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27篇:《霉運》

上週五晚飯時,工頭告訴我,他今天走在路上被飛鳥撒屎,乃不祥之兆,回到家立刻洗頭;他有預感,會有倒霉的事發生。我笑說這只是迷信,聽老人家說,走路不小心踩到「米田共」,說不定還會中彩票。他說上一次大車禍前,也是由於遇到一大群飛鳥「空襲」,有前科記錄也。

週末結束,星期一上班時,才知道工頭破財。聽他娓娓道來:週五放工時已經是週六凌晨三點許,他開車回家,當離家門還有一個街口時,他和往日那樣本能地把安全帶解開,誰知警察正在街口截止車輛,檢查酒後駕車,當他發覺時,想扣回安全帶,才知道已經太遲了,兩名警員拿著手電筒,叫他下車,除了懷疑他半夜三更是否從酒吧出來,還控告他沒有綁安全帶。真是啞子吃黃連!經過一番上下搜索,沒有發現其他可疑之跡象,才抄了牌,罰款115大元,還扣除三分。

工頭把駕駛執照、汽車註冊、粉紅色保險紙等塞進衣袋中,無可奈何將車子開回家,還和老婆大人吵了一架。星期天寮人和尚寺有法會,本來約定好,夫婦倆一起去拜佛,由於吵了嘴,太座一早自己先去了,工頭醒來,一見遲到了,二話沒說,隨便拿起一件風褸就出門,手機也沒帶,如疾風般把車子朝佛寺飛馳。就在Rosemont街,又遇到警察擋路,他不耐煩的把車門玻璃降下,瞪了警察一眼,只見這差人很有禮貌的將雷達槍上指示之數據告知:時速61公里,這裡是市區,只能開50!工頭也犯賤,還淺笑的說,有誰真的在市區開50,那不成了烏龜爬行?老警伸手要工頭出示所有證件,這下子才發現大禍臨頭,所有證件連錢包都塞在昨天穿的那件外套口袋裡。

身上什麼證件也沒有,可大可小,你是何種身份?是偷渡客?是逾期非法居留?這部車是偷來的?總之,要多麻煩有多麻煩。工頭剛才囂張的語氣不見了,開始哀求警察先生,並憑記憶唸出社會保險卡號碼、出生日期、住址、家裡和工廠電話,本來電腦一查,應該核對無誤,可是你沒有其他證明文件,怎能證實你就是某某人?我的天,難道真的要拿手指紋或DNA驗明正身?「我現在立刻回家去拿證件來,你們等我!」工頭幾乎要彎腰下跪,兩位警員鐵一樣的面孔,搖頭連說NO!「本來我們可以關押你無證駕駛,現在姑且不拉你,但一定要拖車。」不一會,拖車公司的巨無霸抵步,把工頭的Pathfinder四驅車拉走,警員開了幾張罰單,一張是超速駕駛,110元,扣兩分;另一張是沒有帶駕駛證、汽車註冊證、汽車保險證,421元;還有一張,是拖車後遺症:一個月內不許開車,必須等到12月21日才能去取回愛車,拖車費65元,寄車費每天8元,30天240元,另加稅,共計347元。「如果你不服,沒有問題,你可以去聘請律師到法院上訴,如果勝訴,可以將車取回,但如果敗訴,你所繳付的不止這個數目。」工頭屈指一算,連同昨天凌晨沒有綁安全帶,共扣除五分,罰款近千元。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痛定思痛,工頭這才發現,他身無半分,手機也沒帶,想喚的士或搭巴士都沒錢,他回頭向警察借電話,到處打去找人求救,星期天,人人出門,最後,他終於找到老婆大人,才夠膽喚部的士25元去佛寺,由太座付款。

我們一群工友聽完這倒霉的經歷,大家也紛紛憶述自己行衰運的遭遇。我除了搖頭嘆息,更提醒自己,凡事不可粗心大意,如果工頭不馬虎闖禍,就不會破財兼沒有車開。信不信由你,世事往往就是那麼巧合,似乎冥冥之中有主宰,鴻運當頭,過關斬降,勢如破竹,無往不利;運滯舛逆,不如意事,接二連三,屋漏偏逢連夜雨,怪不得那麼多人愛算命,將命運交給江湖術士。

加幣不斷上揚,每百元兌換84.81美元,而加拿大製衣業面臨危機邊沿,的確交上了霉運。一份58頁厚的調查報告今天公佈,加拿大超過四萬名紡織製衣業工人瀕臨失業。目前,已高達90%的成衣由第三世界國家加工輸入,全球有4000萬人從事成衣業,年收入佔全球生產總值百分之六。如今,各名牌製造業(球鞋、牛仔褲、時裝)有一半在中國設廠,而其他落後國家則漸漸減產,由原來的50國縮小至五、六國。在孟加拉,180萬製衣業工人中有100萬人失業;在印尼,也有100萬份工作喪失;在斯里蘭卡,35萬製衣工人中就已有30萬人賦閒,在柬埔寨,20萬人失業;在中美洲危地馬拉,50萬製衣工人中,一半失業;在美國,這四年來紡織製衣業共喪失35萬份工作。

美元疲弱,令我們熱水爐工廠的美國訂單也大幅度減少。歐元以1.3兌換美元,令美國人到歐洲旅遊的數字劇降。日元幾乎以一百兌一美元,美國對日本進口貨敬而遠之。加幣強勁,加拿大人越過美國邊境大量購物,汽車大排長龍,消費者將錢流到美國人口袋中,這是令人隱憂的事。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到底還要打多久?布什本月底訪加,除了談瘋牛症、軟木交易、導彈防禦系統,一定會要求加拿大拿出誠意支持美國之軍事行動,馬丁會否因此而交上霉運?拭目以待吧!
(2004.11.26《華僑新報》第7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