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7日 星期日

第1098篇:《初度》

四歲時與母親與柬埔寨金邊塔仔山合影(1957年)
孤兒寡母,正帶孝披麻,揪心摧腑。襁褓嬰孩尚乳,幼雛新羽。晴天霹靂添悲劇,最堪憐、柩棺誰撫。未臨週歲,還差兩日,竟辭先父。
憶家國、腥風血雨。哭痛失娘親,棄骸荒土。四十餘年舊恨,感懷難吐。楓邦韻侶開吟圃,入書山、解憂忘苦。又逢初度,索腸搜肚,萬絲千縷。
──《桂枝香》六七生朝憶先父母感懷
書法家譚超常手抄許老師贈詩遺墨(2013年)
日前老友來函問我「初度」一詞何解,我翻查了《漢語大詞典》、《辭源》和《辭海》,謂其出處引自《楚辭‧離騷》:「皇覽揆余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後稱人的生日為「初度」。
許之遠老師手抄拙作詩詞墨寶(2001年)
陳國暲老師生前曾填了《買陂塘‧八十初度》和《沁園春‧九十自壽》,表達了一代詞人豪邁的胸襟和抱負:「憶年年、春花秋月,都隨流水東去。英風豪氣無從覓,空剩滿頭飛絮。回望處,似一葉、扁舟斜日輕搖櫓。」「離鄉背井天涯,到海角、沉吟聽暮鴉。嘆三郎老了,情雖依舊;滿頭白髮,浪也淘沙。九十頹翁,將軍能飯,往事由他亂若麻。斯已足,請諸君與我,共品新茶。」
陳國暲老師贈聯遺墨(1999年)
我這二、三十年來,給人寫祝壽詩詞不勝枚舉,而自壽不多,最先填的是《喜遷鶯》和《齊天樂》(四二生辰),許之遠老師2001年夏到寒舍小住時,曾經將《齊天樂》和「四五初度感懷二首」用毛筆抄錄宣紙上饋贈。此外,還填過《朝中措》(四三初度)、《壽星明》(四四生朝感賦)、《蝶戀花》(四九生朝感詠)、《鶯啼序》(五六生朝自述抒懷)、《沁園春》(五七生朝自述)、《水調歌頭》(旅歐適逢六十初度感懷)、《行香子》(六五生朝)。本篇前面的《桂枝香》是第11首自壽詞。
郭燕芝老師贈詞遺墨(2000年)
八年前,許之遠老師從多倫多寄來一份珍貴的禮物,是他手抄的長卷墨寶,長12英呎(3.65米),內中全是許老師這些年贈送我的詩詞和聯句,包括八首七律,兩首七絕,兩闋詞和一幅聯。許老師在信中說,他久未寫長卷,就當作贈我虛齡六十壽辰的賀禮,令我受寵若驚,感激萬分,隨即寫下《師恩》(第837篇)。轉眼今年虛齡六八,重讀長卷和歷年自壽詩詞,感觸之餘,熱淚盈眶矣。
許之遠老師手抄長卷墨寶饋贈(2012年)
張德潛老師贈我七律,陳國暲老師贈我聯句「亂邦不入尋去國,塵事多艱孕奇才。」郭燕芝老師饋贈隸書《思佳客》,譚超常書法家手抄許之遠老師贈詩,鍾鼎文師公親筆信函,上述五位前輩遺墨,與許老師長卷,乃無墨樓鎮樓之寶也。
鍾鼎文師公寄贈賀卡遺墨(2011年)
家中還珍藏九七高齡施世雄老師墨寶,以及廖萃川老師手抄拙詩珍貴墨跡。我還藏有曾任歐老師、廖如真老師和先岳母寄贈的生日賀卡和函件。
張德潛老師贈詩遺墨(1994年)
由於我的出生,注定了沒有父愛,連一張與父親合影也沒有。每年農曆四月初五先父忌日,四月初七就是我的生辰,所以,我67歲就是父親逝世66週年。
施世雄老師墨寶(2012年)
自從兩女懂事,我的生日氣氛就一年比一年濃厚,從賀卡到禮物,日記本、地圖集、地球儀、掛牆大地圖、畫具、文具、剪貼簿、辭書、電腦、手機、機票、訂製西裝等等,凡是能想得到的,幾乎都送了。
別開生面的生日會(2020.05.16)
聽說我想出書,女兒日前在網上找到了一家公司,只要將博客網址寄去,整個《無墨樓‧麗璧軒》一千多篇文章連彩色照片,可以全部印刷成全套十幾冊(每冊三百頁厚)硬書皮精裝本,還可以將《亞洲之旅》、《歐洲之旅》等幾百篇遊記獨立裝釘成系列叢書,只需兩週就能收到。當然,這是精裝限量版,只供珍藏,與上千本出版發行,不可相提並論。
與小女、小婿相隔於後園陽台合影(2020.05.16)
疫情期間,兩女因母親節不能共餐,於是想了法子提前三天給老豆慶生,訂購幾隻鮮活龍蝦,週六開車來拉娃,在後園陽台,佩戴口罩的小女兒、小婿與我們隔開兩米,開火爐燒烤;如此生日會,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小可兒兩個月後第一次來外婆家(2020.05.16)
小可兒兩個月後首次來外公外婆的家,興奮得又叫又跳,在草坪上奔跑,在小鳥浴池玩水,不亦樂乎!
兩歲半的小可兒玩水,不亦樂乎!
長女從法國帶回來的香檳,與小女小婿相隔舉杯,遠距離拍合照。餐後有生日蛋糕,小可兒迫不及待搶先吹蠟燭、爭拆禮物。
別出心裁的生日禮物是小可兒與小樂兒的手印和腳印(2020.05.16)
我今年收到的禮物也是別出心裁,一份是小可兒、小樂兒的手印、腳印模型。
打開層層禮盒,裡面有65張家庭照片,尤其珍貴(2020.05.16)
另一份是小女兒親手製作的照片禮盒,裡面有65張相片,從我們與兩女小時候合照、成長過程陪伴、她們出嫁成家到我們與兩孫合照,將三十幾年來的家庭歷史濃縮在禮盒中,的確花了不少心思,真的是用錢也買不到。
將照片收起,竟是一個精美的禮物盒(2020.05.16)
賀卡也是疫情之下特有的,「爸爸,生日快樂!即使我們很遙遠,你仍然離我們很近!」頗有意思。幸好我們與鄰居關係很好,雖然生日歌聲嘹亮,沒有誰打電話報警,否則,「居家令」下超過三人聚會,將被罰款1500多元。夕陽西下,我們捨別依依,希望來年能夠進屋裡一起過生日、拍照。
生日賀卡上的金字中文,「這麼近、那麼遠」,有意思。(2020.05.16)
打電話給雷夫人,知悉雷一鳴詩翁已經從長期護理院回家,不用再擔心疫情感染。屈指一算,雷一鳴詩翁今年5月27日九五初度,譚銳祥壇主九十三,曾任歐老師九十一,伍兆職詩翁、譚健民詩翁、廖如真老師九十,吳瑞琪姐夫八八米壽,許之遠老師和李錦榮兄八十六,劉家驊詩兄八十,謹恭祝諸位老壽星: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身體健康,龍馬精神!
疫情之下難忘的一次生日聚會(2020.05.16)
筆者還有兩年就是虛齡七十了,不願服老!曾見某君年未五十,卻常以「老朽、老夫」自稱,想起老壽星們期頤在望,仍不稱老,問此君夠資格乎?哈哈!
 (2020.05.21《華僑新報》第15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