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第995篇:《詩遇》

今早接到澳洲文友心水傳來的電郵,告知台灣著名詩人洛夫於當地時間3月19日凌晨3點21分在台北榮民總醫院病逝。他生於1928年5月11日,還有兩個月就九十歲,與余光中同齡,兩人都肖龍;余光中10月21日生,比他小五個月,去年12月14日逝世,比他先走三個月。李敖則和他相差一天辭世。
與洛夫在台北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時合影(2010.12.02)

我與洛夫有幸相遇,那是2010年12月2日在台北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時的事。我以前寫新詩,所以很喜歡讀余光中、洛夫、非馬、向明的詩,也剪存了他們的詩貼滿幾本剪貼簿,這是今日上網搜索資料的年青一輩無法想像的。那一次台北之行,我遇見了洛夫、非馬、向明、張默、管管、林明理、陳若曦等詩人、作家,並與他們拍了照片留念。我和洛夫邂逅時,他笑說:「怎麼加拿大就只有你一個人來?其實我來自溫哥華,應該算是加拿大,但他們主辦單位把我歸入台灣了。」
洛夫在《2010世界詩選》上簽名
當天下午專題演講,分別由洛夫和余光中主講,我全程用錄影機錄下了洛夫的演講,對現場即席翻譯英語的李小姐印象頗深。洛夫談到詩的前景,對商業化趕潮流的口水詩大力抨擊,強調詩要有自己的定位,不能為迎合讀者口味而降低水準。第二輪演講會時,因余光中缺席而臨時取消,改為詩歌朗誦;這難忘的情景都寫入《詩詞之旅其五》中。離台赴港,我在中華書局買到了全套《中國大百科全書》,「洛夫」條目就在第15卷第102頁上,對他獲提名諾貝爾文學獎給予極高評價。
洛夫書法《詩的葬禮》
很喜歡洛夫的詩,更喜愛他的書法。他的詩,簡潔,明快,沒有矯飾,有一首《詩的葬禮》:「把一首/在抽屜裡/鎖了三十年的情詩/投入火中/字/被燒得吱吱大叫/灰塵一言不發/它相信/總有一天/那人將在風中/讀到。」像這樣淺白而寓意深遠的詩,是爐火純青的境界才寫得出來。
余光中贈送《我的心在天安門》一書封面
我讀余光中的詩是從剪報開始的,後來就陸續買他的詩集,越買越多,也買關於他的評論。1989年9月27日,他來滿地可出席國際筆會,許之遠老師也來,我負責接待,記得在唐人街金豐午餐,還喚了鴻圖窩麵。當時同席還有俞若淵、齊邦媛、范我存等。
席上,余光中將一本他編的《我的心在天安門》贈送給我,還用秀麗的鋼筆字寫上:「白墨先生惠存  余光中  一九八九、九、廿七」。我向他提及林希翎和李敖這兩個人,他詳細描述。翌日,我開了車載余光中夫人范我存去皮草店,晚上,到Bonaventure酒店頂樓出席國際筆會,我將大陸出版的《余光中情詩百首》相贈,他很驚訝,因為連作者本人都不知道有這本書。
心儀已久,多年後在台北喜遇向明,有幸與他合影
1988年5月我寫《圖騰崇拜與龍的形象》,刊登於1988年6月多倫多《時代週報》第162和163期,篇末引用向明《龍的形象》(《作家月刊》),轉眼就是30年。這篇文章修改後,就成了《麗璧軒隨筆》第24篇:《說龍》(1997.02.28《華僑新報》第314期)。當在台灣見到向明時,情不自禁的告訴他我讀了《龍的形象》之感觸,與他合拍了照片,相信他對我這個知音一點印象也沒有。後來我在台北重慶南路三民書局又買到向明詩選,可惜無法找他簽名。
在台北與詩人非馬喜相逢,一圓瞻韓之夢(2010.12.02)
非馬著作等身,但卻很謙虛,待人真誠,彬彬有禮,大家又是潮州人,彼此用潮語交談,份外親切,初次見面,我請他在《世界詩選》上簽名,在回加拿大後,將《白墨詩詞集》寄給他,隨即收到他的幾本新詩集。
和非馬在美國重逢,與大會主席Lackovich、許之遠老師合影(2011,08,29)
2011年我與許之遠老師赴美國威斯康辛州肯諾莎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有幸又與非馬相遇,他從芝加哥來,我們一起乘搭巴士,又增加聊天的機會。當時我的個人專訪刊登出來,內中有眾詩人的合照,我傳給非馬,他在其博客上轉載。很崇拜非馬,就因為他,使我開始喜愛新詩,《泣歌》新詩集出版後,我轉向舊體詩詞,一別新詩已四分之一世紀矣!是時候重拾舊筆再寫新詩了。舊體詩詞宜用真名,新詩就可以用白墨冷火炎冰啦!
詩人非馬在《2010世界詩選》上簽名(2010.12.06)
每年郵寄賀卡,非馬都會給我回覆;今年他寫道:「國才兄,收到美麗的賀卡,非常謝謝!在這個電子卡橫飛的年代,更顯得溫心。祝闔府春節快樂,幸福健康!」我將近百位同學、親戚、好友、文友的回覆全部蒐集彙編,打印後裝釘成冊,厚16頁,永遠保存。這是友誼的見證,是人生的腳印,是活著的每一天最珍貴的記錄。
非馬的簽名
在那本《2010世界詩選》上簽名的詩人很多,包括洛夫、張默、非馬、管管、丁文智、辛牧等,以及外國詩人數十位。2015年,第35屆世界詩人大會因為韓國流感而延期,我雖然一早訂好機票卻不能赴會,只有在香港和台北逗留數天。許之遠老師、紫雲、陸蔚青等出席,可惜非馬沒有到台北,紫雲無法轉達我的問候。她幫我帶回《2015世界詩選》,內中有陸蔚青的兩首新詩:《吾愛─寫於蘇州耦園》和《新書》;紫雲的兩首詞:《御街行─歸懷》和《雪梅香─列席胡曉明教授專題講座感賦》;我也發表兩首詞:《齊天樂─與許老師赴美出席世界詩人大會感吟》和《燭影搖紅─敬悼鍾鼎文詩公病逝台北》。2016年第36屆在捷克布拉格,詩人索非有出席;2017年第37屆在蒙古烏蘭巴托;2018年第38屆10月10日到16日在中國貴州綏陽舉辦,未知到時有幾位赴會?現在可以開始報名。
許之遠老師和紫雲、陸蔚青出席世界詩人大會,與楊允達院長合影
(2018.03.22《華僑新報》第14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