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第410篇:《雅敘》

野外呦呦有鹿鳴,隱居思五柳,彷淵明。老汪淡泊棄功名,何所欲?杯酒賦真情。

雅敘響詩聲,聯吟留墨跡,樂無爭。偷閒半日慰平生,知音在,酬唱聚群英。

小重山──鹿鳴園雅敘

7月24日(星期六),本來氣象局預測會有雨,老天作美,萬里晴空,風和日麗。由於紫外線指數在八、九點以上,我的眼睛剛切除白內障,不宜受光線刺激,所以一直戴著墨鏡,不敢解除。一早到蘇大姐家接了海語兄,又去聖多米尼克路接雪梅夫婦。抵嘉華樓十點半,譚銳祥壇主與懷石夫婦先去南岸,我再到唐人街接雷一鳴先生,約定在柏齡廣場與何宗雄校長夫婦匯合。

由我帶路,遠離城市塵囂,穿越荒郊僻壤,路經農舍田家,來到仙鄉綠野,訪尋世外桃源。鹿鳴園佔地三萬平方呎,綠草如茵,淡恬幽靜,鳥語花香,最宜歸隱。應園主汪溪鹿、黃明嬋伉儷之邀請,眾詩友陸續前往,伍兆職夫婦、蔡蔭泉夫婦等已先抵步。子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汪老倒履出迎,汪太熱情接待,並一一介紹其老友、老同學、老同鄉、老鄰居給我們認識,大約近三十人的聚會,十分熱鬧。戶外餐桌上擺滿美食,有汪老的東北水餃,有雪梅夫人的越南粉卷,有鄰居韓太的台灣滷肉,以及其他十數種不同風味的佳餚,還有譚公帶來的美酒。

主人家黃明嬋講話,席上,汪老介紹他的東北老鄉、老同學路志高先生,聽路先生談他如何前往西班牙留學途中,因蘇彝士運河沉船封鎖而繞道非洲好望角前往馬德里的趣事,後來他再跟隨聯合國農業發展基金組織走遍非洲四十多個國家,這個豐富的人生閱歷令人嚮往。汪太請蔡蔭泉先生負責全程錄影,並逐一訪問每位朋友,包括何時抵達魁北克,家庭成員,孩子教育程度,生活狀況,特別是文化生活,加入詩詞研究會後的心得,俾將這錄影帶介紹給主流社會,讓他們知道,唐人街文化不僅僅只是吃吃喝喝,唱唱跳跳,還有文學創作;讓老外知道,中華文化不僅僅只是烹飪煎炒、舞獅舞龍、打功夫、賽龍舟,不僅僅只是開餐館、雜貨店、洗衣店、中藥店,還有最傳統的古典詩詞創作、書法、國畫、琴棋。每位朋友都對著鏡頭暢所欲言,各抒己見,大家不分彼此,都是汪老的朋友、客人。講英語、法語、國語、粵語、台山話、潮州話,皆各有千秋。這裡面有來了五十多年的老華僑,有剛來幾年的新移民,有批發商,有廠商,有餐館老闆,有專業人士,有投資顧問,有教授,有打工仔,有家庭主婦,有傳教士,有教堂執事,有義工。

汪太有組織集體聚會的豐富經驗,所以沒有冷場。她還安排所有朋友在草坪上排列拍集體照留念;又以粵語和普通話朗誦詩友們贈給鹿鳴園的詩篇;還引導大家參觀她親自種植的各類瓜果蔬菜;並到菜園裡摘了一包又一包的韭菜和其他數之不清的收成品送給每一位朋友。汪老又把親自培植的一盆盆檸檬送給詩友帶回去種植。當大家興致勃勃之際,懷石兄將他的文房四寶亮了出來,於是搬出長桌,置於樹陰下,鋪上黑綢、宣紙,聯吟正式開始。壇主譚公以「鹿鳴園裡會群賢」起韻,海語、雪梅、白墨、汪溪鹿、何宗雄、懷石、雷一鳴等先後即席揮毫,可惜伍兆職先生因有其他活動與一班朋友先告辭,錯過了聯吟的良機。七律甫成,最後由我抄寫,各詩友簽名,並蓋上詩會印章,還蓋上懷石兄的一方閒章「果有其事」,贈予汪老賢伉儷「鹿鳴園」惠存。

鹿鳴園裡會群賢,(譚銳祥)
鳥語花香華夏天。(海語)
酒後揮毫痴似醉,(雪梅)
風中落墨筆如仙。(白墨)
前程萬里一帆順,(汪溪鹿)
美景盈途百卉妍。(何宗雄)
欲問此生誰羨我?(懷石)
逍遙野外樂陶然。(雷一鳴)

這是一次別開生面的雅敘,在緊張的生活節奏中,能偷得浮生半日閒,到這野外吟詩弄墨,實在是人生一大快事。遠居溫沙市的女詩人馮雁薇贈送一冊她的詩詞集《雁影薇香》給譚銳祥壇主,是小楷手抄線裝本,卷首第一首詩「燒烤酒會遣興」:春日東君故弄嬉,寒風冷雨降斯時。後園未許觀新綠,斗室猶能賞舊詞。暢飲高歌名士概,低談淺酌麗人姿。良朋雅會抒情夜,興盡同商後會期。」這裡面描寫雅集因老天不作美,風雨交加,不能在她家後園觀賞小橋流水,奇樹異花,只好移席於客廳,促膝而談,故有「斗室猶能賞舊詞」佳句,詩詞同道讀後深有同感。

詩會舉辦聯吟次數不多,2000年2月26日龍年新正,東坡樓雅集,詩友抓籌分韻,以:譚,韓、伍、王、梅、劉、白、胡八姓為韻各即席作詩共八首;2000年8月12日,《推敲集》出版,詩友於東坡樓聯吟七律一首;2000年9月24日,《華僑新報》慶祝五百期於金豐酒家設筵,詩友抓籌分韻,以「祝華僑新報伍佰金期聯歡」十一字為韻各即席作詩共十一首;2003年9月13日,詩友於寒舍雅集,即席聯吟排律十句;2004年1月4日,詩友應何宗雄校長之邀出席晚筵,並即席聯吟鶴頂格「維生食品二十週年」一首,揮毫贈送何校長伉儷惠存。鹿鳴園雅敘之風氣,值得推廣,願由詩友輪流作東,在自己家後園每月舉辦一次雅集,並廣邀各方文友踴躍參加,使薪火承傳不熄。
(2004.07.30《華僑新報》第7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