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卅六

4月14日(星期五) 香港
八點許起來,將「亞洲之旅其卅五」打字。惠茵和家姐近十一點才起身,潔怡甥女來電話約我們12點45分相見,一起去ICC俯瞰香港全景。其實我們對登高觀光的興趣不大,在紐約世貿中心(卅幾年前)、洛克菲勒中心,在芝加哥威利斯大廈,在台北101大樓,在多倫多CN塔,在滿地可奧林匹克運動場觀景塔頂,都是居高臨下,登高望遠,沒有什麼新意;況且登上ICC的門票一百多元,也不合算,所以家姐打電話給潔怡,叫她帶小澄澄去遊樂場玩,我們去拜祭大姨(惠萍和惠茵的姨媽)。
在伊利莎白大廈19樓窗口拍攝九龍,最左邊的大樓就是ICC
我們和家姐去銅鑼灣UNIQLO買衣服,她們買了幾條褲,又買一件有帽子的風褸給我帶去日本禦寒,因為我的羽絨雪褸已經讓嘉珈帶回加拿大。我先將一大袋衣服帶回家,她姐妹倆去買祭品。回來後,我們和姐夫四個人去「翠華」吃午餐,我喚海南雞飯,惠茵喚三絲炒麵和冰鎮奶茶,家姐和姐夫分享一客芝士焗豬扒。
1984.03.24與大姨和近六個月大的嘉珈攝於黃大仙祠
然後乘搭102號巴士過海去深水埗,在長沙灣道楓樹街下車,步行經汝洲街、基隆街、界限街去大南街164-166號「青松觀」,上三樓,裡面供奉成千骨灰龕,我們找到了大姨和四舅母的靈位,擺下祭品,焚香膜拜,並燒衣紙。我用筆寫下大姨和四舅母的出生逝世年月日,再向兩位長輩鞠躬,然後離開。大姨終身沒嫁,與岳父母同住;想當年她在世時,幫我刮痧,弄我愛吃的飯菜,彼此經常聊天,還陪我去黃大仙拜神、求平安符,我最後一次與大姨拍照片是1989年初,當時61歲的岳母剛逝世,惠茵帶兩女來奔喪,我因成衣生意走不開,等到岳母百日忌時才回港拜祭,大姨因痛失胞妹,身心交瘁,翌年(1990)便辭世。過去每次回港都來去匆匆,今次總算有時間給她老人家上一炷香。四舅母活到97歲才仙遊,記得我曾帶才幾個月大的嘉珈去旺角塘尾道拜訪過她。
九龍長沙灣鴨寮街
離開青松觀,我們沿南昌街步行去鴨寮街,這條街專門售賣電子零件和電子產品,據說十九世紀時這一帶是大海,附近有農田、魚塘,填海後曾經有飼養鴨子的鴨寮,因而得名。我們買了一些東西,如隨身小風扇、充電寶、行李姓名地址牌等。在桂林街拐去汝洲街,見到欽洲街那座巨大的「西九龍中心」,姐夫先去餐館上班,我們在大樓逛了一會,買話梅後離開。在長沙灣的藥房買特價咖啡粉、紙巾,惠茵在美食中心買泰國豬肉乾、榴槤糯米糍,然後在深水埗站下地鐵回銅鑼灣,在時代廣場附近耀華街「聰嫂星級甜品」,我吃榴槤黑糯米,惠茵選榴槤水晶珠,家姐喚椰汁椰果西米露,十分美味可口。手機顯示,今天步行9698步,5.17公里。
「聰嫂」榴槤水晶珠
惠茵今晚收拾行李,潔怡來聊天,打電話約了的士明天早上八點鐘來伊利莎白大廈接我們去赤鱲角國際機場。復活節長週末,嘉珮和子鵬前天到了紐約,臉書上貼的都是吃的東西,她在視像電話中希望我們日本之行玩得開心,拍多一些照片寄給大家分享。

我明天會帶富士電腦去日本,每天可以將照片儲存,也可以繼續將「亞洲之旅」各篇打字。國偉幫我們買日本SIM卡,可以上網和通電話。現在是香港時間晚上11點半,寫完這一篇,便要爭取時間睡覺,因為,從明天開始,每天都要步行很長的路程,正如老同學從京都寄來微信寫道:養精蓄銳,才能「暢遊」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