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感懷》(《白墨詩詞集》分類)

滿江紅
──相思
一九七八年八月廿二日
靈感如泉,詞沾滿、春痕片片。長惦掛、管揮白紙,筆牽紅線。傲雪嬌梅情半點,迎霜野菊詩成卷。恨銀河、萬里鵲橋寒,單痴戀。
磨穿硯,魚書撰。茵草綠,青山倩。笑窮儒無墨,志高名賤。夢裡思卿同戲鯉,杯中醉汝雙飛燕。願此生、共締美姻緣,心難變。

感懷
一九九四年八月十六日
迢迢萬里避秦殃,歲月蹉跎夢欲狂。
戰禍蹂摧生傲骨,窮爐冶煉鑄忠腸。
胸無點墨千杯醉,家有全書一卷香。
冷火燒乾長恨水,心湖煮沸怒潮揚。

讀詩有感
一九九五年三月三日
流離落難淚中詩,虎口餘生血濺詞。
只恨幽靈沉舊夢,緣因赤火葬新屍。
風吟瑟瑟魂何在,雨泣淒淒魄返遲。
帶孝披麻終有日,誓將禍首祭嚴慈。

無題四首
一九九六年八月二日
其一
劫後傷痕創痛留,餘生茍活淚多愁。
英雄捨命魂空斷,戰友拋顱血白流。
易說千秋功與罪,難填萬世怨和仇。
良知莫道心無悔,夜夜悲歌鬼影浮。
其二
號令如山熱血流,莘莘學子獻人頭。
栽培後代成軍訓,導化知青變死囚。
棄骨無辜空抱恨,捫心有愧漫裝愁。
興風煽火連天禍,一哭難消曠世仇。
其三
遠別家鄉廿六秋,重逢感慨淚奔流。
餘生憶舊驚思痛,劫後蒙塵怕說仇。
一朵黃花陪破墓,千堆白骨祭妖頭。
無言答辯因羞愧,喋血英魂志未酬。
其四
異國重逢丙子秋,絕情歲月付東流。
魚書可寄師生愛,鱷淚難除敵我仇。
罪首逍遙天網外,亡魂哭號鬼城頭。
何堪細訴當年事,且把悲傷化唱酬。

卜算子
──魚雁情
一九九六年十月一日
片紙寄柔腸,隻字通心腑。咫尺天涯雁足牽,誰解相思苦?
書信勝珠璣,歲月多風雨。筆跡留香世代藏,翰墨傳今古。

破陣子
──離愁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六日
縱有盈壺佳釀,難消滿腹憂愁。明月一輪千里寄,熱淚雙腮兩地流,惦君催白頭。
幾許悲歡聚散,半生順逆沉浮。秋水別聲雲外斷,春夢離痕枕上留,怕登聽雨樓。

小重山
──聚散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七日
把盞長亭意正濃,依依離別後,喜相逢。海天遠隔萬千重,情若在,小聚樂融融。
又見晚秋紅。幾回曾折柳?淚朦朧。與君分手瘦芳容,雲山外,知己兩心同。

浪淘沙
──詠耆英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八日
霜髮古稀年,人老心賢。耆英有德壽長延。慣看世間多少變,滄海桑田。
月缺總能圓。春到花妍,彩霞如畫最情綿。仁者鶴齡松柏志,裕後光前。

夜行船
──解脫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八日
功過興衰榮辱事,全拋下、讓風吹走。日月升沉,春秋來去,霎那白雲蒼狗。
返璞歸真何所有?紅塵斷、死生相守?愛恨繁枯,滄桑成敗,長睡墓中知否?

鵲橋仙
──剪報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八日
風雲聚散,河山分合,濃縮悲歡一紙。榮枯勝敗與升沉,盡寫入、凡塵青史。
留聲雁字,遺痕鴻爪,歲月永無終止。剪藏幾許愛和真,讓記憶、吹乾淚水。

踏莎行
──編錄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一日
昨日生辰,今天死忌,誰堪萬古留人記?英雄喋血染江山,名流浩蕩遺心志。
歲月常催,韶光難寄,年年對酒詩尋醉。更憐風雨換銀絲,書成鬢白斑斑淚。

感賦二首
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二日
其一
暮景蕭疏別夕陽,城狐社鼠正猖狂。
罵街潑婦如瘋狗,惹事癲夫似餓狼。
溪裡有魚熊獨霸,山中無虎犬為王。
休言面具難遮醜,可笑蠅蟲逐臭忙。
其二
恩怨烽煙染戰書,揚湯止沸悔何如。
苦爭名利風和雨,難捨權財掌與魚。
毀謗曾參驚市虎,混真南郭笑黔驢。
燒萁釜底相煎豆,勒馬懸崖險未除。

次韻敬和陳渥先生四首
一九九七年八月廿一日
其一
墨雨猶腥染戰旗,勸君休向虎謀皮。
屠刀放下焉成佛?貓鼠同眠未足奇。
其二
換日偷天掛假旗,斯文面具是狼皮。
專家莫道無阿斗,更有淫虫喜獵奇。
其三
醜劇開鑼忽換旗,遮羞臉譜幾層皮?
無風起浪翻船底,鱷淚哀傷最出奇。
其四
息鼓收兵又偃旗,風平浪靜曬羊皮。
誰知霹靂驚山海,雷電轟隆景色奇。

作詩偶感二首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廿一日
其一
細嚼詞花啃韻根,磨平斧跡少刀痕。
餘生有幸書香在,半世無為筆債存。
萬里詩空唐宋月,一腔龍血漢秦魂。
精雕苦鑿腸枯竭,怎奈騷壇未入門。
其二
平仄盈爐韻火紅,一窗柔雪入壺中。
登高愛詠王維月,買醉常思太白風。
吟海浮沉詩網滿,書山來去酒錢空。
寧無媚骨追文醜,願有丹心學放翁。

無題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日
毀譽如雲莫感傷,罵聲聽罷掌聲揚。
台前面具釉新急,幕後衣冠補舊忙。
廟小神多菩薩大,官高狗惡黨朋狂。
雞毛令箭能稱帥,虎尾蠅頭可立王。

蝶戀花
──獅子座流星雨墜落有感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倒瀉銀河淹廣宇。獅子怒吼,震落流星雨。搖撼天庭驚地府。鴻溝斷裂難填補。
許願由來誰作主?多少祈求,夢境成真否?隕石掠空悲散聚。光輝短暫沉今古。

步原玉敬和懷石君「無題」二首
一九九九年二月廿一日
其一
譏嘲醜化費周章,哲者何愁頂上光。
無罪曾參蒙所辱,有情懷石感其傷。
驚聞市虎成真虎,怕見文場變戰場。
蠅點焉能污白璧?謠池逐臭太悲涼。
其二
筆藏橫禍起蕭牆,蟲蟻成災蛀棟樑。
不信無財無傲骨,深知有麝有遺香。
歲寒松柏甘苦盡,運蹇人生冷暖詳。
送炭添花如演戲,誰思醉虎躲豺狼?

次韻步寒門書生五古暢遊溪畔賞楓華有感原玉試以七言排律和之
二零零零年二月廿日
海外騷人欣結社,壇前吟客爭風雅。
墨香滿硯筆齊揮,韻火盈爐詞共冶。
話宋思唐訪古音,行空越嶺飛天馬。
龍鱗是寶辨雞凰,魚目非珠知玉瓦。
成敗何能論寇王?升沉不可分高下。
浮生盛譽豈餘留?偉爵豐勳堪棄捨。
譏諷方求學問真,吹噓焉識名流假?
枯榮歲月惡雲消,起落滄桑甘雨灑。
渴盼山河劫去哉,喜辭霜雪春來也。

次韻步寒門書生五古「庚辰元月讀坡老、太白仙詩有感戲作」原玉以五言排律奉和二首
二零零零年二月廿日
其一
鏡裏頂飛霜,生涯尚渺茫。
詩思欣未減,韻味喜堪量。
檄榜無魚躍,征途有駿驤。
關山輕跨越,天海任潛翔。
傲骨難彎折,卑顏易扮妝。
逆風掀濁浪,華髮染韶光。
厚誼知肝膽,深情感腹肓。
前程雖坎坷,遠景漸輝煌。
墨客聯吟社,騷人創雅坊。
銳刀雕石碣,美玉琢環璫。
古曲音將絕,寒門墨正香。
其二
詩山高萬仞,韻嶺崇千峻。
落墨縱須狂,飛觴應莫吝。
容顏換若梭,歲月添如瞬。
靈感喜奔騰,騷思欣躍進。
貪名慾可填,憤俗情難鎮。
良語報壇稀,讒言文苑震。
邪心染筆端,冤血沾刀刃。
山水總相逢,何由窮問訊?

步原玉和伍兆職先生「午夜感懷」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九日
把盞吟哦幾步成?感懷抒韻鑄詩聲。
結緣未篤焉違義?累卵才知太重情。
風雨孤帆讒海渡,是非禍種諂苗生。
猶聞午夜刀光閃,君子揮毫抱不平。
附:伍兆職「午夜感懷」:「起伏思潮夢不成,漫談瑣事吐心聲。人緣冷暖皆虛俗,世態炎涼亦實情。錦上添花隨處是,雪中送炭幾曾生?淡茶白飯原知足,賞菊吟詩樂太平。」

友情
二零零零年十月卅一日
友情誠摯勝錢鈔,似水清純忌漆膠。
誼結詩中輕俗禮,心儀紙上貴神交。
有書有酒樽空對,無利無名怨盡拋。
賡詠幾秋酬唱密,聯吟步韻樂推敲。

書懷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廿二日
韻海飛舟浪不掀,緣來緣去百花繁。
三秋拓墾途多棘,一載耕耘果滿園。
根淺摧枝當念本,泉深飲水且思源。
文人互重最知禮,君子恭謙諤諤言。

偶感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
揚帆韻海見今微,埋首書山識昨非。
怕有虛名浮泡沫,愧無好句步珠璣。
騷壇同道盟於義,吟谷知音貴在稀。
雪國廿年隨起落,詩空萬里任翔飛。

步壇主「感懷」原玉二首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
其一
不惑又臨知命年,心懷故國好山川。
但祈夢筆乘風去,吟詠生涯苦樂篇。
其二
陶公採菊享餘年,摩詰歸田隱輞川。
詩海難尋楊柳岸,孤舟獨釣酒盈篇。
附:譚銳祥「感懷」:「一 滄桑歷盡古稀年,得失盈虛付逝川。往事如雲花事了,獨留禿筆寫詩篇。二 花開花落自年年,日月無私照大川。只恨老駑慚伏櫪,幸餘倦眼讀遺篇。」

感嘆步原玉敬呈許之遠老師
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
移根斷梗若飄蓬,身世如萍總是空。
此日分攜知冷暖,他年變幻恐西東。
小樓猶記樽前滿,大筆已成梅點紅。
師德長懷心未了,誰憐海角一孤鴻?
附:許之遠「日來與詩豪先生通款曲,棖觸余懷;今夜復接國才弟轉來銳祥、兆職兩兄贈詩,一併裁答兼呈諸君子」:「驛馬年來似轉蓬,車舟陸海復長空。議壇少事南歸北,府尹征人西又東。今夜詩傳催髮白,隔秋誰與賞楓紅?思君此去難為別,我亦身如雪裏鴻。」

苦旱二首
二零零一年八月廿二日
其一
數旬乾渴草枯黃,烈日如焚萬里殃。
人定勝天災未減,龍能喚雨嘴難張。
借來鐵扇驅炎暑,熄去穹爐解旱荒。
送走祝融收火傘,甘霖一降換秋裝。
其二
澤涸山荒草木枯,誰言雪國旱災無?
地皮龜裂燒天火,河水蒸騰沸鼎爐。
喘月中宵催夢雨,尋龍盡日掛詩壺。
寒秋縱冷堪思戀,賜我洪流漲滿湖。

步譚健民詞丈「偶感」原玉二首
二零零一年八月廿二日
其一
雅集蘭亭樂晚年,攜遊結伴覽詩川。
韻壇揮動如椽筆,寫盡一生肝膽篇。
其二
醒醉詩中壽百年,無爭澹泊樂陶然。
滄桑閱盡山河改,惟獨長留墨客篇。
附:譚健民「偶感」:「一 異域奔馳五十年,芒鞋踏破歷山川。虛榮名利隨流水,苦雨淒風淚滿篇。二 貧寒交迫不知年,仰首問天漠暗然。文苑百花齊吐艷,圍爐屈膝讀書篇。」

「感懷」步譚銳祥壇主原玉二首
二零零一年八月廿九日
其一
人生逝水送年華,幾度滄桑傲氣加。
亡國險成刀下鬼,惜春寧作路邊花。
小樓把酒縈詩夢,雅苑躬耕盼韻芽。
半百浮沉風雨驟,鵠心鴻志寄寒鴉。
其二
雲煙看慣識才華,歲月蹉跎雪鬢加。
故里異邦離合淚,銅駝荊棘盛衰花。
放洋逋客驚蛇影,歷劫荒山惜草芽。
海外避秦尋淨土,雁聲斷處數群鴉。
附:譚銳祥「感懷」:「落木無端感歲華,何曾海屋未籌加。雲煙過眼真如夢,暴雨關心只為花。伴我有詩閒自賞,芟愁似草恐生芽。世情變幻殊難測,管得人間鵲與鴉。」

依韻敬和鍾世山詞丈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廿五日
雪國寒梅戰烈風,唯君詩筆畫天虹。
線光乍顯全壇亮,遍綠猶思幾點紅。
苦覓知音情最篤,喜吟好句意尤隆。
世間正義良心裏,山上堅松險壁中。
附:鍾世山「《詩壇》讀後感」:「神思妙喻雅騷風,新報華章燦若虹。敢有捻鬚琢字效,無疑夢筆走蛇龍。詩壇結有興磋藝,韻苑唱和催向榮。弗盡津音聽遠詠,彷彿漫步宋唐中。」

讀詩偶感
二零零二年三月廿日
閉門勤讀享三餘,一卷生香百慮除。
觀玉傾壺尋雅韻,撥琴弄墨解空虛。
倘無太白留詩句,焉有汪倫入史書?
獨飲吟哦風雪夜,古人伴我醉蝸居。

臥榻獨吟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二日
多少風騷臥榻鳴,韶華垂老鏡前驚。
且嫌藥石三煎失,莫笑書蟲百病生。
只見小樓留月影,不聞深巷賣花聲。
舉杯誰肯同壺醉?酒後詩心分外清。

採桑子
──世情偶感
二零零二年八月廿八日
世情變幻猶棋局,黑白難分,勝負難分。敗寇成王自古聞。
昔時盟友今時敵,搏鬥風雲,決戰風雲。一諾千金值幾文?

春夜獨吟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三日
有詩有酒醉吟酣,春雨敲窗月滿潭。
燹火熄前焦土赤,硝煙散後碧空藍。
苦熬風雪人餘悸,羞問功名我獨慚。
羊左石交今已少,孔程傾蓋夢中談。

讀報感懷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三日
夜闌杯滿筆孤吟,猶見天邊炮火侵。
紙上誰憐鏖戰血?刀前我刻復仇心。
由來赤子悲天地,多少名人跨古今?
每日新聞皆舊轍,奈何泥足陷淵深。

春夜抒懷二首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三日
其一
深宵後院寂無聲,踏雪猶陪月色行。
繾綣春風添雅興,纏綿夜雨入詩情。
婆娑樹影翩翻舞,恍惚思懷輾轉縈。
賡詠吟哦茶正熱,和君幾首頓修成。
其二
舉杯獨飲韻情添,酒暖墨香茶更嚴。
寂寞深宵詩伴讀,逍遙逸境夢隨潛。
星光燦爛留窗外,月色玲瓏入眼簾。
惆悵只因驚戰火,徘徊書卷苦中甜。

抒懷遙寄柬國舊友二首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
其一
刀下逃生惜此頭,天涯老死夢悠悠。
問誰劫後無餘悸?憐我貧中有隱憂。
逋客江湖情未減,故鄉風雨恨難休。
前塵歷歷驚魂在,詩酒療傷又一秋。
其二
去國餘生渡遠洋,漂浮茍活歷滄桑。
卅年薪膽豪情淡,一卷詩書陋室香。
往事雲煙縈舊夢,故人萍水聚新鄉。
舉杯遙寄湄江月,賜與清輝亂葬崗。

自吟感賦二首
二零零五年二月廿日
其一
離鄉萬里遠天涯,處處青山處處家。
放縱方能修正果,隨緣何必頂袈裟。
醉杯豪飲狂追月,禿筆沉吟漫詠花。
報應循因非詭異,瓜田種豆豈生瓜?
其二
何堪過眼嘆繁華,寧願開心當傻瓜。
誰道疏狂無諫友,幾聞荒野有仙花。
醉中面壁思前事,夢裡懷鄉返故家。
王播晉官臨舊寺,題辭始得掩輕紗。

自詠感懷二首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
其一
餘生浪跡幾浮沉,回首悠悠感觸深。
茍活焉能羞唾面,逐流唯有忍椎心。
多情負累纏絲繭,博愛隨緣引線針。
澹泊清貧君莫笑,一身傲骨勝千金。
其二
江湖闖蕩到如今,兩鬢風霜歲月侵。
借酒澆愁留拙句,以詩會友覓知音。
憑貓畫虎胸無竹,對史思鄉淚滿襟。
莫問當年亡國恨,書中品茗韻茶斟。

疊韻伍兆職詞丈「世事感懷」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
其一
君子之交貴在真,莫言瀟灑學超塵。
有緣能結三生友,無愧可逢千面神。
怕見虛名空釣譽,笑談宿命枉隨人。
滿懷鵠志悲籠鳥,不羨錢財不怨貧。
其二
魚目圓珠幾亂真,如棋世事閱風塵。
亂中去國情多恨,醉後揮毫筆有神。
吟海自嘲無墨客,詩鄉獨遇有心人。
隨緣莫問前車鑑,滿屋書山不算貧。
附:伍兆職「“世事感懷”敬步癸巳書生原玉」:「嘻嘻哈哈假還真,世事感懷嘆俗麈。久歷滄桑傷體魄,長經風雨費精神。雪中送炭唯良友,錦上添花亦好人。見智見仁知足樂,清茶淡飯豈嫌貧。」

鵲橋仙
──人生如戲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廿一日
雲煙過眼,繁華幻夢,幾許恩仇已棄。黃粱一枕總成空,覓蕉鹿、時遷境異。
滄桑歷盡,榮枯看透,離合悲歡莫記。忍將痛楚付東流,有道是、人生如戲。

蝶戀花
──感懷(用毛澤東「答李淑一」平仄聲調另起韻)
二零零八年三月卅一日
雪霽冰融春未暖,誰把天庭、秩序全顛轉?莫怪乾坤神鬼管,凡夫總是太心軟。
觸目紅塵風雨亂,對酒長歌、只恨佳期短。世事如煙前路遠,是非自問胸懷坦。

步伍兆職詩翁「偶感」十三元原玉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
以詩交友貴真言,心潔無塵意淨純。
歲歲中秋歌皓月,年年端午弔忠魂。
出聯對句生花筆,顧曲填詞入韻門。
縱有千金今世享,不如一冊後人存。
附:伍兆職「偶感」:「置腹談心貴直言,無拘無束樂清純。弘揚國粹揚華譽,廣播華聲播國魂。遵守韻音循聖道,嚴依格律拜師門。有緣有幸成文友,沐浴春風浩氣存。」

次李澹能詩兄「偶感」十二侵原韻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
糊塗亦是逍遙福,無掛無牽自在吟。
何必逢迎生媚骨,焉能詭詐有詩心?
枕書入夢陪君讀,邀月傾壺對影斟。
五載神交風雨路,箇中韻味耐人尋。
附:李澹能「偶感」:「難得糊塗前後際,貫通瑣事自閒吟。覺來塵跡呈幽徑,懶慣乾坤寂於心。一念無猜超萬巧,餘年守拙入孤斟。濁清互動何成礙,混俗和光詩境尋。」

世情雜詠二首
二零零八年四月廿九日
其一
來去親疏總是緣,奈何無語問蒼天。
世間離合林中鳥,人事浮沉物外仙。
看慣滄桑心豁達,歷經劫亂筆狂癲。
幾番風雨迎頭襲,一笑置之愁緒蠲。
其二
歲時有序月能圓,山海之盟易變遷。
豪語狂言猶可信,空談廢話不宜宣。
難辭寒夜杯中酒,何忍良駒肉上鞭?
臉譜層層塗又染,多情多累藕絲牽。

行香子
──感懷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功利浮雲,權位煙塵。路茫茫、誰點迷津?虛名夢幻,好酒香醇。讚鄉情篤,硯情貴,友情純。
悠悠歲月,碌碌昏晨。度餘年、樂享天倫。無求明哲,知足安貧。嘆詩心老,雄心熱,愛心真。

一翦梅
──又如何?
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

看破凡塵感慨多,失又如何?得又如何?是非恩怨惹風波,愛又如何?恨又如何?
權位功名苦折磨,勝又如何?敗又如何?壺中歲月易蹉跎,醉又如何?醒又如何?

論短爭長鬧不和,對又如何?錯又如何?唇槍舌劍動干戈,黑又如何?白又如何?
日子匆匆一樣過,苦又如何?樂又如何?舉杯獨飲自當歌,笑又如何?哭又如何?

命運之神判語苛,美又如何?醜又如何?歸同途異小兒科,怕又如何?怨又如何?
歷盡滄桑上落坡,富又如何?賤又如何?夕陽斜照且吟哦,老又如何?死又如何?
附:馮雁薇「一翦梅──又如何」:「覺岸迷川欲切磋,悔又如何?悟又如何?修身知命樂其多,進又如何?退又如何?   滄海桑田歲月磨,成又如何?敗又如何?菩提明鏡本心魔,潔又如何?垢又如何?」
附:江麗珍「一翦梅──嘆如何」:「雪化春歸漸暖和,讚又如何?嘆又如何?莫將塵事比霜戈,勝又如何?敗又如何?   錦繡年華瞬息過,愛又如何?恨又如何?遊山玩水酒當歌,醉又如何?鬧又如何?」
附:蔡麗華「一翦梅──也無何」:「一  半輩人生砥礪多,苦也無何,累也無何。淡然面對各頹波,病也無何,痛也無何。   凡事從來總折磨,遇也無何。做也無何。年華易逝莫蹉跎,老也無何,醜也無何。二  四季由天決冷和,茂又如何?萎又如何?如能苦口化刀戈,逆又如何?順又如何?   日出星沉誰錯過?盼又如何?送又如何?恩仇若解暢懷歌,對又如何?錯又如何?」
附:鄭懷國「一翦梅──人生奔波」:「夢裡紅塵輾轉多,聚是高波,散是餘波。人間緣份似浮萍,愛是秋波,怨是漩波。   權勢功名怎負荷,起是揚波,跌是翻波。凡夫身世付清流,來是微波,去是平波。」
附:許懷嬌「一翦梅──步國才原韻」:「勞碌一生瑣事多,忙又如何?閒又如何?流通市面起潮波,漲又如何?跌又如何?  行業競爭彼此磨,興又如何?衰又如何?衡量計算秤斤鉈,重又如何?輕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