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4日 星期三

試為《詩壇》主編造像(許之遠)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省中有中文傳統《詩壇》者,經其主編,廿年於此!人習稱「主編」,遂忘其姓字矣。

主編少逢家國之變,輾轉北來楓葉國,空拳赤手,家累既重,體力耗損逾於常人,自任主編以來,夜猶挑燈編務,長期耗損,工傷舊患未已,愁眉慼額多,而歡顏快意少。近月以來,《詩壇》專輯千期縈懷;個人叢書十卷靡定;歷經三月,朵頤肉味盡失,爽耳好音難尋。

余亦嗒然而嘆,世事果真難料也。誰知一日未見,忽讀傳來《欣喜》、千期專輯,既在眼前;「叢書」及兩巨冊赫然繼後。噫!天何忍既賜之,又何必先苦人心志,勞其筋骨哉! 

達摩中國版!

余先後閱讀《欣喜》,慨嘆主編其人,每以先公後私,先人後己。既編就千期專輯,又編千期統計表、詩友作品數量一覽表。統計整理一堆手稿,俱見工序繁複矣!「叢書」之成冊,其中一波三折,余知之甚詳;「三月不知肉味」,僅此一人而已!「可不痛哉」!及開卷為兩女簽名照,確有達摩東來形象,憔悴掩不住內心快意。余不禁大笑失聲而嘆曰:「此達摩禪師之中國版」。

余細意觀摩:禿頂額前網開一面,其他三面稀疏之亂髮、眉宇與眼神、雀斑闊鼻、嘴角而下庭翹然,非中國版之達摩,真不作第二人想。真夠你瞧!「阿彌陀佛!」余不期然唸出佛號矣。

(2021.11.23寫於多倫多中華藝文書畫館)

附:
詩二首
李俊豪
一、達摩
詩壇有達摩,北美樂呵呵。
學問書無底,尋根韻共和。
古風推額髮,今曲伴松坡。
一鍵神州去,千山舞萬河。
二、祝賀達摩師父宏文九卷出版
達摩還俗也聊天,麗璧詩詞幾萬篇。
桔井青春顏色在,清萊寺廟佛經玄。
煉鋼爐水熊熊火,磨墨研台冉冉煙。
九卷宏文談笑裡,古儒才子對今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