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自壽》(《白墨詩詞集》分類)

喜遷鶯
──四二生辰自述
一九九五年四月廿八日
年華流水,換了四二春,半生何謂?欣染書香,難沾銅臭,禿筆一枝堪醉。劫後賦詩滴血,夢裡填詞飛淚。莫笑我,太氣高骨傲,雖貧無悔。
韶光催逝歲。驚見鬢灰,往事別回味。闖蕩他鄉,奔波異域,浪子酒中情脆。幸有室人賢慧,兩女勤學堪慰。百世後,願墨香常在,問心無愧。

齊天樂
──四二生朝有感
乙亥歲四月初七生朝
北國飛雪催人老,生朝又逢今早。壯志盈胸,豪情滿腹,不惑之年初到。疾風勁草。正英歲向榮,高吟詩稿,懶思功名,樂天知命去煩惱。
才疏更偏骨傲,半生虛渡了,青春難找。富貴浮雲,繁華逝水,轉眼晚晴好照。誰言潦倒?自伯牙歸休,子期琴掉,澹泊何求,願書香伴老。

朝中措
──四三初度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六日
年輪初度四三圈,春去若流川。馬齒徒增苦樂,牛衣對泣辛酸。
詩中解恨,書中化怨,杯酒無冤。異國千山紅葉,家園萬里嬋娟。

壽星明
──四四生朝感賦
丁丑年四月初七日
鬢髮催灰,歲月留痕,過了半生。憶童齡喪父,滿門淚水;戰時亡母,遍野槍聲。闖蕩天涯,流離家國,歷盡滄桑人變更。休回首,年華四四,知足無爭!
何求富貴功名?有傲骨、心難平則鳴。嘆冷嘲火諷,窮儒寡慮;炎言冰語,禿筆多情。濁酒千杯,詩書一屋,煮字屠文萬里程。留香墨,讓世間風雨,陪我同行!

四五初度感懷二首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九日
其一
四五韶光何所有?留痕歲月催霜首。
無端戰火鑄恩仇,亂世滄桑分敵友。
歷劫經年少慾求,藏書滿屋多詩酒。
自嘲白墨非疏狂,保我真元摧腐朽。
其二
年逾不惑詩魂老,半百風霜知勁草。
酒後喜聞筆墨香,醉中笑說頭顱好。
寬懷自有有情天,立志從無無價寶。
早悟虛名等鬢灰,千絲盡落除煩惱。

蝶戀花
──四九生朝感賦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
歲月蹉跎人易老。虛度年華,未惜春光好。半百生涯流水去,如煙往事知多少?
權位功名何足道?滿屋詩書,澹泊無煩惱。自問捫心肝膽照,一壺詠月吟花草。

鶯啼序
──己丑年四月初七日五六生朝自述抒懷
二零零九年四月廿七日
休嗟鏡中白髮,嘆年華虛度。乍回首、歲月蹉跎,幾番生死來去。逾半百、滄桑閱盡,如煙往事從頭敘。選一闕、長調抒懷,填「鶯啼序」。
念我先君,離鄉買棹,自揭陽南渡。抵柬域、散葉開枝,四三陽壽作古。忍遺留、孤兒寡婦,欲哭訴、仰天無語。問穹蒼:溫暖何尋?曙光何處?
故園動盪,戰火燃燒,恨腥風血雨。未十八、隻身逃越,暫避西堤;遠走暹羅,泰京落戶。忽傳凶訊,驚聞喪母,人間地獄悲歌泣,筆疏狂、利劍當空舞。招魂淚灑,悼辭憑弔慈娘,黃花遙祭荒墓。
萍蹤佛國,浪跡楓邦,喜賜余妻女。廿九載、移根駐足,立業成家;創會盟鷗,蘭亭雅聚。詩壇唱和,文場馳騁,滿城賡詠書盈屋;最難忘、是探親之旅。湄江兄弟重逢,知足粗安,樂隨貧富。

沁園春
──五七生朝自述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
還有三年,六十將臨,花甲生朝。憶離鄉辭母,烽煙漫捲;避秦去國,風雨飄搖。柬越奔波,暹邏闖蕩,傲骨雖貧不折腰。滄桑閱,笑鏡中白髮,醉裡良宵。
移居海外逍遙。喜賜我、妻賢兩女驕。嘆辛勤寫作,文章百萬;劬勞培育,博學雙嬌。賡詠騷壇,締盟韻苑,廣聚吟林眾楚翹。無悔矣!縱老懷伏櫪,壯志衝霄。

水調歌頭
──歐遊詞草之十四:旅歐適逢六十初度感懷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
臨老遊歐陸,花甲逛花都。虛齡六十初度,康健樂何如!鐵塔躬身見證,聖母垂眉禱祝,知足百愁除。夕照傾杯飲,好友伴征途。
穿小鎮,登古堡,覽翠湖。抒懷吟詠,煙雨山色畫中居。夢境流連忘返,美景疑真若幻,難得享三餘。客旅逢華誕,至愛贈詩書。

行香子
──六五生朝感賦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
倚老方羞,賣老何謀?未期頤、豈肯言休?達摩禿頂,羅漢光頭。笑身無物,生無憾,醉無憂。
樂天增壽,知足銷愁。怎甘心、名利追求?千書苦讀,四海環遊。願春常在,詩常寫,墨常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