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十九

3月28日(星期二)香港
整晚咳嗽得厲害,乍冷乍熱,渾身不對勁。終於捱到天亮,惠茵幫我刮了一身痧。一直迷迷糊糊睡到近十一點,這是從未試過的。惠茵喚醒我,謂去看醫生。原來惠萍家姐也病倒了,肯定是被我們傳染。
陳宇鈞醫生的醫務所有十幾個人在輪候
我們三人出門,步行去軒尼詩道555號銅鑼灣崇光百貨樓上東角中心第18樓,上面全部是私家醫生。先去家姐常去的陳宇鈞醫生掛號,只見有十幾個人在輪候,也許到了下午也未必能輪到我們。在隔鄰眾多醫務所中,我看到一位林超奇醫生,畢業於加拿大亞省和緬省,一股親切感促使我推門進去,也不需要等候,似乎沒有病人喜歡來,我們三人很快就一個挨一個的進去又出來,每個人收費630元,給了我不同顏色的八種藥,分別是止咳藥水、喉糖、感冒藥、化痰藥、睡眠藥、收鼻水和抗敏感藥、減少胃酸藥、消炎藥,必須四天服完。我看到那一大包五顏六色的藥丸,搖頭嘆息。要是在加拿大,每天一粒抗生素就完事。惠茵五種藥,家姐六種藥,她說如果在陳宇鈞醫生,收費只有280元,怪不得林醫生醫務所冷冷清清,門可羅雀。

離開醫務所,到「車記」吃車仔麵,味道很差,回家服藥,三人各自睡覺,藥物發作,一覺醒來天已黑,再迷迷糊糊睡到晚上九點,起來吃碗白粥,服藥後又去見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