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70篇:《鹿鳴》

3年前(2004年)7月24日,甲申年六月初七吉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眾詩友雅聚鹿鳴園。當時曾在園中樹下即席聯吟,紙上揮毫落墨而成七律一首,贈送汪溪鹿、黃明嬋伉儷留作紀念:

鹿鳴園裡會群賢(譚銳祥),
鳥語花香華夏天(海 語)。
酒後揮毫詩似醉(雪 梅),
風中落墨筆如仙(白 墨)。
前程萬里一帆順(汪溪鹿),
美景盈途百卉妍(何宗雄)。
欲問此生誰羨我(懷 石)?
逍遙野外樂陶然(雷一鳴)。


可惜伍兆職詞丈提前告辭沒寫,此詩刊於詩壇第239期

今年8月25日星期六,丁亥年七月十四日,詩友舊地重遊;闊別三年,風景依舊,詩興盎然。星期五晚上到工廠加班,從黃昏五點開始,一直到星期六清晨,我看到時鐘已逼近七點,如果繼續留下,最快要八點半才能離開,只好請求工頭讓我提早放工。大雨傾盆,烏雲密佈,跑去停車場拿車,被淋得像隻落湯雞,回到家立刻上床休息,9點許何宗雄校長來電話,約定在南岸相見;後來汪老傳真,提醒我記得帶相機,我再也睡不下。沖涼後已10點多,老伴整晚忙著做潮州小食水晶包,又煮一鍋蓮子百合紅豆沙,我催她趕快換衣服,匆匆趕路,抵唐人街已11點半,還是遲到了。

到富麗華飲茶集合,然後由懷石和我開兩輛車,一起過南岸;在柏齡廣場與何校長、劉源兄會合,四輛車赴Laprairie,鹿鳴園主人汪溪鹿夫婦已在門口熱情歡迎我們。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雷一鳴詞丈,何宗雄校長偕夫人徐茹茵女士,劉源夫婦偕兩孫女,懷石夫婦,白墨夫婦,雪梅兄,紫雲,北極狐,全都到達。尚欠海語兄、譚健民先生、吳永存先生、王建華,因有事不能來。

譚公種下梨樹後,眾詩友在鹿鳴園合影
鹿鳴園雅集聯吟,由譚公起韻,即席揮毫
天公作美,將所以雨水提前在早上全部灑落,到了中午已逐漸收斂,我們抵步時,陽光出來了。首先是植樹,汪老事先準備了一株梨樹,我用小車子推到後園;洞早已挖好,將樹放入洞中。儀式開始,鹿鳴園主人汪老講話,歡迎大家遠道而來,並闡述詩會植樹紀念的深遠意義。譚公執鏟子將泥土掩蓋,眾詩友分別與譚公和梨樹拍照,最後是集體大合照,北極狐的專業攝影機派上用場。

接下去是聯吟,本來將桌子擺放在草坪上,但又怕老天爺忽然會變臉,萬一再下起雨來跑不及躲避,一定很狼狽。伍老提議到寬敞的車庫,既可遮風雨,又能聚餐。懷石兄將文房四寶擺陣,隨即磨墨。譚公以「鹿鳴園裡敘詩儔」起韻,押「十一尤」,眾人絞盡腦汁,口中唸唸有詞,隨時準備接力。這是極富挑戰性的活動,別人用過的字你不能再用,除了講究平仄,避免犯孤平、三平、三仄外,最重要的,還必須上下連接,起承轉合,一氣呵成。北極狐悟出了道理:手要快,最好出上聯!手快可以立即接上,手慢想吟的字被人家捷足先登用去了,必須從頭來過;出上聯不必顧慮,對下聯就要講究詞性,以求工整。眾詩友圍著桌子低吟自語,夫人們將點心端出來讓大家品嚐,而我和雪梅兄忙著將紙撕成四片,準備抓籌分韻。和以往一樣,仄聲韻先留給沒有出席的詩友,只將平聲韻抓籌。我算一算,以「鹿鳴園聯吟祝詩壇四百期揮毫留存」15字為韻,將「鹿、祝、四、百」四個仄聲分別抽給李錦榮、海語、李澹能、鄭石泉詩友,剩餘的11字由出席者先後抽得。

這邊廂在捻鬚聯吟,那邊廂懷石以「鹿鳴園」為題在作畫,紫雲從家裏帶來古琴,詩友一面揮毫,她一面撥絃。劉源兄的兩個小孫女也非等閒之輩,才幾歲大,已能默寫多首唐詩,拿起毛筆來有板有眼,似模似樣,又朗誦詩歌,詩壇後繼有人矣!我將《子漢詩稿》兩大冊給大家看,又將沖曬好的歷次雅集照片分派,還有姚奎贈的賀年卡。何校長特地從家裡帶了一大瓶自己釀製的紅酒,味道非常醇美;雪梅夫人的越南風味粉卷,懷石夫人的印尼風味糯米,伍兆職夫人的粉果和燒鴨,加上老伴的水晶包小食和紅豆沙,令眾詩友大快朵頤。劉源兄還送來蛋糕,「祝賀詩壇400期」。

這次聯吟因人多,以排律形式完成,共十六句,是歷來最多的一次。

譚銳祥:鹿鳴園裡敘詩儔,
何宗雄:醉酒當歌興致悠。
汪溪鹿:筆友聯吟忘寵欲,
伍兆職:騷朋步韻豈奢求。
北極狐:紫雲琴趣行流水,
雪 梅:白墨杯濃盪雅舟。
紫 雲:四佰期來絃不斷,
白 墨:六仟首後味長留。
雷一鳴:同壇詠侶集佳句,
譚銳祥:共賦心聲樂抒遊。
何宗雄:蝶舞鳥飛齊慶賀,
懷 石:天低狐急細分籌。
白 墨:種梨合影風聲頌,
譚銳祥:植樹連枝念誼酬。
紫 雲:雕玉琢文豪氣在,
劉 源:閑情再聚翌年秋。


抓籌分韻,很多詩友一拿到手就聚精會神下筆,並現場交稿。回來後通知海語、鄭石泉、李錦榮等人,他們也迅速將詩寄來。北極狐在百忙中填了一首「浣溪沙」,成了唯一以詞參加分韻活動的詩友,也算是開了先例。

太陽下山時,我們告辭鹿鳴園,汪老夫婦帶領大家在門前圍成一圈,為詩會辭世的李少儒、林盛羽、區家相、子漢、姚奎5位詩友向天祈禱默哀。每次雅集,子漢先生一定寄來支票,吩咐代訂蛋糕請大家分享,如今他走了,我們非常懷念。他留下詩集,遺下筆跡墨寶,還有一顆赤誠的心。
(2007.08.31《華僑新報》第8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