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8日 星期一

第1057篇:《翻騰》

《翻騰年代的經歷》新書發佈會邀請單張
昨天是「七七事變」82週年,許之遠老師一早就啟程直飛香港。前晚打電話去多倫多,與許老師聊了半個多鐘頭,祝他香港之行一路順風,旅途愉快。許老師此行意義重大,因為他的新書《翻騰年代的經歷──許之遠回憶錄》由香港明報出版社之姐妹公司明窗出版社出版,即將面世,精裝本,48萬字,厚約800頁,於7月17日至23日在香港書展的「明報出版社」攤位上有新書簽名活動。
2019年香港書展《翻騰年代的經歷》新書發佈「書訊」
《翻騰年代的經歷》由著名作家Lester Lee李時宇作。「明報出版社」6月24日「書訊」中推介該書時,曾引用許老師這兩段話:「中港台三地經濟未發展前,依次是我的出生地、青少年時期、大學年代,所經歷的,有個人不能磨滅的印象和歷史淵源;我的經歷,也許是跨世紀某些時空的縮影。」「我出生於一九三五年,當時日本已發動九一八事變,是一個“翻騰年代”的開始。我見證著兩岸三地八十年來的歷史轉變。」並附加了照片。
許之遠老師在講座上
我們每一位經歷過虎口餘生、走出鬼門關的人,只要能執筆為文,也都有資格寫《翻騰年代的經歷》。就因為閱歷的積累,如果可以出書,相信每個人不同的見識,一定可以寫出不同的回憶錄來。很可惜,除了眼高手低之外,更多的原因是,下意識的不想回憶血淋淋的歲月。所以,多少精彩的人生鱗爪,都遺失在時光之流逝中;多少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珍貴回憶,都隨著歷史煙消雲散。
與母親、大姐、二姐、侄兒攝於越南西貢(1971.05)
女兒接受電視台採訪,曾多次提到「我的父親」。她用了很大的篇幅,去嚐試概括我這位父親的「不平凡」經歷,從柬埔寨到越南,從泰國到加拿大,從魁北克到亞伯達,從滿地可到愛民頓,從戰亂中偷渡到成為政治難民,從曼谷大公司老闆身邊「親信」到一無所有、從零開始的北美新移民,從經營五年成衣廠到高爐邊廿五年藍領勞工生涯。她很驕傲的說:我的父親沒有被語言、氣候、職業所嚇倒,他憑自學掌握各種陌生語言,憑自信克服各式各樣艱難險阻,即使已屆退休年齡,仍繼續求知上學,一直都是我們姐妹倆的榜樣。她還告訴主持人:「我的父親不但是一位勞工,而且還是一位詩人、作家、博士,而且連他的同學也不知道,因為他從未在別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身份。」
與姐夫、大姐、眾甥合攝於越南堤岸(1972年春節)
女兒多次勸我出版回憶錄,我每次都笑答:再等多幾年吧!其實,我很清楚知道,自費出書,除了要有一筆可觀的資金,還要有發行網。即使只送人,不打算賣,也要知道什麼人能送,什麼人不能送。有些人還嫌書太厚、太重,又不知擱在哪兒才不礙眼;有些人,壓根兒連翻幾頁也沒有,隨手就拋進環保箱回收去了。不管怎樣,翻書的感覺還是好的!很可惜,我幫多少人出書,最後自己想出書,又有誰會助之一臂?所以,網路文學時代,博客(部落格)彌補了出書的麻煩,堪慰也!
在泰國曼谷玉佛寺(1975.03.16)
的確,我經歷的翻騰年代,見證了東南亞歷史的大起大落。我出生於1953年5月,半年後,柬埔寨脫離法國(1867-1953)正式獨立;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政變,西哈努克親王流亡中國,龍奈宣佈成立「高棉共和國」;我於1971年5月到越南,1974年9月到泰國;
在泰國曼谷鄭皇寺(1979.07.04)
1975年4月17日,柬埔寨金邊淪陷,在赤柬統治下,約三百萬人喪生,包括我的母親、侄兒;1979年1月,越南軍推翻柬共政權;1980年2月1日,我以難民身份從泰國抵達加拿大魁北克省滿地可。
於滿地可聖若瑟大教堂留影(1980.06.14)
1981年12月,隻身到香港娶妻,1982年4月,移居亞省愛民頓,1985年4月,返回滿地可,1985年到1990年,經營成衣廠。1991年到2015年,在Giant熱水桶工廠上夜班歷時25年,因嚴重工傷獲提前兩年退休,到麥大上學四年,於2018年英語系畢業,並繼續學韓語和日語。
麥基爾大學英語系畢業(2018.05.29)
明年就是我來加拿大滿四十週年,這40年來,我飽經風雨滄桑,嚐盡酸甜苦辣,有幸的是,我苦中作樂,在自己的自學自修天地中,有計劃的大量購書,建立無墨樓書屋,三十多個書架上約六千本藏書中,大多是價值不菲的典籍工具書,陪伴我度過漫長的汗水勞工日夜。
《麗璧軒隨筆》專欄版頭,為畫家王安東之作品
自1996年中秋開始寫《麗璧軒隨筆》專欄,每週一篇,題目一律兩個字,23年間已積累1050多篇(見《總目錄》)。1999年11月6日,與譚銳祥壇主、劉振利(懷石)兄創立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每週在《華僑新報》出版《詩壇》,忝任主編,至今已刊登880多期,詩詞逾兩萬首,創下海外弘揚中華古典詩詞的紀錄和奇蹟,而且這個紀錄一直保持,還未被打破。
《麗璧軒隨筆》和《詩壇》剪報,收藏在約三十個文件夾膠套中,每個文件夾48頁。
今年十一月,是《華僑新報》出版第1500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20週年,暨《詩壇》出版第900期「三慶」之喜。在這「翻騰年代」,能一如既往的堅守文化陣地,數十年如一日,的確還算是「罕見」之事,如果說,滿地可華文文學史要記上一筆,如果要撰寫《加拿大文壇回憶錄》,又怎能沒有《華僑新報》?怎能沒有詩會和《詩壇》?怎能沒有《麗璧軒隨筆》?這二、三十年悠悠歲月,與唐人街文學息息相關,與海外華人血濃於水,朝夕與共,是值得為文化工作者豎大拇指的!
2019年第39屆世界詩人大會將在印度舉辦
剛剛收到印度國會議員Achyuta Samanta的電郵,謂今年10月5日到10日在印度Bhubaneswar舉行的第39屆世界詩人大會,報名截止日期已剩下最後幾天,並希望寄去詩作,發表在《世界詩選》上。我有幸曾出席2010年12月在台北第30屆和2011年9月在美國肯諾沙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轉眼間,明年已第40屆矣!翻騰年代,起落人生!
在台灣花蓮第35屆世界詩人大會上合影。左起:紫雲、楊允達院長、許之遠老師、陸蔚青(2015.11.06)
(2019.07.11《華僑新報》第148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