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祭父母》(《白墨詩詞集》分類)

先嚴四十一年祭二首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七日
其一
一歲遺孤百事哀,披麻稚子哭靈臺。
嚴親筆墨稱文膽,祖父詩詞晉秀才。
飽學鴻儒逢亂世,經霜傲骨化枯骸。
留芳幾代名垂永,只恨英年壯志埋。
其二
不識親嚴夢裡猜,魁梧七尺棟樑材。
龍飛鳳舞詩泉瀉,海立雲垂墨路開。
玉帝何因召哲者?蒼天豈可妒英才?
來生父子情緣在,盡孝歡歌扮老萊。

木蘭花慢
──先君四十二年祭
丙子年四月初五
忌辰天地暗,暴風雨,洗悲愁。哭稚子披麻,遺孀守寡,顛沛沉浮。何由?有鴻鵠志,任扶搖直上九霄遊。誰奈英華早謝,滿腔大願難酬。
悠悠,滾滾江流,東逝水,未停留。縱學通萬卷,才高八斗,貧則無謀。回眸!莫空落淚,刻嚴親教誨在心頭。且把盧門筆墨,化為萬縷溫柔。
註:先父盧育相,字錫侯,於1954年5月7日(甲午年四月初五日)病逝。當時余尚差兩天才滿週歲。

鎖窗寒
──先君五十週年祭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
正值英年,偏逢亂世,怎堪瞑目?匆匆撒手,不忍稚齡啼哭。念妻兒、淚雨斷腸,亡魂欲返開棺木。嘆四三歲月,一抔黃土,永生天國。
勞碌,勤栽育。願後繼成材,嘔心積蓄。書香幾代,先輩仕途榮祿。盼子孫、光祖耀宗,范陽蔭德扶望族。看盧門、乃父遺風,百載添千福。

滿江紅
──戊子年四月初五紀念先嚴逝世五十四週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
燭淚添愁,又適值、先君忌日。憶往昔、斷腸孤寡,斷弦琴瑟。豈忍夫妻生死別,誰憐父子陰陽隔?未週歲、孝服送靈車,蒼天泣。
凌雲志,雕龍筆;求藥石,悲頑疾。正四三英歲,怎能安息?潮汕過番開葉脈,越棉落戶留蹤跡。願盧門、世代出書香,兒孫澤。

渡江雲
──己丑年四月初五日先君五十五週年忌日感懷祭母
二零零九年四月廿二日
先君魂去遠,年年忌日、是否返盧家?父子同品茶。週歲孤兒,寡母淚交加。含辛茹苦,嘔心血、歷盡風沙。最不堪、棄屍荒野,枯骨伴黃花。
悲嗟!故鄉變色,異國逃亡,對功名淡化。實指望、栽培兩女,退隱天涯。閒來弄墨留詩卷,常牢記、祖輩中華。祈入夢、陪親樂賞紅霞。

祝英台近
──四月初五先君六十五週年祭
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
母麻衣,兒襁褓,亡父歸西早。正值英年,何忍墓中老?斷腸孤寡無依,慈親淚眼,挽不了、柱傾家倒。
祭先考。髮白頭禿愚翁,楓邦獨憑弔。素昧平生,夢裡相逢渺。悼文唯有填詞,奉呈詩稿,願來世、續緣多好!

憶秦娥
──悼念母親
一九七六年一月十八日
明燈滅,晴天霹靂肝腸裂。肝腸裂,孤兒泣血,母親永別。
黃泉飲恨仇難雪,冤深似海心堤缺。心堤缺,洪濤漫捲,怒潮狂洩。
註:乙卯年(一九七五)九月十八日先母不幸於高棉罹難,屍骨被棄亂葬崗,當時余避秦泰京,噩耗傳來已是三個月之後。

西江月
──悼母親
一九七六年一月廿三日
寒夜風呼鶴唳,荒鄉海嘯烏啼。湄河遺恨日沉西,痛悼恩娘永逝。
滴血焚肝泣祭,斷腸灑淚哀淒。天崩地裂缺心堤,萬載深仇牽繫。

滿江紅
──悼母親
一九七六年二月九日
血洗盧門,湄江水、沖仇瀉恨。天地哭、落花誰揀?曝屍誰問?幾尺愁腸焚怒火,多年傲骨燃冤燼。嘆崎嶇、歲月葬殘生,空悲憤!
情難忍,燒方寸。心海沸,紅塵滾。願詩為匕首,筆當刀刃。看破風雲春已老,寫穿硯紙人何困?讓夕陽、永伴慰英魂,恩全盡。

卜算子
──祭母二週年
一九七七年十月十五日
苦酒祭英魂,冷雨悲孤月。喚醒慈娘剖孝心,一曲仇腸裂。
骨肉海天離,母子陰陽別。故國腥風捲惡雲,灑落千江血。

滿江紅
──祭母二週年
一九七七年十月卅日
淚灑靈前,悲風起、心穿亂箭。回首望、七年烽險,八方鏖戰。滿鼎香灰仇萬點,遍堂燭火冤一片。哭陰陽、兩錯隔天淵,春何見?
慈魂遠,山河變。遊子泣,孤兒咽。嘆家亡國破,落花飛燕。夢境如真還覺醒,凡塵若假終留戀。難雪清、苦海恨綿綿,空哀奠。
註:七年烽險,指高棉自一九七零年政變起之血腥七年。

聲聲慢
──祭母十九年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五日
黃花凋謝,紅葉飄零,風中倍感神傷。淚雨悲秋,孤身倚立斜陽。魂飛萬千里外,到湄江、亂葬崗旁。夢別醒,哭英靈早逝,人鬼淒涼。
泣血滴詩祭母,問蒼天知否?寫斷柔腸。落魄他鄉,閑來煮字情長。思親更難面壁,醉杯中幾許滄桑。盡忘了,把昨日,心底蘊藏。

水調歌頭
──祭母二十年
一九九五年四月廿六日
冷雨濕荒塚,熱淚灑孤墳。關河萬里遙奠,苦酒弔英魂。薤露招靈一曲,鬼影枯墦破墓,無處報慈恩。廿載空遺恨,白骨化紅塵。
夢已碎,春去遠,怒火焚。仰天哭問、鄉土何日再沉淪?難忘屠城殺戮,忍看園殃家毀,碧血濺詩文。舞劍妖魔斬,梟首刃仇人。

乙亥九月十八日祭母二十年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日
泣血焚肝二十年,瀟瀟苦雨灑靈前。
家亡國破仇難報,月落星沉恨未填;
史證堆中挖白骨,深冤路上哭黃泉。
招魂又見狂風起,一曲悲歌震海天。

烏夜啼
──乙亥祭母二十年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日
靈前一炷清香,斷愁腸。廿載沉冤難雪、淚汪汪。
棄屍骨,亂坑葬,太悲傷。血債血還之日、祭親娘。

鷓鴣天
──母親廿年祭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日
野菊迎秋九月香,招魂悲曲滿靈堂。紙錢焚作詩千首,愁燭燒成淚兩行。
天哭泣,地哀傷,暴風驟雨洗墳場。何株老樹埋骸骨?哪座青山葬妣娘?

破陣子
──祭母二十年有感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日
廿載民殃家禍,千江恨水仇波。山哭海啼哀白骨,雨苦風悲咒惡魔,鬼魂鳴泣歌。
旦夕城沉國破,霎時血淚成河。孤子避秦心疚重,慈母臨終抱憾多,仰天嗟奈何!

淚別母親廿二年感賦二首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日
其一
淚別慈顏闖異鄉,人天永隔斷肝腸。
紅塵若夢風霜滿,白髮如霜愛恨長。
守寡青春催歲月,遺孤少小哭陰陽。
年華逝水悲歡去,壯志空留夢一場。
其二
廿二年前別故鄉,誰知永訣哭恩娘。
一生澹泊無卑膝,半世清貧有熱腸。
白髮迎風多颯爽,青山棄骨太淒涼。
誰嫌淚灑詞千首,莫笑思親下筆狂。
註:1974年9月12日在柬埔寨金邊淚別母親去國,9月14日抵達泰國曼谷,不料此次生離竟成訣別。

祝英台近
──丙子九月十八祭母廿一年
一九九六年十月廿二日
淚泉乾,詩韻苦,無墨祭先母。廿載匆匆、禿筆已陳腐。有誰記得當年?腥風悲雨,多少恨、長埋鄉土!
哭聲楚。頃刻家國沉淪,屠夫若狼虎。魂斷荒山、亂葬骨難數。一生清白慈娘,臨終孤影,滿腔志、永垂千古!

母親節祭母二首
一九九七年四月廿四日
其一
泣血成文寫斷腸,慈萱凋謝幾滄桑。
心頭淚雨沉新恨,筆底仇痕刻舊傷。
痛飲題詩悲落葉,苦吟思母嘆飛霜。
夢中團聚哀離別,不惜魂留亂葬崗。
其二
佳節思親感慨長,孤兒泣母倍哀傷。
何堪花甲登仙域,怎奈英華落異鄉。
寸草無知猶報德,萱花有愛總留芳。
先慈淚灑回魂日,赤子詩心一炷香。

丁丑九月十八日祭母廿二年二首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九日
其一
廿二年前戰火紅,先慈遺恨太匆匆。
怕留孤墓淋愁雨,寧化朝霞染碧空。
亂世浮沉催白髮,晴天霹靂起腥風。
招魂只恐柔腸斷,午夜心驚惡夢中。
其二
祭母思親廿二年,陰陽永隔夜無眠。
紅楓染血斑斑落,白菊陪靈瓣瓣連。
燭淚哭乾仇未雪,香灰燒盡恨難填。
何堪回首災餘後,悔不當初訣別前。

戊寅母親節祭母二首
一九九八年五月六日
其一
白髮絲絲夢裡尋,不堪酒醒隔陽陰。
劬勞願作書生婦,守寡空懷烈女襟。
哺育憐兒兼父職,薰陶訓子盡慈心。
流亡訣別廿三載,罔報春暉負疚深。
其二
康乃馨香感賦吟,恩娘叮囑響迴音。
無情戰火摧家道,有愛天倫鑄孝心。
痛失萱親魂去遠,空留寸草恨猶深。
追思往事如雲逝,唯剩寒衣密密針。

鎖窗寒
──戊寅九月十八祭母廿三週年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
燭淚搖紅,香灰掩恨,祭台煙縷。殘陽漸暗,乍見滿天風雨。盼英魂、萬里到來,一銷廿載冤和苦。問夢迴幾度?相逢悲泣,別離淒楚。
思母,陰陽阻。哭亂葬荒山,有誰掃墓?屠夫血債,鐵面閻羅知否?願先慈、安息樂園,永生佛國登淨土。送娘親、叩首依依,望斷黃泉路。

己卯九月十八祭母廿四年二首
一九九九年十月廿日
其一
秋風落葉輓詩吟,苦雨狂歌淚濕襟。
故國驚魂遺母訓,家山變色隔慈音。
屍浮血海紅潮急,骨湊髏圖赤禍深。
二十四年千古恨,難隨湄水洗悲心。
其二
又逢忌日惹愁吟,亂葬崗頭恨滿襟。
淚燭滴詩哀母位,靈堂唱賦悟禪音。
家亡國破悲歌苦,道失仁淪隱疾深。
湄水悠悠流不盡,但求為我洗仇心。

一翦梅
──母親節悼先母
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
半百依然喚母親,難享天倫,難報慈恩。劬勞撫幼樂清貧,守孝三春,守寡終身。
白髮風中閃若銀,夢境如真,往事如塵。生逢亂世嘆沉淪,何處修墳?何日招魂?

雨霖鈴
──祭母三十年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爐煙繚繞,哭陰陽隔,往事虛緲。九泉路上尋母,悲無處訴、唯留詩稿。卅載韶光流逝,嘆難餘鴻爪。唱那首、明日黃花,國恨家仇剩多少?
夢中見面憐兒老,細端詳、白髮盈頭了。斷腸幾人知曉?彈舊調、痛如刀絞。養育功恩,唯有來生轉世才報。萬里外、遙祭英魂,灑酒輕聲悼。

揚州慢
──丁亥九月十八日祭母卅二週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廿四日
萱草雖枯,慈容宛在,匆匆卅載雲煙。憶逃亡昔日,怕回首當年。看駭浪、鯨吞席捲,家山血洗,兵燹彌延。哭湄河、魚米之鄉,屍骨連綿。
嗚呼寡母!嘆含辛、茹苦堪憐。歷病痛摧殘,貧窮蹂躪,戰火熬煎。亂世難逃災劫,陰陽隔、夢裡團圓。願上蒼悲憫,來生再續親緣。

清明思母步錦榮兄「思母」原玉二首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
其一
情天淚灑連綿雨,淋濕悲傷孝子心。
寡母音容欣入夢,故園燹火忍焚琴。
報恩無處餘生苦,去國多番壯志沉。
每屆清明思緒亂,愁壺獨飲疚加深。
其二
清明雪後連天雨,觸動頑兒一片心。
慈母溫馨魚得水,賢妻穎慧瑟諧琴。
英年守寡青春祭,花甲逃亡歲月沉。
不孝偷生羞茍活,招魂飲恨愧尤深。
附:李錦榮「思母」:「今夜燈光多燦爛,慈親微笑撫兒心。人間溫暖如時序,母意哀憐似月琴。仰對高天靈感繫,低求稚句世情沉。餘年風雨何能料,常記鴻恩謝念深。」

滿江紅
──祭母卅三週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
已卅三年,問此恨、何時可雪?又怎奈、青春易逝,雲煙難滅。明日黃花留點綴,故鄉白骨供陳列。哭陰陽、永隔斷愁腸,心千結。
思往事,傷離別;金城陷,湄河咽。嘆世間悲劇,竟無人說!亂葬崗中魂泣血,沉冤谷裡烏啼月。幸慈母、遺愛蔭盧門,雄關越。

渡江雲
──己丑年四月初五日先君五十五週年忌日感懷祭母
二零零九年四月廿二日
先君魂去遠,年年忌日、是否返盧家?父子同品茶。週歲孤兒,寡母淚交加。含辛茹苦,嘔心血、歷盡風沙。最不堪、棄屍荒野,枯骨伴黃花。
悲嗟!故鄉變色,異國逃亡,對功名淡化。實指望、栽培兩女,退隱天涯。閒來弄墨留詩卷,常牢記、祖輩中華。祈入夢、陪親樂賞紅霞。

庚寅年九月十八日祭母卅五週年有感二首
二零一零年十月廿四日
其一
抱憾終身已太遲,夢迴午夜幾人知?
憐兒欲哭哀無淚,憂母長歌醉有詩。
飲恨黃泉留血證,沉冤白髮喚青絲。
紅潮赤浪東流去,滾滾湄江捲腐屍。
其二
卅五年前國破時,山河變色鬼神悲。
屠城血雨漫空灑,滅族腥風遍野吹。
娘親撒手星為伴,天地留魂樹作碑。
莫問荒郊埋骨處,孩兒漸老鬢毛衰。

辛卯九月十八日祭母卅六週年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

卅六年前赤禍臨,故園日落柬京沉。
腥風血雨吳哥泣,冤鬼孤魂湄水吟。
暴政烏衫摧佛國,恩娘白骨棄椰林。
依稀舊夢何堪憶?祭母靈前淚又淋。

國破家亡噩運侵,滿懷遺恨到如今。
夢中悲灑孤兒淚,劫後憫憐慈母心。
亂葬崗前聽鬼哭,黃泉路上盪鄉音。
招魂海外人天隔,歲歲重陽悔悟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