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四十二

4月20日(星期四) 日本大阪
昨晚睡得真好,一覺到天亮,直到國偉的電話,大家才醒來,八點鐘在大堂集合,在酒店樓下的「星乃咖啡店」吃早餐,約三千元。然後出門,步行去難波站,買車票每人單程920元去和歌山,再乘搭117號巴士去海南終站,每人510元,下車才付款,淑芬交給司機2550元。
巨大的吞拿魚比人還要高
下巴士後步行去海邊,看一群人在垂釣。在紀州土特產店兜一圈,買雪糕吃。然後去著名的「黑潮市場」,先在門口擊鼓,再入漁市場。
在進入「黑潮市場」前先擊鼓
遊客來此的主要目的是觀賞鮪魚解體,我們剛好趕得及看師傅表演。鮪魚的「鮪」字不讀「有」而讀「偉」,俗稱吞拿魚,是從英語Tuna音譯過來的,最大的體長3.5公尺,重達六至七百公斤,其肉紅色,是因為含有肌紅蛋白所致。日本人喜歡把吞拿魚切成生魚片,稱為Maguro,而魚腹稱為Toro,是最肥美的部份。
鮪魚解體
2013年,有一條在日本青森縣大間港捕捉的藍鮪吞拿魚王,於築地魚市場拍賣,222公斤賣1366萬港元(1554億日元)破紀錄天價,由東京著名連鎖店「壽司三味」的喜代村公司投得,平均每公斤70萬日元(6.15萬港元)。「黑潮市場鮪名人」的表演,吸引了數百名圍觀者,他的純熟刀法,才幾分鐘功夫,就將這條大吞拿魚中間的骨取了出來,贏來了全場熱烈的掌聲,我用照相機將整個吞拿魚解體過程錄影。
「黑潮市場鮪名人」的刀法,贏得圍觀者的熱烈掌聲
接下來是將剛切下的鮪魚肉出售,在長長人龍中能搶到一塊Toro也算有本事了,我們各顯身手,搶到幾碟,排隊去付款後,再到食堂「生」食,頗有茹毛飲血的感覺,也算開了眼界。我們又吃烤鮑魚和其他幾樣刺身,然後去逛市場。我一直機不離手,拍了許多魚市場海鮮照片。各人都買了不少東西,包括紀州梅酒和其他和歌山土特產。
「歐洲之門」令人以為到了歐洲
離開黑潮市場,由於要等巴士出市區,我們在「歐洲之門」拍照。都說日本人擅長模仿,將歐陸建築風格搬到這裡,照片中令人以為自己置身於羅馬、威尼斯、維也納,以為到歐洲旅行。
和歌山「黑潮市場」留影紀念
乘搭24號巴士去南海車站,五個人照樣付2550元,我們每人又買920元車票回難波。上網查看和歌山的歷史和其他景點,希望下次能再回來。
黑潮市場
回到酒店,將東西放下,然後去逛商品,去0101購物中心,由於嫌商品不夠高檔,又過對面高島屋,家姐買了一雙日本製造的小童鞋子八千元送給小澄澄,她們姐妹倆都看中自己喜歡的手袋,但日本營業時間是晚上八點就休息,恐怕來不及了。我們在高島屋關門前離開,去「京乃百年洋食」吃西餐,花了一萬二千多元。
高島屋是著名的百貨公司,專賣高檔貨
今天步行了13240步,8.33公里。明天就結束日本 之行回香港了,日本的消費很高,其中交通費非常昂貴,每程的車票由二百到九百不等,每天都要花可觀的一筆。紙幣最大面額一萬元,還有五千和一千,其餘是硬幣,有500、100、50、10、5和1元,身上總會有大量的硬幣。日本的電壓和插座與加拿大一樣,但汽車駕駛方向盤與香港一樣在右邊,只有大陸汽車方向盤與加拿大一樣在左邊。日本很少有垃圾桶,國民素質很高,自覺性特強,自己製造的廢棄物自己解決,有的帶回家拋棄,我們則帶回酒店丟掉,所以即使戶外極少見到垃圾桶,地上也不見一塊紙屑或一枝香煙頭。一個國家的國民修養,就應該從廢物處理和廁所衛生開始,如果連這最起碼的問題都解決不了,變成用鼻子就能找到茅廁,還談什麼文明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