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卅一

4月9日(星期日) 深圳
七點許起來,將「亞洲之旅其卅」打字。十點家姐起身後,我們步行去銅鑼灣利園山道「太興」吃早餐。我自己先回家,她們去街市買東西拜山。
今日深圳街頭
十一點半,我們帶了祭品,乘搭102號巴士過海去九龍紅墈火車站,與國偉弟和弟媳黎淑芬會合後,下東鐵線去羅湖,國彬弟已經從他住的九肚山來羅湖站等我們,他們都帶了很多祭品、衣紙。我們在羅湖通關,進深圳時家姐陪我們過中國邊防海關,香港居民在下層出關口,我們持外國護照的旅客在樓上出關,大家集合後,淑芬打手機聯絡出租車,尹先生約我們在7-11便利店前見面,他去停車場把七座位車開來。
高樓林立的深圳
我在前座,與尹先生暢聊,他老家在湖南株洲,離湘潭很近,來深圳廿年,仍無法說粵語。我告訴他,有朋友也是湖南老鄉,又談及長沙會戰、韶山沖、衡陽等,他對中國貪官污吏恨之入骨,發了大堆牢騷,對朱鎔基大表崇敬,並透露如今打老虎,沒有大款敢明目張膽花錢,以前貪官橫行,小費出手大方,一給就是兩百元。我們顧著聊天,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大鵬灣華僑墓園」。
1984.03.18與岳父母帶嘉珈遊廣州中山紀念堂
很快就找到岳父母的墳墓,座落在第一排,墓園人員來打掃,我們給三人小費後,擺下鮮花、燒肉、肥雞、糯米飯、包點(馬拉糕、白糖糕)、點心(蝦餃、燒賣、潮州粉粿、煎堆)、蘋果、草莓、茶、酒、香燭衣紙,我還是第一次來,惠茵和嘉珈以前曾來過,希望以後有時間多來。凝視墓碑上岳父母遺像,勾起我一連串回憶,我們曾一起去廣州、肇慶,一起度過難忘的旅程,如今陰陽永隔,怎不令人感慨萬千。我們兒女媳婿先後上香,又代無法到來的國翔哥和遠在北愛爾蘭的惠茱妹給爸媽上香,然後在墳前用餐,把所有祭品都報銷,才上尹先生的車返回深圳火車站,他收費400人民幣,並遞了新名片,囑咐下次來掃墓記得再找他。
深圳東門町廣場
國彬弟先回香港,我們五人逛深圳大街,在東門駐足,到東門町廣場美食街兜一圈,惠茵買她愛吃的榴槤雞蛋仔。我的照相機捕捉每個鏡頭,幾乎每個攤位前都有擁擠的食客,有一家旋轉火鍋店,每人一火鍋,所有食品在運輸帶上不停旋轉,你愛吃什麼就盡情拿,自助任食,座無虛席。我們又逛一會檸檬城商場,然後下地鐵,在老街站去大劇院站,逛萬象城,在Ole超級市場買水果、飲料,附近就是深圳書城,我很想去走走,但見到大家都很累,不忍心讓他們陪我,只好作罷。我們到萬象城四樓一家「江南廚子」吃杭州菜,取了號碼,等了約半小時才有位子。喚一壺西湖龍井,幾樣小菜,有筍乾老鴨湯、海味豬手、杭州雞毛菜、香椿炒蛋、雪菜炖豆腐、雪菜春筍蠶豆、西湖糯米藕(甜品)等,連服務費548元。
深圳「江南廚子」杭州菜館一副立體畫
搭地鐵去羅湖站,過中國邊防和香港海關,上東鐵線到紅磡,和國偉夫婦分手後,乘搭112號巴士回銅鑼灣。我們每個人都累壞了,手機顯示,今天步行了16372步,9.03公里。

惠茵分別和兩女通了視像電話,知道車棚已經拆了,雪已融化,嘉珮復活節假期將去紐約玩幾天,並告知每個星期都有幫我取滿地可當地華文週報,從未中斷,回加拿大後可以一口氣閱讀七週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