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詠夏》(《白墨詩詞集》分類)

風入松
──酷暑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
誰言雪域夏如冬?酷熱若蒸籠。只知赤道非洲苦,怎相信、北國猶同。火燄山頭熾烈,西遊記裏重逢。
借來鐵扇熄炎風。求雨盼蛟龍。園枯池涸黃坪草,更憐那、嬌嫩花叢。渴待寒流早至,深秋萬里楓紅。

蘇幕遮
──大暑酷熱感吟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
日輪燒,江海煮。火燄山頭、借扇尋公主。雪國冰鄉逢大暑。困守爐邊、熱汗淋如雨。
恨冬長,嫌夏苦。抱怨聲中、轉眼秋風舞。短暫韶光知幾許?心靜清涼、愜意添詩緒。

炎夏爐邊自詠感懷二首
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
其一
酷熱煎熬幾度秋,霜飛兩鬢未言愁。
作詩靈感忙中湧,撰稿題材急後浮。
豆大汗珠衣浹背,榴紅爐火燄傷眸。
草根碌碌爭朝夕,藍領稻粱辛苦謀。
其二
鐵廠爐邊汗水流,枕書小憩樂神遊。
落塵滿臉詩心潔,破紙半張情筆柔。
靜夜沉吟星月伴,噪音震響韻聲留。
凌晨覓句添新稿,田野生涯夢裡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