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第1004篇:《溫情》

母親節,小可兒一大早來給外婆送花
今年母親節,適逢大女兒去魁北克市出席博物館活動,小女兒去溫哥華出差未回,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猶憶2012年我和老伴在法國巴黎度過。但今年不同的是,首次當上外婆,所以小可兒一早先回來拍照片,老伴收到兩束鮮花,一束是女兒送,另一束是孫女送的,然後他們一家三口才開車去魁北克。我除了一張賀卡,就是去買兩隻大龍蝦和兩隻雪蟹回來,配上白葡萄酒,大快朵頤!

看看中國在哪裡?
洋女婿去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出席國際會議四天,長女帶了小可兒回娘家,兩老樂得每天有小孫女陪伴左右,平時冷清清的屋子頓時熱鬧起來,我們買了張動物圖案墊子,搬出家中大小地球儀,女兒笑我這麼早就給孫女上地理課。我說,一點不早!妳不到兩歲已能指出多個國家的準確位置。
地球儀也是不錯的玩具
後園的兩株山楂樹開花了,今年開得特別燦爛,又開得很及時。因為,適值一年一度先父忌日,姐夫、大姐和眾甥們攜兒帶女光臨寒舍,大家可以和滿樹粉紅花朵拍照。
山楂樹落花滿地,花徑粉紅。
山楂花一般就綻放兩三天,便被風吹落滿園,美景很少會留住超過五天,花謝花開又一年,落英滿地,又要等待明年。今天,山楂樹落花瓣瓣,花雨如詩,滿園殘瓣。幸好這幾天一直用手機拍下山楂花,留下難忘一刻。
山楂樹開花,小可兒與老姑、老丈、外公、外婆合影
昨天一早起身,收到亞省愛民頓曾任歐(習之)老師電郵,附贈手書函件,祝我三喜臨門:六五生辰、榮晉外公、麥大畢業;又聽到廖如真老師和法國二姐電話留言。我因感冒多天,聲音沙啞,大姐的電話卻不能不聽,她祝我生辰快樂!
與姐夫、大姐、兩甥女、兩甥孫在山楂樹下合影(2018.05.19)
大女兒提議一起去吃午餐,我開車去接姐夫和大姐來,我們和小可兒一起在山楂樹下留影,然後開了兩部車,到拉娃新區Centropolis一家Elixor用膳;小可兒十分乖,全程合作愉快,沒有哭鬧,還笑容滿面。大姐給我一個紅包,祝我一切順利,添福添壽,令我想起母親;每年我生日,她會煮一碗甜麵加雞蛋,又會給我一封利是。如今踏入六十五歲門檻,正式加入老人行列中,下個月起便領取養老金。人的一生歷程,由稱呼之變化而知,從小弟弟、小哥、小夥子、年輕人、小老弟、大哥、阿叔、阿伯、大爺、老伯、阿公,怎不感慨萬千?
小可兒在「臉書」祝公公生日快樂!
昨晚到杜魯多機場迎接從溫哥華歸來的小女和她的另一半;小婿利用四天長週末飛去溫城與伴侶會面,上次他去瑞典公幹,小女利用長週末專程飛一趟斯德哥爾摩,如今算扯平也!小女說她總算趕得及回來給我慶生,但我說感冒未癒,不宜喝酒,她於是和姐姐約定星期四晚上到Moisher牛扒屋為我舉辦生日宴;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我感到很溫馨。兩女日前特地安排我前往一家時裝工作坊見一位著名服裝設計師,度身訂製一套西裝,並指定要趕在5月29日前完工;原來是送給我參加麥基爾大學畢業典禮的禮物。她們在網上租了黑色禮袍和方帽,並約定屆時會讓六個月大的小可兒出席,給外公打氣。老同學知道後,贈我一首《調笑令》,遣詞用句十分生動,趣味盈然,好詞!
將許之遠老師墨寶裱鑲入鏡框
許之遠老師八四榮壽,廖如真老師八八米壽,我買了兩張賀卡,用Sprocket打印了小可兒照片,分別貼在生日賀卡上,給老壽星拜壽。兩週前,將許老師贈《麗璧軒隨筆》千篇的書法拿到唐人街裱框,日前到中國畫廊向張連奎畫家取裱鑲好的許之遠老師墨寶,懸掛客廳中。家裡收藏的字畫,除了許老師,還有張德潛老師、郭燕芝老師、陳國暲老師、施世雄書法家、譚超常書法家、樊鳳舞書法家、姚奎畫家、陳渥金石家、李錦榮書畫家、韓培元醫生等人作品,都是親自署名落款饋贈,值得珍藏。如果全部裱鑲,唯恐沒有地方懸掛,因為家裡的四壁牆都被書架填滿,臥房則被落地世界大地圖侵佔,地庫也一位難求。多年來獲頒的牌匾,都收藏在抽屜中「冷藏」,無法示眾矣。
許之遠老師手書拙詩《四五初度感賦》和《齊天樂──四五生朝》
收到林明詩兄來信,並附來他在2010年的一頁日記,原來他八年前曾經抄錄詩壇作者信天翁的一首詞《雨霖鈴》,入詩會後卻不能在《各家詩詞集》中找到信天翁,直到上週本欄《見抒》中曾提及出席何宗雄校長追思會的詩友,才驚喜知悉「韓修乾就是信天翁」。我也間接分享林明詩兄的溫馨,並借此轉達給韓修乾先生。翻查《詩壇統計表》,信天翁於2008年8月15日加盟詩壇,總共發表七律221首,七絕51首,七排3首,五律66首,五絕7首,五排8首,詞117首,聯2副,其他6首,合計481首,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舉足輕重的一枝健筆,希望早日見到韓先生重返「詩壇」。另一位久別「詩壇」的健筆,是詩會創會「試刊號」就開始加盟的梅桂林(雪梅)先生,他一共在「詩壇」發表過662首詩詞。日前向他邀稿悼念何宗雄校長,可惜截稿前仍收不到詩作,上週才發現悼詩刊登在《華僑時報》「心聲」版。與梅桂林先生一起淡出「詩壇」的,是遷居多倫多的滿清海(海語)先生,他於2001年加盟詩會,一共發表了469首詩詞。希望梅、滿兩君能重返「詩壇」。

何校長夫人徐如茵女士寄來一張感謝卡,並附來一函,衷心感謝詩友們的悼念詩詞,感謝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在百忙中抽空出席何宗雄追思會;字裡行間,充滿溫情誠意,讀後令人感動!
(2018.05.24《華僑新報》第14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