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

第1097篇:《感時》

魁北克省長勒高新聞發佈會現場直播(2020.05.11)
庚子疫情難預料。病毒妖風、席捲狂呼嘯。冥府閻王開口笑,冤魂卅萬誰憑弔?
夜幕陰森聞鬼叫。死裡求生、劫後仙音妙。禁足隔離憐老少,解封何日陽光照?
──《蝶戀花》感時

宅家禁足已經八個星期,全球確診新冠疫情累計420萬宗,死亡累計近卅萬。魁北克省公共衛生官阿魯達醫生,上週四在新聞發佈會上,曾提及70歲以下的祖父母輩,只要身體健康,可以獲准照顧孫兒。對於兩個月見不到孫輩的公公婆婆、爺爺奶奶們來說,這可是件特大新聞,特大喜訊!
截至5月12日加拿大新冠疫情統計數據(楓華網)
然而,面對日趨嚴重的疫情,魁省政府仍然決意將托兒所、小學復課,將商店解封,雖然一而再延後,但勢在必行。杜魯多總理日前呼籲魁北克省長務必三思,切勿冒此風險。魁北克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INSPQ與拉娃大學專家聯合公佈的一項研究指出,若放寬限制措施,大滿地可區在6月底的每日平均死亡人數達到150人,這絕非危言聳聽。到底政客心中那一把尺,是以什麼為依據呢?
小可兒、小樂兒與婆婆合影(2020.05.09)
我們沒有接觸過任何人,也沒有被污染,應該是絕對安全的,就基於這個理由,女兒要求大家相見面,提前一天慶祝母親節。為了等這一天,我們平日連家門口也沒敢踏出一步,終於,上週末第一次開車出去。先去油站給汽車加油,油價每公升只有89仙,翻查日記,上一次加油是3月9日,每公升109.9仙,相差兩毛錢。
母親節與嘉珮連線時用蘋果電腦自拍(2020.05.09)
自3月14日至今,宅在家足足8個星期。小女因為每天到公司上班,要見很多人,所以不能與我們共餐,只能隔一道玻璃窗相會,然後回去用Zoom視頻一起用餐,是一家餐館送來的外賣,有牛扒、血鴨、龍蝦湯、沙拉菜、薯蓉、紅酒,還有蛋糕。拍了照片和錄影,度過溫馨的母親節。
嘉珮阿姨和子鵬姨丈在院子與小可兒隔一道門相見(2020.05.09)
小可兒樂得又唱又跳,我們還用微信與愛民頓曾老師、廖老師通視像電話,祝廖老師母親節快樂!嘉珈帶小可兒、小樂兒在屏幕上與兩位曾祖輩相見,也是難得一次的喜相逢。
八個星期後,終於可以拍張合家照留念(2020.05.09)
最難過的莫過於離別,小可兒懇求外婆留下來陪她睡,或者讓她隨我們回拉娃。趁她進房換衣服時,我忍心將車子從後院開走。回到家後視頻得知,小可兒傷心大哭不止,成了小淚人兒,嘉珈哄她,答應下星期帶她來拉娃見外公外婆。既然政府已經允許,我們又未到70歲,應該不會犯法。
外婆喜見小可兒,婆孫相擁的鏡頭很感人
週日是老伴度過的第37個母親節,也是嘉珈第三個母親節。一早起身,填了一闋《鷓鴣天──母親節贈惠茵》:

避疫居家忽八週,母親節裡憶歐遊。西葡法意盧荷比,捷德英匈奧瑞留。
無寶庫,有書樓,茵廬園圃百花求。舉杯互祝祈康健,屏幕雙孫笑臉柔。
秀才人情紙一張
用毛筆抄寫後贈送老伴,這是第一次沒有買賀卡、鮮花和禮物。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煎雞蛋、火腿,烤麵包,沖咖啡,弄一頓早餐,對於老伴來說,此乃「破天荒」也!而我還答應女兒,今天親自給媽咪染髮,還視頻現場直播,也算是母親節的禮物吧!拜疫情所賜,我們兩個月沒有出門,沒有刷卡購物,沒有上館子用餐,沒有花過錢,足夠去另一次歐遊了。所以,我在《鷓鴣天》中回憶幾次歐遊,其中一次是母親節,一次是中秋節。幾次生日也都是在旅途中度過,值得回味再三也。
母親節早餐
避疫宅家,除了不花錢,也多了時間看書,多了靈感寫詩填詞,多了話題與老伴和兩女聊天,多了機會冷靜思考,如何在疫情過後改變生活方式,認清輿論的真偽利弊。與老詩翁多次電郵往返溝通,彼此對現實的殘酷、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有更深刻的體會。我們在這個話題上有了共鳴,也看清真相,平時吃吃喝喝、唱唱跳跳,大不乏人,而到了關鍵時刻,人人變得冷酷無情。奈何!
「護士之母」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1820-1910)
今天是5.12國際護士節,是1912年為了紀念護士職業創始人南丁格爾而設立的。南丁格爾說過:「在我當護士的第一天,我已不在乎地面上的冠冕,只在乎我是不是全力以赴。」「在死前只求無愧,那是真正的偉大。在可怕的疾病與死亡中,我看到人性神聖與英勇的昇華。」都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看看一群日以繼夜在前線抗疫的醫護人員,母親節不能回家與兒女團聚,只能在視頻見面,難道他們不能「為己」而自私嗎?如果人人都只顧自身利益,就沒有義工,就沒有慈善公益活動,就沒有見義勇為、奮不顧身的逆行者。老友問我上期將自己比喻為「工蟻」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說只是觸景生情,慨然嘆息,有感而發,不平則鳴,發發牢騷而已。
杜甫《春望》
杜甫「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是因為憂國憂民,「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千餘年前,還沒有手機、視頻,所以才會有「烽火連三月,家書值萬金」,古人有頭簪,所以「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如今重溫杜工部的《春望》,此一時,彼一時,情仍在,景不同,詩雖好,境已遷。某一個特定時期,產生了不同的文學作品,故有傷痕文學、難民文學、唐人街文學,如今疫毒橫行,全球著名歌手線上舉辦聯合抗疫《一個世界,一同宅家》演唱會,由歌手「女神卡卡」發起,為見證疫情留下回憶,將名留史冊。抗疫詩詞,只要有水平、有內涵,相信一定可以流傳後世。「詩壇」這幾個月發表的疫情作品,若干年後結集成書,也是件雅事。
(2020.05.14《華僑新報》第15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