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第1002篇:《何公》

何公在詩會成立六週年雅集上朗讀詩作(2005.11.6)
乍冷淒風,微寒苦雨,滿城愁緒。天堂路上,溪鹿、永存為侶。眾吟朋、淚灑悼詞,送公駕鶴西飛去。問仙鄉多遠?詩書幾袋?有誰陪否?
無語!陰陽阻。哭雲壤途遙,痛錐心腑。當年雅集,朗誦《可余亭序》。憶揮毫、倚馬句成,《雪泥鴻爪》留巨著。育學童、辦校傳薪,德業垂千古! 
──《鎖窗寒》敬悼何宗雄校長千古

上週五(5月4日)清晨,接到吉勝英女士電郵,告知何宗雄校長於5月3日下午三點許病逝。何夫人徐茹茵女士來電話,我詢問詳情,並致以深切慰問,希望她和家人節哀順變,保重身體為要。隨即發出邀稿信給全體詩友,通知大家寄來詩詞,將於《詩壇第825期》刊登特輯。很快就收到黃國棟、雷一鳴、譚銳祥、伍兆職、許之遠、李錦榮、鄭石泉、林明、馬新雲、崔船甫、姚洪亮、江麗珍、鄭懷國、陸蔚青、唐偉濱、朱九如、莫海波等詩詞大作。我填一首《鎖窗寒》,又寫篇祭文貼在網上。

這幾天不分晝夜,從《麗璧軒隨筆》一千篇中,找出與何公有關的文章超過八十篇,按時間先後次序排列,摘錄或全文連線,匯編成「懷念何宗雄校長」特輯,諸君可以到「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瀏覽,我打印出來,竟11頁一萬三千多字。詳細記載了何公2003年加盟詩會,到2013年住院停筆,十年間參加過的歷次雅集、詩宴,配上詩友之照片,是研究何公晚年文學活動最好的資料。
鹿鳴園雅集,種下梨樹(2007.08.25)
右起:汪溪鹿、何宗雄、雷一鳴、譚銳降、伍兆職
全文連線的隨筆一共14篇,包括:第366篇《雅聚》、第410篇《雅敘》、第460篇《雅會》、第466篇《雅事》、第476篇《拈韻》、第570篇《鹿鳴》、第613篇《可余》、第631篇《紀錄》、第645篇《僑校》、第646篇《雅緣》、第663篇《雅趣》、第670篇《雅吟》、第685篇《謝師》、第970篇《追憶》等。其中無墨樓、可余亭、于遠樓、玉瓊樓、鹿鳴園數次雅集,都有何公足跡。

詩會成立以來相繼送走了18位詩友,李少儒(2005)、林盛羽(2006)、區家相(2006)、陳桂(子漢)(2007)、姚奎(2007)、陳渥(2010)、郭燕芝(2011)、劉能松(2012)、薛世祺(2014)、陳國暲(2014)、蘇朝(2015)、汪溪鹿(2016)、曾廷昌(2016)、王一洲(2016)、吳永存(2016)、雷基磐(2017)、何宗雄(2018)。「詩壇」先後刊登過五個紀念特輯,分別悼念子漢、劉能松、汪溪鹿、吳永存和何宗雄。
鹿鳴園雅集,左起:懷石、汪溪鹿夫人黃明嬋、何宗雄、譚銳祥。
本文不寫何公簡歷生平,只著重及15年間之來往詩交、筆墨情緣。查看「詩壇統計表」,何公十年間一共發表作品227首,包括七律127首,七絕56首,七古24首,五律7首,五絕2首,詞11首。諸君可以到「詩壇」網頁「各家詩詞集」中找到《何宗雄詩詞集》。
可余亭雅集(2009.09.05)
左起:潘潔心、伍兆職、譚健民、黃道超、懷石、何宗雄、譚銳祥壇主
何公加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第一首詩,是一首古風「誠謝白墨君贈《滿城賡詠集》」,刊於2003年3月7日「詩壇第167期」;他最後一首詩是「八一生辰感詠」,刊於2013年10月11日「詩壇第709期」,由夫人手抄。我收藏了他和夫人筆跡,幾回重讀,往事如煙,前塵若夢,感觸良多。
臺灣省立建中畢業照片(1956)
我於1997年5月17日赴維生豆腐廠參觀魁北克華人藝術家協會演出綵排,首次與何公相見,後來譚銳祥壇主多次安排一起飲茶,曾多次向何公邀稿。2001年2月,收到何公贈送新書《自做豆腐吃出健康》;2002年12月詩會出版《滿城賡詠集》,我驅車去學校送交,何公終於給「詩壇」來寄來第一首詩。此後,我們彼此過從甚密,電話信函從未間斷;2003年9月,何公贈我竹子,並到寒舍參加無墨樓中秋雅集;他愛女出閣,我有幸獲邀出席婚禮,即席贈詩祝賀。何公喜弄弦,過去每年公祭大典,必親自率國樂團登台奏樂。
許之遠老師《可余亭序》
2004年11月,何公後園亭子落成,我遵囑構思,以「可余亭」命名,並親自赴多倫多,懇請許老師為亭子題字;記得當時是2005年元旦,許老師聽說何公索墨,一口答應,翌日便完成《可余亭序》。他先寫一次,後來再抄另一宣紙上,我要求他將第一手稿給我珍藏,將重抄的墨寶帶回滿地可,交給何公裱褙,鑲進鏡框,懸掛廳中。並邀請眾詩友先後三次雅集,即席揮毫,聯吟覓句,發表報端,留下詩壇佳話。
瑞士大學照片(1964)
何公用瑞士大學獎學金在法國里昂大學唸博士
1979年,何公創立蒙城中文學校(後易名魁北克中華文化教育學院),1999年廿年校慶,我為特刊撰稿;2009年,卅週年校慶時,我撰寫《僑校》。每年中文學校畢業典禮,我與壇主譚公都會出席觀禮,給學生頒獎。何公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我有幸能參與編輯工作,並為該書作序。2010年9月18日,何公於紅寶石酒樓設壽宴,並慶祝新書面世,許之遠老師專程從多倫多前來祝壽,上台演講,乃城中盛事也。
維生食品公司成立廿週年,眾詩友即席聯吟鶴頂格一首(2004.01.04)
六年前何公住院,我和內人前往醫院探病,並先後與許之遠老師、伍老兆職、吳老永存前往療養院探望,還拍照留念。何公送我們到電梯口,看到他堅強的求生意志,我深表欽佩。何公從南岸轉來滿地可NDG療養院後,我與許老師在何太陪同下去探望他一次,當時他很虛弱,不能起身,只躺在床上。去年6月公祭,我打算與譚公、伍老在祭典結束後一起去探訪何公,可惜何太已有約在先。何太在狗年賀卡中附來一信,告知何公近況。

今年1月,許之遠老師寄來一首「新年懷何宗雄學長」七律,刊登於「詩壇第809期」上,但不知何公是否讀到。「九月五壽星」,汪溪鹿、吳永存先走一步,天堂路上,與何公相遇,是否聯吟酬唱?何公86高齡駕鶴西飛,多年病痛,二豎折磨,終於解脫!何公一路走好!安息吧!何校長!
(2018.05.10《華僑新報》第14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