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廿八

4月6日(星期四)香港
凌晨三點半起來,查看微信,有好友請我代撰一輓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再也睡不著,腦海老是構思,終於忍不住而起床,在手機上完成,寄回加拿大後,才能安心睡下。

今早八點鐘起身,將「亞洲之旅其廿七」打字後,眼皮已睜不開,又去見周公。醒來已快十一點了,看新聞報導,昨夜十二點許,一輛從筲箕灣開出的電車,在中環屈地街轉彎時翻側,車上十四人受傷,幸好是午夜,要是在白天繁忙時段發生,一定會有更多人傷亡。
「越棧」一碗越南牛肉粉味道不錯
喝杯濃咖啡,吃點麵包,算是早餐。下午兩點,我們和惠萍家姐出門,她帶我到希慎大廈九樓的誠品書店,然後和惠茵去街市買東西、吃午飯。我看了一會書,到十一樓飲食天地,在一家名叫「越棧」的越南餐廳吃一碗牛肉粉,一杯凍檸茶。填飽肚子後,再回書店看書。猶憶2015年9月26日,我曾經來過這裡,買了幾本書,其中包括《百年大師》(上下),後來去台北,也專程到誠品逛書店,在裡面一家飯館吃牛肉麵,喝珍珠奶茶。銅鑼灣希慎大廈第八、第九、第十層樓都是誠品書店,我被歷史書籍吸引,足足呆了幾個鐘頭,幾乎每一本書都要翻一翻,涉獵一下,喜歡的書實在太多,精挑篩選,頗難取捨,入選的十來本,又再抽出一些,直到最後只剩下六本,都要八百多塊錢,比昨天在三聯買的七百多元還要貴,但一想起我是這些書的擁有者,心裡還是挺舒服,值得!我買的六本中,有厚五百多頁的《泰國史》和《中國通史大全》,有今年一月剛逝世,享年111歲的語言文字學家周有光的巨著《世界文字發展史》,還有《中國建築圖解辭典》(與日前買的《西方建築圖解辭典》是套書)、《數字看天下》。
將波爾布特的照片誤為喬森潘,貽笑世人!
最後一本我放下又拿起的,是《我與紅色高棉》,由陳紹光譯自2003年喬森潘法文版原著《柬埔寨現代史和我的境遇》,算是這赤柬頭子的回憶錄或懺悔錄。陳紹光是柬埔寨華僑,1932年在磅針出生,因參加「革命工作」,曾兩次被法國殖民當局驅逐出境,回中國後成了中共黨員,調入國家對外文化聯絡委員會,1961年負責接待來華學習的西哈努克三位王子。後又調入國家外文局圖書出版社,任法文組組長、專家組組長。1973年調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先後擔任亞洲二局老柬處負責人、處長、副聯絡員。1992年離職退休,2010年9月逝世。像這樣對柬埔寨十分瞭解的譯者,想不到在他死後五年才面世的中文版譯著,卻因為出版社香港天地圖書的疏忽或無知,連最起碼的校正常識也沒有,居然出現如此荒唐的失誤,把波爾布特的照片貼在本書內頁,並註明:喬森潘(1931-)。只要翻開任何一本百科全書,都知道這張照片是赤柬第一號殺人魔頭波爾布特,真不明白翟惠洸女士又是如何校訂,竟能犯上如此低級的錯誤?我必須將這謬誤告知出版社,希望下次再版(如果還會有人買的話)時更正。
中文版翻譯者陳紹光的履歷
離開誠品,步行回伊利莎白大廈已經五點多。除去嘉珈幫我帶回加拿大的書不算,連同今天買的,我已經有18本,必須裝箱郵寄回滿地可。還有三個星期就要回去,我必須再去幾趟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三聯書店,才「不枉此行」。
惠茵弄她拿手的潮州水晶包
今晚,惠茵弄水晶包、金邊粿條,國翔哥、振中甥婿、潔怡甥兒等都來分享,國偉弟來電話,約我們明天去九龍城吃清真牛肉。香港今天氣溫高達27度,家姐開冷氣,才能安坐家中看電視劇《與諜同謀》、《心理追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