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第665篇:《豐收》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於1999年11月6日成立,《詩壇》至今正好500期整(不計剛開始的五期試刊號)。曾經做個統計,一共發表了9474首詩詞,詩友超過百名,遍及全加各省、市和歐、亞、北美多國。10年刊登一萬首,這個數字,的確振奮人心,在海外中文報業史上,堪稱創舉、奇蹟。

詩壇有今天的成績,是詩友努力耕耘、堅持創作的成果,更是與《華僑新報》提供寶貴版面分不開的。在金錢至上的現實社會,辦一份賺錢的報紙,就應該投讀者所好,刊登大部份人喜歡的東西,例如八卦新聞、影星動態、熱門話題,至於古典文學,特別是曲高和寡的舊體詩,畢竟是少數人讀得懂,到底有多少讀者群?答案是:非常少!然而,《華僑新報》本著弘揚中華文化的宗旨,對《詩壇》這塊園地一直毫不猶疑、不遺餘力全面支持。論功獎賞,記首功當然是《華僑新報》。

猶憶10年前,我和懷石兄誠邀譚公銳祥壇主到東坡樓茶聚,獲得他的首肯,宣佈成立詩會,並提議一定要將「研究」兩個字加上。在「研究」的大前提下,從不懂到懂,從不講平仄、押韻,到嚴格遵守格律,按「平水韻部」分辨聲韻,依詞譜填詞,一絲不茍,絕無讓步。譚公在經濟上全力支持,每年舉辦多次聚餐、茶敘、詩宴、雅集,他都慷慨解囊,還捐出巨款,作為詩會活動基金。

在譚公的策劃和關懷下,詩會茁壯成長。由剛開始的三、五人,每期不到10首,到今天的固定作者超過30位,詩作大半版,而且還不斷有新詩友加盟,這個成績,是大家的心血結晶,值得引以為榮。如今,詩友們可以獨當一面,找出其他報章上不講平仄、出韻的順口溜,可以知道什麼才是符合格律的近體詩,什麼是虛有其表、不堪一讀的「假詩」。《譚銳祥詩集》出版,在前面曾收進大約二百餘首早期作品,有一些是平仄、押韻出錯的,譚公要求保持原貌,以便前後可以做個對比,知道詩會成立後的詩與過去舊作有何差距。由他介紹加盟詩會的詩友也有好幾位,進步神速。

為了更方便「以詩會友」,我將電子郵箱貼在《詩壇》上,很快就陸續有新詩友加盟,而且都是飽學之士,令作詩隊伍更加壯大。神交紙上,素未謀面,每當有雅集,就是歡迎新詩友的良機,大家逐一介紹,切磋詩藝,取長補短,互相尊重,「文人相輕」的風氣,從未在詩會中出現過。不少詩友來加拿大探親,短期居留,回國後依然保持聯絡,每期《詩壇》,他們都會在星期三就讀到打字清樣,比報紙面世還快。「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站自《詩壇》第400期起,就一直堅持刊載,今期還特地在版頭刊出「熱烈祝賀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十週年暨《詩壇》五百期」,諸君可以到本欄版頭之網頁上,點擊「無墨樓˙麗璧軒」,有該網站連線,在Google搜索「廣州老伯在多倫多」也可以找到網址。

有些新詩友將不符合平仄的詩寄來,雖然內容很好,用詞也佳,但我還是要求他們修正,並寄去《平水韻部》、《近體詩格律表》、《入聲》、《入門》等參考資料給他們。其中不少詩友非常認真,也特別有耐性,完全做到了「不講面子、不擺架子」,結果,他們成功跨入古典詩的門檻,只要再繼續努力,假以時日,必能登上殿堂。也有幾位經不起嚴格要求之考驗,半途打了退堂鼓,不敢再將詩寄來,恐怕被我改得面目全非;偶爾在其他報紙上,依然可以讀到他們不講平仄、聲韻的「詩」。這是很無奈的。學詩是一輩子的事,絕非一朝一夕可以成材。

為了檢討自己的缺點,我決定今後在《華僑新報》刊登之廣告,不再採用我的詞。自上兩週悼念蓮姑,我用了伍兆職詩翁的《惜分飛》,今期賀《詩壇》五百期,我用了紫雲的《水龍吟》,他們的詞填得比我好,特別是紫雲,讀她的《水龍吟》,肯定比我的《齊天樂》、《沁園春》要好得多。活到老,學到老,不能倚老賣老,不行的,乾脆就拉倒!我以身作則,開了先例。

昨天收到一位新詩友的七律,她寫得非常好,我讀後很感動。看到她從過去的錯誤百出,不講平仄,到今天的中規中矩,有板有眼,我欣慰的對自己說:終於後繼有人了!詩會老化和青黃不接的危機有希望解決。《詩壇》五百期感言,除了慶祝豐收,更多的是期盼明天。過去10年來,我在本欄多次衷心呼籲,對中華古典文學有興趣的朋友,加盟詩會,利用海外這天時、地利、人和的良機,聚集在一起,為推廣國粹,捐獻一點薄力。「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但願能有更多年輕新血注入,詩會得以一直辦下去,《詩壇》薪火不熄,海外華人幸甚!中華文化幸甚!
(2009.08.07《華僑新報》第9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