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祭親人》(《白墨詩詞集》分類)

七年忌辰憶岳母二首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其一
七載悠悠憶岳萱,遙思泰水慟難言。
穗城同賞珠江月,北角齊茗麗璧軒。
越秀山中嚐草鯉,清平路上採良圓。
才經滿腹英姿在,筆底雄文女狀元。
其二
岳母慈容印象深,如煙往事夢中尋。
六榕寺裡留身影,鎮海樓頭響足音;
獅子丘巔悲日落,太平山腳哭星沉。
珠璣墨寶遺香氣,字字牽連愛子心。
註:岳母生於1927年6月3日,於1988年12月10日病逝香港。清平路、六榕寺、鎮海樓皆在廣州,珠江、越秀山等皆喻穗、粵,麗璧軒乃在香港北角寓所,取自岳父母(陸麗、李璧全)之名。

鎖窗寒
──敬悼岳父仙逝
一九九六年元月廿九日
臘月香江,晴空霹靂,海天悲唁。烏啼北角,淚灑養和醫院。泰山崩、隕星落沉,巨雷震撼靈霄殿。哭岳親去遠,陰陽分隔,孝心穿箭。
嗚咽!詩遙奠。恨萬里關河,痛哀驟變。回腸九轉,泣血捶膺千遍。歲頻添、將慶杖朝,玉皇有請桃壽宴。赴蓬萊、羽化登仙,夢裡音容見。
註:岳父陸麗生於1917年7月22日,1996年1月28日於香港病逝。

揚州慢
──敬悼岳父
一九九六年元月卅一日
嚴岳山崩,丈人峰墜,香江月落星沉。欲填詞祝壽,卻悼曲悲吟。哭聲咽、肝腸寸裂,苦風淒雨,呼號楓林。鶴歸西、天上仙鄉,塵世何尋?
緬懷往事,夢依稀、猶再重臨。憶共覽羊城,同遊肇慶,從化泉霖。把盞鯉魚門外,親情厚、感觸哀涔。願英魂安息,靈前彈斷愁琴。

岳父七日祭
一九九六年二月五日
守孝他鄉歲暮臨,皚皚苦雪奠楓林。
淚鎖寒窗風呼號,烏啼冷月鶴唳吟。
港島雲天悲日落,香江海浪哭星沉。
長留正氣名聲在,德望高隆墨裡尋。

天仙子
──獨飲悼岳父
一九九六年二月九日
痛飲解憂壺灌頂,酒醒淚乾愁未醒。斷腸淒楚醉中知,孤月冷,殘風猛,雪後臘梅枝不挺。
吟罷悼詞咽已哽,從此泰山成夢景。悲歌難唱曲音低,人酩酊,魂馳騁,天國鶴飛留暮影。

昭君怨
──岳母七十冥壽
丙子年五月初四日
生死茫茫散聚,離合匆匆來去。苦樂夢悠悠,醒時休。
泰水音容猶在,信札墨香遺愛。冥壽憶慈恩,淚噙吞。

鎖窗寒
──赴多城拜祭五姨丈有感,寫於長途巴士上,一路上風雨不停,倍感哀傷。
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
舊地奔喪,靈堂弔唁,緬懷姨丈。淒風苦雨,傷感更添惆悵。遠送行,千里路遙,多城來去哀歌響。在車中動筆,心潮蕩漾,悼聲悲愴。
回想,思潮漲,憶氣節高標,最堪景仰。扶持後輩,關愛胸襟寬廣。讚一生、磊落大公,無爭澹泊人健朗。老壽星,九秩歸真,天國仙筵享。

九秩崢嶸,兒女成材堪快慰;
一生磊落,功名享譽盡寬心。
──悼五姨丈
2008.01.09寫於赴多倫多巴士上

一生勞碌,奔波蹈海飽經多少風和雨;
七秩歸真,駕鶴乘雲頻憶幾許苦與甜。
──輓瑞士吳俊和表姐夫
2008.09.10
「詩壇第453期」2008.09.12

訣別姨媽
──香港之旅其八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
老邁姨媽久臥床,廣華探病變奔喪。
啞聲訣別親情溢,熱淚辭行孝道彰。
九秩臨終無掛慮,一生盡善歷滄桑。
眼前長輩年年逝,醫院歸來倍感傷。

鎖窗寒
──痛悼國良胞兄病逝越南西貢家中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
月落星沉,風呼海嘯,鬼神悲泣。湄江淚雨,哭浸椰林成澤。痛切膚、噩耗斷腸,怎堪手足陰陽隔?問上蒼何絕,弟生兄死,雁群離翼。
安息!登天國。願一路扶搖,鶴飛仙宅。長居淨土,永別凡塵終極。想當年、昆仲碰杯,難忘往事成追憶。盼魂歸、夢裡相逢,促膝同朝夕。

鎖窗寒
──國良胞兄一週年祭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
落日悲沉,淒風冷嘯,夢魂飄遠。椰林訪墓,手足新墳初見。哭雲天、永隔弟兄,何堪折翼成孤雁?問湄公河水,滔滔流去,哪年能返?
呼喚!心慌亂。恨人鬼陰陽,泣聲腸斷。今生昆仲,烽火故園離散。若有緣、來世再逢,屆時汝我相交換。報兄恩、由我持家,享壽期頤算。

破陣子
──遙祭大嫂仙遊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
乍弔胞兄翼折,又聞大嫂仙遊。患難鴛鴦逢赤禍,恩愛夫妻到白頭。椰林風雨愁。
生死同年同月,枯凋同穴同丘。駕鶴西行登淨土,化蝶雙飛上梵洲。齊眉形影留。

驚聞大嫂病逝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
8月2日胞兄辭世,8月19日大嫂仙遊,兩人同年同月生,又同年同月死,眾侄在半個多月內連續失怙又失恃,成了一群孤兒,有感而賦。
其一
兩人一命枝連理,亂世鴛鴦逢逆水。
已是同年同月生,更求同月同年死。
啼痕淚竹舜娥悲,化蝶飛天梁祝美。
琴瑟斷絃憐絕音,孤鸞舞鏡鳴聲起。
其二
壽域長眠同穴喜,青陵粉蝶雙雙死。
相思樹上頸交棲,連理枝頭佳話美。
廝守今生誓約存,逃亡故國風雲起。
城牆哭倒杞梁妻,共赴仙鄉煩惱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