。今日名場償夙願,登高有伴賞晨晞。」
(「詩壇」第559期2010.09.24《華僑新報》第1022期)

問君思何有
──墨兄載譽榮歸,閑敘意猶未盡,是為記。
雪暖楓關麗璧嫣,蓬萊博客愕啼鵑;
梧桐無覓低飛處,老鳳彷徨唳趙燕。
刮目登高聲自遠,所思或免誤媸妍;
還鄉認祖青衫濕,忍對空椅淚若濺。
(「詩壇」第577期2011.01.28《華僑新報》第10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