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第902篇:《看化》

看破凡塵感慨多,失又如何?得又如何?是非恩怨惹風波,愛又如何?恨又如何?
權位功名苦折磨,勝又如何?敗又如何?壺中歲月易蹉跎,醉又如何?醒又如何?
論短爭長鬧不和,對又如何?錯又如何?唇槍舌劍動干戈,黑又如何?白又如何?
日子匆匆一樣過,苦又如何?樂又如何?舉杯獨飲自當歌,笑又如何?哭又如何?
命運之神判語苛,美又如何?醜又如何?歸同途異小兒科,怕又如何?怨又如何?
歷盡滄桑上落坡,富又如何?賤又如何?夕陽斜照且吟哦,老又如何?死又如何?
──《一翦梅.又如何?》

從殯儀館回來,連續幾個晚上都睡得不好,一閉上眼睛,就浮現靈柩中躺著往生者的遺容;睡夢中都是在墳場迷路的情景,成千上萬的墓碑包圍著我;醒來後大汗淋漓,一看時鐘,是凌晨兩點,再迷迷糊糊又睡去,又見到一具具未入殮的遺體。過去每次從墓園回來,總會大病一場,最嚴重一次,是當晚便工傷住院,足足折騰了好幾個月。雖然經常用諸多理由自我安慰,但仍不能釋懷。

本欄曾寫過不少有關靈異的東西,包括「詭異」、「霉運」、「算命」、「記誌」等,都是親身經歷、玄之又玄又無法解釋的怪事。撇開迷信因素,不談因果循環,依然可以理出一點端倪來;凡事莫強求,以平常心態面對挫折,得失看得開,相持不下時沉住氣,「既來之,則安之」,要來的避也避不了,要走的留也留不住,一切順其自然。因為,上天唯一最公平的就是:不管你是億萬富豪還是窮光蛋,都會異途同歸,相見在墳場。只要想到這點,就豁出去吧!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看化,不是悲觀消極,不是要去出家當和尚,六根清淨、四大皆空,不是什麼都放棄,相反,是凡事看得開,不計較。如果你口口聲聲說知足無欲,說明你還計較「足」和「欲」,如果你不斷強調不講究論資排輩,不嫌棄地位低微,顯示你心中仍有「輩份」和「定位」。人生百態,世事千般,別奢求人家了解你,更不可能事事順利,看化,就是不執著,拿得起,放得下,有誰能做到?

古今中外,高談看化的人,究竟有多少個能真正做得到「看化」?人非草木,對嘲諷辱罵,豈能無動於衷?有幾人能「唾面自乾」?要做到不計較,那就等於鐵石心腸、目空一切,其定力比坐禪入定的老方丈還要高。到底世上是否有人真正做到「看化」?你手握億萬資產,全數捐出,一夜之間變成一無所有,誰能做得到?你位居九五之尊,毅然宣佈退出政治舞台,淪為無權無勢之一介平民,除非是神話、童話,有誰能捨得?殺身成仁,捨命拋顱,粉身碎骨,視死如歸,英雄何在?

於是,退而求其次,謂之「淡化」,「看淡」就比「看化」容易辦得多。看化,是看得透徹,看得開;看淡,是看得可無可有,無足輕重,看若過眼雲煙,瞬間來去。說這話的,肯定是曾經滄海、閱盡桑田的人,年青小伙子,要有一股衝勁,要力爭上游,滿腔豪情壯志,千萬不可看淡、看化。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如果看淡、看化,就日落西山、燈殘油盡。所以,同樣的詞句,用不一樣的心態去面對,就得出不一樣的結論。要如何詮釋「看化、淡化」,就要用各自的觀點和角度。

既然不容易看化,那就淡化吧!對婆媳紛爭、社團權位、財產官司、桂冠稱號、面子名銜,能看淡就好;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虛位功名,等閒視之;吹捧阿諛,冷眼觀之;甜頭利誘,泰然處之;譏評嘲諷,一笑置之。淡化之中,悟出平和,消除矛盾,化解爭端,何樂不為?

當你從醫院、殯儀館、墳場、火葬場走出來,你心中肯定會感慨一番。人一碰到生老病死,就自然而然「看化、看淡」,就會想到「生無帶來,死無帶去」,就會對以往的執著有了新的看法。很多惡人在臨終時性情大變,被文人稱之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今年4月17日,是金邊淪陷41週年,欠下柬埔寨數百萬條人命的赤柬殺人魔頭波爾布特,死得不如一條狗,逃過了審紅庭去見馬克思,真是便宜了牠。如果說,對赤柬大屠殺可以「看化、淡化」,就是對數百萬冤魂的不公!

因此,看化、淡化,不是公式化、機械化、形而上學,而是有原則、有宗旨、有法度。雖說小不忍則亂大謀,但若忍無可忍,就必須站出來!在大是大非面前,是可忍,孰不可忍?魯迅說道:「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如果刀在脖子上,忍氣吞聲,逆來順受,敢怒不敢言,倘若如此,寧可站著死,不可跪著活,那就造反吧!哪裡還談什麼「看化、淡化」?
(2016.04.15《華僑新報》第13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