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

第1045篇:《停電》

沉重的冰棱將樹枝壓到地面(2019.04.08攝)
上星期一(4月8日),一場冰雨,雨水在樹枝和電線上凝結成冰稜(又稱雨淞、冰掛),由於積冰過重而令樹木倒塌,電線掛冰拉斷線路,導致魁北克多個區域大面積停電,包括Laval、Lanaudiere和Laurentides等地區,造成超過315000戶家庭受影響,最少持續48小時以上。到星期二晚上十點鐘,仍然有超過13萬戶沒有電力供應;這應該是自1998年1月5日冰災以來魁省最嚴重的一次大停電。

到處是斷樹殘枝,瘡痍滿目(2019.04.08攝)
當天下午,大約一點半左右,我們住的Vimont威蒙區率先停電,我開車想去買些乾電池和多幾把手電筒回來,才發現整個拉娃市全部沒有電源供應。交通燈熄滅後,駕車人士自動自覺的先到先行,很有秩序,不需要交通警察指揮。一路上斷樹殘枝,瘡痍滿目,方知災情嚴重。
鄰居這棵大樹在後來數小時後也折斷下來(2019.04.08攝)
幸好手機還可以上網,登上Hydro Quebec魁北克電力公司網頁,查看什麼時後才可以恢復正常,答案是正在搶修中,一切都是未知數。女兒叫我們去她們家過夜避寒,我們本來想再等多一會,她倆勸我們不要再猶豫不決,要當機立斷,離開拉娃災區幾天。經不起勸說,我們在下午四點多開車去Plateau Mont Royal大女兒的住所,先送老伴後,我自己去上日語課。晚上九點放學,回到女兒家後才吃晚飯。
我家附近一景,在車內拍下(2019.04.08攝)
幸好《壁畫》一文星期日已經提前寫好,如今只需為「詩壇第867期」組稿;星期二一早醒來,將專欄隨筆和「詩壇」寄去報社,心頭大石終於放下。小可兒喜見我們,吱吱喳喳的樂不可支,她爸爸送她去托兒所後,我們放心不下雪櫃裡的食品是否變壞,便急忙開車回拉娃,路上在滿地可的油站買了四袋冰,職員對我們投以好奇的眼光,外面冰雪未融,買冰幹什麼?一回到家,先去檢查凍櫃,將四袋冰放進去,以保持低溫。又將廚房和地庫兩個雪櫃中的肉類、食物全丟進環保箱,放到後園戶外,再用鐵鏟將厚厚的冰雪覆蓋,成了天然的冰箱。人家期盼春天送暖,陽光普照,我們如今祈求老天爺降溫,陰天下雪,在電源恢復之前,氣溫最少在零度以下,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啊!
我家門前的大樹斷了枝幹(2019.04.08攝)
我們家門前那棵樹,有一大枝幹也因承受不了冰棱的重量而折斷,市政府派人來將枝椏鋸斷,以免壓壞汽車和傷及行人。才停電一天,屋子冷得像冰窖,必須穿雪褸禦寒。由於停電,又不能上網,無所事事,我們只好出門到處逛。街上冷冷清清,油站、超市都沒有營業,連麥當勞也關門。
我家門前那棵大樹,用布帶綁住斷枝,兩天後鋸掉(2019.04.09攝於下雪時)
喜知Carrefour Laval購物中心有電源供應,人們不約而同的從四面八方朝商場方向湧去,停車場一位難求,這現象在星期二還是十分罕見。只見商場人山人海,擁擠不堪。由於學校停課,托兒所關閉,年青的家長必須最少一人告假在家看孩子,而氣溫零度以下,沒有暖氣,除了去租酒店,唯一去處就是到商場取暖。過去大停電,人們會排隊買蠟燭,廿一世紀的今天,大停電的風景線,竟然是:不管哪個角落,只要有電插頭,就圍著一大群人,席地而坐,如飢似渴的給手機充電。這很像航機延誤時旅客滯留機場的情景。
商業中心席地而坐,為手機充電(2019.04.09攝)
我們飢腸轆轆,在美食區找不到位子,只好進Table 51餐館用午餐,令我想起21年前大停電時到富麗華酒家摸黑飲茶的難忘一幕(見本欄第70篇《冰災》)。據悉,今次魁北克電力公司請求舍布魯克電力公司和美國佛蒙特州「綠山」電力公司來增援。1998年冰災時汽油每公升57.9仙,21年後的油價是每公升1.39加元。當年冰災的破壞力極其嚴重,地面結冰厚達5英吋,超過400萬戶停電。
幸好大雪將戶外變成天然冰箱(2019.04.09攝於家門前車棚旁)
我們在女兒家住到星期三,上網查看最新停電報告,拉娃其他地區已陸續供電,Vimont區似乎還沒有動靜,氣象局報導氣溫將會上升,而且會有陽光,老伴一直牽掛放在戶外的肉類食品,我們迫不及待的又從滿地可趕回拉娃,一路上交通燈都正常,剛進入威蒙區,就感受到冷冰冰、黑沉沉的氣氛。我們開門進屋,警報系統因停電耗盡了儲電池,訊號燈也熄滅了。檢查凍櫃,四袋冰還沒有融化,後園的環保箱還是被厚厚的冰雪覆蓋著,我們決定留下來碰碰運氣,哪裡也不去。下午2點20分,經過大約50個鐘頭,我們終於恢復電源供應。失而復得的感覺真好!然而,上網還不行,打了好幾次電話,聽了半個多鐘頭的音樂,直到深夜十點才能上網!
1998年1月滿地可冰災一景<記憶猶新
其實,在世界大停電歷史上,拉娃停電只是小兒科,還不夠資料登上排行榜。1965年11月9日北美大停電13小時,約3000萬人受影響;1971年8月16日,香港九龍新界大停電持續數天;1977年7月13日至14日,美國紐約大停電,900萬人受影響;1999年7月29日台南以北大停電,846萬人受影響;2003年8月14日美加大停電,約5000萬人(包括紐約800萬人,多倫多560萬人)受影響,持續10天;2006年11月4日歐洲大停電,1000萬人受影響;2008年2月,中國湖南省大停電,持續兩週,450萬人受影響;2009年11月10日巴西大停電,6700萬人受影響;2011年3月11日因為大地震引起日本大停電,440萬人受影響;2012年7月30日至31日印度大停電,超過6億人受影響,是世界上最大規模停電事故;2017年8月15日台灣大停電,668萬戶受影響;2019年3月7日起,委內瑞拉大停電。
1998年冰災,150英呎鷹架倒下
臨截稿時,驚悉巴黎聖母院星期一(4月15日)大火,尖塔倒塌於火光中,八百年歷史的古老教堂燬於一炬,巴黎哭泣,法蘭西哭泣,世界哭泣!法國總統宣佈重建聖母院,未來十年將聽不見教堂鐘聲。「人定勝天」?一場冰雨,一次大停電,一場大火,就知道人畢竟是那麼渺小!
破陣子──驚泣巴黎聖母院大火(2019.04.15)
舉世悲歌催淚,沖天大火焚心。寺院巍巍觀起落,尖塔悠悠閱古今,鐘樓聲漸沉。
煉獄焉能解鎖,祝融也會呻吟。我哭教堂餘史跡,神祐巴黎賜福音,平安祈降臨。

南歌子──歐遊詞草之九:詠巴黎聖母院(2012.05.18)
駝俠名猶在,鐘樓寺尚存。文豪雨果若還魂,驚訝巴黎變化扭乾坤。
加冕拿翁憾,消災聖母恩。教堂千載屹晨昏,閱遍世人悲喜入空門。
(2019.04.18《華僑新報》第14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