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十五

3月24日(星期五)香港
昨晚服了感冒藥,喉嚨疼痛,聲音沙啞。今早未六點便起來。開富士電腦,無法上「無墨樓‧麗璧軒」博客編輯,問我的加拿大手機號碼以便給密碼登陸,但我的手機沒有帶到香港來,而谷歌則通知我,在香港有人試圖入侵我的博客,奈何?只好先將「亞洲遊記」打字,回到加拿大後再將49篇逐一貼上。在富士電腦寫「亞洲之旅」,已經完成其一到其四。
和家姐、強哥到「鍾廚」飲茶
十點許我們和惠萍家姐逛街,到銅鑼灣時代廣場12樓「鍾廚」飲茶,除了我們三人,還有來自夏威夷的強哥(陸振華堂哥)。我自2000年他和大嫂到加拿大滿地可時見過一面,時隔17年,再見於香江。喚了十幾樣點心,家姐下午要見牙醫先走一步,我們聊到近三點才散席。
銅鑼灣書店
和強哥分手,在銅鑼灣逛街,在美心西餅店買包點,然後回來,小睡一會,起身後繼續寫「亞洲之旅」。
今晚在「滬江」吃上海菜,祝惠萍家姐生日
今晚,甥女潔怡請客,慶祝媽咪生日。我們和強哥、大嫂等共八人,在銅鑼灣利舞台廣場「滬江」吃上海菜,拍了不少照片。
去旭輝西藥房配藥
我的感冒越來越嚴重,潔怡說可以找政府註冊藥劑師配抗生素消炎藥,不必見醫生。散席後,我們去「旭輝西藥房」,配了五種不同顏色的藥丸和止咳藥水共9份,服用三天,每天三份,以及喉糖,共208元。回來後立即服用。
嘉珈今晚在上海Ritz飯店用晚餐,背景是東方明珠塔。
洋女婿舍德立從滿地可起飛,在多倫多轉機來香港時,因機件故障需換另一架飛機,延誤兩小時,明天下午由原來的兩點鐘改為四點鐘抵達香港。和嘉珈通視像電話,她正在上海Ritz飯店吃晚餐,座位背面正好是東方明珠塔,拍了照片寄過來。我們相約明天在香港機場見面,一起等舍德立的誤點航機。

潔怡甥女在「鍾廚」訂了星期日晚的宴席,連小孩共十五位,除了給媽咪慶生,也為我們從加拿大來的四位親人洗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