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盧國良》(《白墨詩詞集》分類)

采桑子
──遙思國良胞兄
一九九六年五月九日
印支烽火悲離散,難再團圓,祈盼團圓,一別胞兄廿二年。
夢中歡聚何堪醒?血脈相連,骨肉相連,手足天涯寄意綿。

玉漏遲
──遠隔萬里,闊別卅年,喜與國良胞兄通電話,夜不能寐,挑燈成此雙調。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
卅年音訊渺,關山遙隔,魚書難送。手足分離,虎口餘生如夢。慶幸硝煙偃熄,怎奈是、塵緣玩弄。哀闊別,何時再會?憂根深種。
醉中幾度相逢,嘆醒後神傷,愈加悲痛。感謝蒼天,電話接通西貢。欲語無言哽咽,互囑咐、聲聲珍重!猶抱擁,風雪淚珠冰凍。

玉漏遲
──適甥兒赴越,因不能同行探望闊別卅三載之國良胞兄,惆悵而成此調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廿七日
血緣親骨肉,一場戰亂,匆匆分手。卅載西東,海角天涯奔走。鏡裡霜飛兩鬢,忽驚見、白雲蒼狗。難聚首,韶華漸老,問兄知否?
奈何萬里關山,嘆五斗彎腰,三餐糊口。小弟無能,欲舞焉舒長袖?笑我商場敗陣,學墨客、揮毫傾酒。求庇佑,彼此健康多壽!

水調歌頭
──戊子中秋夜,悶熱無風,迷濛細雨,不見月光,獨飲遙思萬里以外胞兄,遂成此調。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
佳節迷濛雨,廣宇暗昏光。東坡水調堪詠,把酒獨吟觴。明月為何不見,靈感猶難再現,誰共我疏狂?筆紙攤開後,覓句苦徬徨。
墨雖淡,情尤切,夜正長。多年去國,南北兩地苦思鄉。骨肉關山遠阻,手足天涯難聚,夢裡話滄桑。但盼秋風後,早日願能償。

兄弟重逢
──越南之旅其一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
闊別胞兄卅五年,狂歡擁抱淚如泉。
三邦變色欣無恙,萬里尋親樂不眠。
劫後重逢人已老,醉中共飲夢長圓。
盧家血脈非池物,昆仲良才祖德延。

兄弟碰杯
──越南之旅其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
人車爭道我爭時,分秒如流逝水馳。
港久午茶方恨早,西堤晚飯未嫌遲。
椰風蕉雨溫馨夜,離恨鄉愁感慨詞。
手足乾杯焉是夢?孰真孰假惹猜疑。

與兄祭母
──越南之旅其六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
昔別柬京飛泰京,偕娘送弟是吾兄。
自從故國腥風起,隨即家門噩夢生。
筆下悲歌催淚水,壇前燭影伴啼聲。
西堤祭母添新句,長夜不眠韻圃耕。

兄弟夜談
──越南之旅其九
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
兄弟重逢樂不支,頻翻日曆算歸期。
閒聊更勝杯中酒,暢飲常添枕上詞。
舊夢模糊容貌改,良宵苦短月光移。
臨行忍淚悲分手,渴盼他年再聚時。

機場淚別
──越南之旅其十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
擁抱辭行淚濕襟,機場話別箭穿心。
奈何萬里雲山隔,怎忍千絲歲月侵。
劫後相逢愁緒亂,夢中再聚感懷深。
天涯手足情常掛,兩地魚書報好音。

鎖窗寒
──痛悼國良胞兄病逝越南西貢家中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
月落星沉,風呼海嘯,鬼神悲泣。湄江淚雨,哭浸椰林成澤。痛切膚、噩耗斷腸,怎堪手足陰陽隔?問上蒼何絕,弟生兄死,雁群離翼。
安息!登天國。願一路扶搖,鶴飛仙宅。長居淨土,永別凡塵終極。想當年、昆仲碰杯,難忘往事成追憶。盼魂歸、夢裡相逢,促膝同朝夕。

鎖窗寒
──國良胞兄一週年祭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
落日悲沉,淒風冷嘯,夢魂飄遠。椰林訪墓,手足新墳初見。哭雲天、永隔弟兄,何堪折翼成孤雁?問湄公河水,滔滔流去,哪年能返?
呼喚!心慌亂。恨人鬼陰陽,泣聲腸斷。今生昆仲,烽火故園離散。若有緣、來世再逢,屆時汝我相交換。報兄恩、由我持家,享壽期頤算。

破陣子
──遙祭大嫂仙遊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
乍弔胞兄翼折,又聞大嫂仙遊。患難鴛鴦逢赤禍,恩愛夫妻到白頭。椰林風雨愁。
生死同年同月,枯凋同穴同丘。駕鶴西行登淨土,化蝶雙飛上梵洲。齊眉形影留。

驚聞大嫂病逝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
8月2日胞兄辭世,8月19日大嫂仙遊,兩人同年同月生,又同年同月死,眾侄在半個多月內連續失怙又失恃,成了一群孤兒,有感而賦。
其一
兩人一命枝連理,亂世鴛鴦逢逆水。
已是同年同月生,更求同月同年死。
啼痕淚竹舜娥悲,化蝶飛天梁祝美。
琴瑟斷絃憐絕音,孤鸞舞鏡鳴聲起。
其二
壽域長眠同穴喜,青陵粉蝶雙雙死。
相思樹上頸交棲,連理枝頭佳話美。
廝守今生誓約存,逃亡故國風雲起。
城牆哭倒杞梁妻,共赴仙鄉煩惱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