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7日 星期三

第697篇:《喜氣》

今早收到雪梅詩友寄來「春分」七絕,他說今年陽曆3月21日跨入春天第一日,剛好是農曆二月初六春分。時間過得真快,屈指一算,冬天還有幾天就結束了。昨天的氣溫上升到攝氏13度,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穿短袖衣踩單車。駕車人士開始將雪輪胎換掉,屋前的車棚也可以拆了。今年的冬天不太冷,前後只下了幾場小雪,比起前年門前積雪4米高,儼然像一座雪牆,真是小兒科。

上週六晚上臨睡前將時鐘撥快一小時,家裡的鐘逐一調整,連壁鐘、鬧鐘、手錶、微波爐、傳真機、電話、錄影機、電視機、汽車等,竟然超過20個,還不包括自動調換的電腦、手機,僅僅是鬧鐘,每個房間幾個,每個都會快幾分鐘,以防遲到。久而久之,心理作用,平時總以為還有5分鐘「多餘」出來。誰知這一回是標準時間,一分不差,我們個個趕時間,提心吊膽,不敢怠慢。

朋友從東南亞度假回來,羨慕的說:他們那邊的日子悠哉閒哉,做事慢條斯理,不像我們在「發達國家」的加拿大,每天與時間賽跑,上班打工卡,遲到要扣錢,請假要有醫生證明。我在國內的表親,50出頭就退休,這裡飛那裡飛的,當見到我們這些賺加幣的打工仔,請幾個星期假旅遊,要來去匆匆,像趕鴨子,一定要準時回去銷假,她搖頭嘆息道:都說外國的月亮又圓又大,外國的生活像天堂,現在看來,也不外如此,真是耳聞不如眼見。我告訴她:外國生活費太高,稅收又繁重,加上半年漫長的冬天,戶內要開暖氣、出門要穿得暖,消費很大,所以個個都要學會節儉持家。

冬天能到熱帶地區避寒,是最寫意的了。收到吳永存詩翁昨天傳真來一首詞,才知道他旅遊中國和台灣數月,剛剛返回滿地可。溫哥華李錦榮詩友伉儷兩週前去了香港喝喜酒,今天應該回來,臨走前他來信,希望我每星期繼續傳真「詩壇」和隨筆給他。譚銳祥壇主去香港和家鄉9天,上星期沒有詩作,今早傳來兩首七絕,應該剛剛回來。什麼時候我也能自由自在地「這裡飛那裡飛」?

小女兒快畢業了,她寄履歷表到工作過兩年的卡夫公司應徵新職位,總公司特地派人從芝加哥飛來滿地可與她見面,經過兩次面試,她幸運地被錄取,5月份正式全職上班。她夢想成真,我們和她慶祝一番,又適逢她23歲生辰,媽咪親自下廚弄幾樣可口好菜,我去買愛爾蘭健力士黑啤酒回來,還有一個水果蛋糕,一張白雪公主生日賀卡。她自小就夢想有一天能去狄斯尼樂園,她的姐姐去過香港的狄斯尼世界,但沒有美國本土的大,所以她送給妹妹的生日禮物是:旅遊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狄斯尼樂園套餐,包括來回機票、7天狄斯尼酒店和入場券。日期就在4月份最後一個星期,回來後才衝刺:上班。小妞不想自己一個人去,到處去邀請同學一起,她們到底多少人同遊,現在還不知道,但應該不少。她希望媽咪一塊去,因為上一次姐姐和媽咪去香港,她沒有同行,但要一個五、六十歲的人到兒童樂園和米奇老鼠、唐老鴨、灰姑娘一起狂歡,她媽咪總覺得不大合適。

而我今年也是節目多多。首先是5月份赴麥基爾大學出席小女兒畢業典禮;7月份去亞省愛城,出席曾任歐(習之)老師80大壽壽筵;然後要趕回來參加大女兒領取律師執照的典禮;7月底赴多倫多見許之遠老師;11月底飛台灣,參加12月2日在台北舉行的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再赴香港和中國,未知是否有時間再去越南和柬埔寨。我已經向工廠請了3個星期的假,加上聖誕節期間全廠休息兩週,前後一共5個禮拜,到2011年元旦以後才回加拿大。馬不停蹄,驛馬星動也。

還有幾個星期,《華僑新報》慶祝1000期,將出版紀念特刊,希望全體詩友寄來詩詞祝賀。猶憶1996年底,《華僑新報》慶祝300期,當時本欄剛刊出第12篇《歡聚》;2000年時,《華僑新報》500期慶典,盛況空前,本欄刊出第210篇《祝賀》。還有3篇,《麗璧軒隨筆》就寫滿700篇;記得600篇時,法國關不玉同學贈《青玉案》,隆情厚誼,永誌五中。日前與譚公飲茶,我提議詩會今年出版《滿城賡詠集》(合訂本)第2冊,即從第313期到目前的500多期,由詩友們自己內部訂購若干冊。一切就緒,可望在詩會11週年會慶前付梓。這是今年值得慶祝的大事。

亞洲華文作家協會越棉寮海外分會編印《湄江新潮》第二輯已經正式出版,李文慶會長來郵,謂已經付郵寄來,我天天去開郵箱,希望早日能收到該書。日前接到《自由僑聲》第648期,除了介紹該書的文章目錄,還在「自由詩壇」將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諸詩友唱和林壽山先生「創立中華兩岸文藝協進會賦詩」全部18首刊登,我將會影印後分派眾詩友留存。喜接《端華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通訊錄》(第3冊),彩色印刷,圖文並茂;一冊在手,將思維拉回到遙遠的1968年,出版這本書的同學,功德無量!多年前希望有《端華文集》成書的夢想終於實現,可惜仍有很多同學沒有動筆,但願5年後第4冊付梓時,能做到108位同學人人有份,「一人一篇」,可喜可賀也!
(2010.03.19《華僑新報》第9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