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26篇:《權益》

聽說魁北克省政府將立法,強制駕車人士冬季必須換雪輪胎。我早在幾個星期前就去過數家油站,都大排長龍;去加拿大輪胎公司,也要等三、四個鐘頭,於是打電話去拉娃購物中心的些爾斯,安排我在星期一早上。我未八點就到,已有最少廿人比我還早,八點正才開門,取了號碼,竟是廿幾號,總算輪到我,吩咐師傅順便換機油,只見他慢條斯理的搖搖頭,12月才有換油服務,現在只換雪胎。我以為最多等半個鐘頭,誰知告知中午12點才能取車,我的天!早知道就不必電話約會。奇怪的是,老外沒有誰發出半句怨言,還客氣地謝了又謝,我怎能那麼多牢騷?無奈。四個鐘頭如何消磨,喚的士還是搭巴士回家?外面風很冷,還是先去喝杯熱咖啡再說。

商場只有食攤開始營業,沒有多少顧客,寬敞的座位,香濃的咖啡,我繼續翻閱那本積壓了幾個月也無法讀完的《晚年周恩來》。時間似乎停止移動,我忽然感到很浪費,很想回家開電腦,後來又想,「奉旨」偷閒,也是人生一種享受。從未清閒安坐超過半個鐘頭,從未如此自由自在過,何嘗不是上天的賜予?想到此,下意識命令自己,開懷放縱一番。於是,逛文具店,跑電腦專賣店,串書店,到家居公司看裝修器材,幾乎所有店舖都進進出出,終於盼到中午十二點。

飢腸轆轆,先去取車再祭五臟廟吧!誰知那位不知哪間院校畢業的修車師傅對我搖頭,還沒有換上雪胎。原來他們折騰了大半天,無法開啟我的車後廂,我說只要按自動遙控的開門鈕幾秒鐘,車後廂蓋就會跳上來,並示範一遍,沒有失靈。師傅說現在是午餐時間,下午一點才開工,你兩點鐘再來。我真的火了,被罰靜坐半天,還要再延長刑期?二話沒說,要回車鑰匙,拜拜,再也不來些爾斯啦!一上車,才發覺放在車後座的第四個輪胎不見了,回頭責問,師傅帶我進修理車間,只見地上橫七豎八,最少幾百個各類大小車輪,哪一個是我的?追究下去,阿甲叫阿乙,阿丙怪阿丁,十分鐘過去了,就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隨便找一個尺寸大小相同的就算了,我也不計較,反正這四個雪輪已跑了兩個冬天。不行!我們公司的規定,不能給顧客留下不良印象,這才是人說的話。我知道已驚動了上級,只見有位經理走過來,很有禮貌地先向我說聲道歉,然後直言,由於職員的疏忽,弄丟了我其中一個輪胎,又不能找到一模一樣花紋的「虎掌」嘜,現在惟有以四個205/75R/15的「總統」嘜全新雪胎(價值896.99元另加稅)為我裝上,只收取每個車輪11元的費用,這嶄新輪胎,我分文不用付。經理還連連點頭哈腰,叫我半小時後來取車。

像這樣的經歷,我還是頭一遭。但如果買回來的東西不合用,拿去退還,已司空見慣。我的傳真機幾年間已先後買了三部,才後悔沒有再購買數十元的維修保用服務,一壞就報銷。電腦打印機總共買了四部噴墨、一部鐳射,最後那部惠普噴墨,我買了延續保用,結果一年後真的壞了,拿去「未來店」,舊的款沒有貨,立刻換部新的,雖然價錢比原來的貴,也不須另外補貼。影印機買了五年維修保用,但卻沒有時間拿去例行清潔檢查,五年過去了,白白付了百多元。吸塵機也有五年保用,壞了,因沒有時間而擱置一旁,適逢放假,才抽空拿去修理,師傅告知,如果你上個星期拿來,還可以有保用,修不得就會換一部新的,可惜最後期限剛剛過,勸你最好丟掉,因為修理費和買一部新的差不多。如今,家裡的電器,被我一拆就胎死腹中,無法收尾,我自問不是吃這行飯的,心急,又粗手粗腳,小的從烤爐、麵包機、熨斗、鬚刨,到大的電視、錄影機、吸塵機、剪草機、鏟雪機,一經我的巧手光顧,準提早報銷。因沒有保用還未宣判成廢物的,尚有中央吸塵機、豆漿機、攪拌機,以及女兒今年剛買送給我的百餘元生日禮物:無線聽筒。

顧客的權益受到法律的保障,所以,不必擔心「貨一出門,恕不退還」。然而,往往以息事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心態,懶得去爭取應得的賠償。傳真機油墨很快就乾,每隔幾個鐘頭,就要隨便影印一點文字,以保持油墨之濕度,我本來可以拿去退換,只因單據不知丟到哪裡,只好天天像例行公事喚醒油墨,否則詩友來稿看不清,又要猜謎填充,或要求對方再次傳來。

女兒的車停在馬路上,被警察開了罰單,她不服,寫信去市政府,謂該地段一向可以泊車,因電影公司拍片,臨時將禁令貼上,而她泊車時,禁令尚未生效云云,結果她勝訴,分文不用繳納。我就沒有那麼幸運,罰單一張又一張如數奉還,甚至錢包被盜,去申請補領社會保險卡,還被拒於門外。我和女公務員理論一番,謂每星期的薪俸,都是這個工作證號碼繳稅,年底報稅,還不是這個賣身契號碼,為何不許補領?她說首先要我去辦理身份證,我說入了加拿大國籍已廿幾年,如今證件被偷,只要將逾期舊護照出示就行,她說沒有這麼簡單。真是秀才遇見兵,有理講不清,我又沒有那麼多閒暇去跑衙門,一拖就是幾年,除了駕駛執照和健康保險卡,其他的都沒有補領。政府部門工作效率之低,令人嘆為觀止,不管你數以百人在排隊,我行我素,不慌不忙,有說有笑,再看一看手錶,到鐘吃飯,把牌子一放,穿上外套,瀟灑地甩一頭金長髮,享受她的午餐。你耐心等吧,不高興?寫信去投訴。再看看警察局的報案中心,你去找阿Sir投訴汽車被人Hit-and-Run,他丟給你一張表,自己填寫資料,最後在描述這一欄,一五一十詳述,遞交時他也懶得細讀,又沒有出來看你的車到底損壞到何種程度,就從電腦上抄下報案號碼,吩咐你拿這個號碼去報保險公司。你想再問多幾句,他都不想回答。像昨天上午,成千上百的拖車結集在市長辦公廳,令交通大亂,警察先生是你急他不急,勒令車輛改道,嚴禁通駛,由不得你不服?
(2004.11.19《華僑新報》第7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