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印支淪陷》(《白墨詩詞集》分類)

解連環
──紀念高棉淪陷廿週年
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七日
廿年心瀑,化瀟瀟淚雨,洗滌羞辱。怎料到、恨海難填,更風起浪掀,鬼泣神哭。往事何如?只剩下,悲歌一曲。看孤魂遍處,千堆白骨,哪方投宿?
餘生茍活異國。嘆斯人健忘,終日勞碌。莫道啥、雪恥復仇,悵劫後匹夫,苦謀金玉。漏網之魚,且盼那、曙光初旭。祭三朵、明日黃花,卸除孝服。

步和郭燕芝老師「弔金邊亡友」
一九九五年三月十八日
天涯落魄憶屠城,廿載冤深豈忘形。
枯骨多情埋沃土,白花無意祭墳庭。
孤魂號泣湄江血,野鬼啼吟遍地腥。
曠古悲歌千古恨,逃亡路上覓親朋。
附:香港郭燕芝老師「弔金邊亡友」:「春雷乍響撼金城,惡獸豺狼盡露形。萬里江山驚變色,一朝暴雨掃空庭;烽煙處處田園燼,魍魎頻頻造血腥。忍見湄公河裏骨,孤魂渺邈是親朋。」

八聲甘州
──乙亥清明祭高棉淪陷廿年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日
有英魂萬里夢中來,相逢淚沾衣。憶當年別後,腥風苦雨,分外悲淒。試問江邊白骨,亂葬築成堤。冷看湄河水,浪捲屍泥。
不忍回眸追泣,怕墓崗弔祭,野鬼哭啼。算廿年血債,何日滿冤期?恐孤魂、難平怨恨,念悼詞、天地共哀思。清明雨、洗滌舊夢,泛濫心池。

乙亥清明遙祭高棉死難親友
一九九五年四月五日
其一
清明淚雨漲瀾滄,四月悲歌唱斷腸。
斫斬殺誅三百萬,屠戕剮戮一千場。
坑屍碎體沉冤谷,棄骨拋顱亂葬崗。
筆刃文刀君莫笑,荊軻匕首刺魔王。
其二
招靈故里淚傷春,薤露迴旋震鬼神。
血海冤深深萬仞,骸山恨滿滿千垠。
該譏玉帝驚妖孽,更笑閻王怕惡紳。
雪恥何須菩薩助,丹心鐵骨醉紅塵。

一斛珠
──丙子清明遙祭柬華死難親友
一九九六年四月一日
年年四月,斷腸哭奠亡魂節。沉冤千古仇難雪。明日黃花,往事休提說!
瀟瀟苦雨天嗚咽,浪濤沖淡湄江血。夜寒影冷風悲啜。人鬼相逢,話舊傷離別。

定風波
──丙子清明
一九九六年四月四日
亂雪紛飛四月天,素花如縞白山巔。大地有情披孝服,神哭,淚珠凝結撒人間。
萬樹禿枝悲月冷,風哽,夜空飄絮舞嬋娟。遊子夢迴冤滿腹,孤獨,清明愁緒聚詩篇。

六么令
──高棉淪陷廿一年感懷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七日
廿年薪膽,風雪催頭禿。逢人莫提前事,對酒歌當哭。明日黃花謝後,再也無芳馥。詩心孤獨。情懷五柳,難學淵明採東菊。
悲詞從此絕唱,面壁拋榮辱。何必泣血哀傷,閉戶書山讀。沉默消除戾氣,臨老思家國。浮生勞碌。天涯飄泊,一卷低吟已知足。

阮郎歸
──越南淪陷廿一載憶怒海餘生
一九九六年四月三十日
椰風蕉雨憶當年,千家人不圓。孤帆為覓自由天,葬身登陸前。
投怒海,棄良田,逃生尋樂園。魂飛驚夢感翩翩,夜長難入眠。

菩薩蠻
──欣聞殺人魔王波爾布特喪命
一九九六年六月七日
深仇未報元兇死,千冤化作湄河水。地府鬼門開,罪魁投網來。
殺人三百萬,血債今朝算。償命若瓜分,鞭屍存幾斤?
註:波爾布特Pol Pot之死訊後來證實只是傳聞,此殺人魔王最終在1998年4月15日死去。

搗練子
──又聞殺人魔王波爾布特未死三首
一九九六年六月廿六日
其一
天地怒,鬼神憎,一死難除滿地腥。仇恨化成連夜雨,洗清冤債祭慈靈。
其二
亡萬次,死千番,狗命難填曠古冤。殘喘茍延能幾日?眾人公審眾魂鞭。
其三
穿萬箭,殺千刀,此恨綿綿怒火燒。妖孽未除仇未雪,豈因真死怨全消?

無題四首
一九九六年八月二日
其一
劫後傷痕創痛留,餘生茍活淚多愁。
英雄捨命魂空斷,戰友拋顱血白流。
易說千秋功與罪,難填萬世怨和仇。
良知莫道心無悔,夜夜悲歌鬼影浮。
其二
號令如山熱血流,莘莘學子獻人頭。
栽培後代成軍訓,導化知青變死囚。
棄骨無辜空抱恨,捫心有愧漫裝愁。
興風煽火連天禍,一哭難消曠世仇。
其三
遠別家鄉廿六秋,重逢感慨淚奔流。
餘生憶舊驚思痛,劫後蒙塵怕說仇。
一朵黃花陪破墓,千堆白骨祭妖頭。
無言答辯因羞愧,喋血英魂志未酬。
其四
異國重逢丙子秋,絕情歲月付東流。
魚書可寄師生愛,鱷淚難除敵我仇。
罪首逍遙天網外,亡魂哭號鬼城頭。
何堪細訴當年事,且把悲傷化唱酬。

丁丑重陽夜獨飲感賦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日
紅葉凋枯菊暗香,東籬獨飲送重陽。
死囚刀下悲秋短,醉客壺中喜夜長。
冷月孤杯無影對,蕪詩淡墨有琴揚。
枕書隨夢登高詠,望斷河山哭斷腸。

丁丑重陽遙思柬華死難親友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日
重九黃花祭戰魔,驚聞故國又干戈。
餘生柬域柔情少,險死酆都熱淚多。
萬谷孤魂冤沸雨,一江枯骨恨揚波。
登高倘使能逃禍,荳蔻山頭鬼不歌。

印支淪陷廿七年有感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
廿七年前赤禍狂,中南半島歷滄桑。
骨牌效應淪三國,屍殍冤沉葬百崗。
魂斷祭台逃死獄,舟浮怒海覓新鄉。
餘生茍活猶餘悸,血淚深痕烙舊傷。
註:柬埔寨、越南、寮國先後於1975年赤化。

抒懷遙寄柬國舊友二首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
其一
刀下逃生惜此頭,天涯老死夢悠悠。
問誰劫後無餘悸?憐我貧中有隱憂。
逋客江湖情未減,故鄉風雨恨難休。
前塵歷歷驚魂在,詩酒療傷又一秋。
其二
去國餘生渡遠洋,漂浮茍活歷滄桑。
卅年薪膽豪情淡,一卷詩書陋室香。
往事雲煙縈舊夢,故人萍水聚新鄉。
舉杯遙寄湄江月,賜與清輝亂葬崗。

四月十七日高棉金邊淪陷卅五週年感賦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
其一
瘋狂困獸入金邊,赤柬屠城赤禍延。
可恨烏衫凶殺戮,無辜白骨亂堆填。
湄河血染腥濤惡,佛土冤沉咒雨綿。
魂斷蒼生三百萬,審紅庭上鬼聲連。
其二
沉淪國破哭高棉,生死悠悠卅五年。
鐵證如山留白骨,青天似鏡照黃泉。
三巡濁酒陪孤影,一曲悲歌唱斷弦。
殘夜獨吟詩漸醉,夢中能否到墳前?

步懷國兄柬埔寨「4.17」屠城43年祭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
四月悲歌噩夢中,湄河泣血哭聲同。
冤深恨重人天隔,赤柬屠城鬼怕紅。
附:鄭懷國「柬埔寨“4.17”屠城43年祭」:「四月狂瀾夢魘中,逝川難洗慟心同。吳哥浩劫煙塵漫,白骨封沙浪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