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第1000篇:《千篇》

畫家王安東於2004年10月為《麗璧軒隨筆》版頭畫像
筆下風雲,廿載千篇,烏耀兔沉。憶爐青鑄句,立言肩挺,星寒煉字,紀事情深。感發人生,求真見證,念舊情緣知遇尋。春秋換、數龍蛇虎鳳,呼嘯鳴吟。
飄零不忘鄉音,泣亡歿、赤誠瀝血心。記芬芳桃李,火紅歲月;鬱馨蘭桂,奮逸神襟。毫墨虔誠,胸懷坦蕩,輾轉東西雪雨涔。華章譜,願鍾期常在,山水行琴。
──鄭懷國《沁園春‧賀麗璧軒千篇步國才同學原玉》

《麗璧軒隨筆》自1996年9月20日開始刊出第一篇「賞月」,到今天正好一千篇。每屆百篇,都有文字盤點,第100篇到第900篇分別寫「百篇」、「收成」、「三百」、「總結」、「十年」、「筆記」、「七百」、「八百」、「九百」,今期寫「千篇」。記得第600篇時,法國鄭懷國(關不玉)兄曾贈我《青玉案》,被引用在「筆記」前,第700篇時,復贈我《菩薩蠻》,第800篇時,還贈我《破陣子》,第900篇時,又贈我《千秋歲》,今期千篇,他再贈我《沁園春》。從十年前的第600篇,到十年後的第1000篇,懷國兄之贈詞珍貴無價,見證了我倆超過半個世紀的同窗情誼!
本欄第一篇隨筆《賞月》(1996.09.20)
早在幾週前,伍兆職詩翁便寄來祝賀詩詞多首,又於上期「詩壇第822期」刊登《畫堂春──「隨筆」第999期》,向眾詩友呼籲,「期諸君詩詞祝賀,百花齊放,不亦樂乎!」這兩週陸續收到馮雁薇、姚洪亮、劉家驊、江麗珍、蔡麗華、馬新雲、王薇、鄭石泉、林明、唐偉濱、陸蔚青、朱九如、李錦榮、許懷嬌等諸君饋贈詩詞,截稿前,喜獲許之遠老師從多倫多寄來優美長聯,李俊豪寄來「千篇賦」,奇珍異寶,似玉如珠,隆情高誼,銘刻五中。筆者不才,何德何能?受寵若驚也!
《詩壇第823期》(2018.04.26)
第700篇時寫道:「有朋友問我,本欄能堅持到一千篇否?只要《華僑新報》辦到1300期,這隨筆就能寫1000篇。」由於曾經停刊26個月,所以要等到本週《華僑新報》第1418期,才達到一千篇。同一份報紙,超過二十年,兩百萬字,標題永遠兩個字,這個紀錄相信到目前還沒有被打破。
《千篇》(2018.04.26)
本欄剛開始時,香港還未回歸,到第一千篇,已歷經董建華、曾蔭泉、梁振英、林鄭月娥四位特首;中共歷經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三位總書記和李鵬、朱鎔基、溫家寶、李克強四位總理;台灣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四位總統;日本歷經橋本龍太郎、小淵惠三、森喜朗、小泉純一郎、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安倍晉三十位首相;韓國歷經金泳三、金大中、盧武鉉、李明博、朴槿惠、文在寅六位總統;美國歷經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特朗普四位總統;英國歷經馬卓安、布萊爾、布朗、卡梅倫、文翠珊五位首相;法國歷經希拉克、薩科齊、歐蘭德、馬克龍四位總統;德國歷經科爾、施羅德、默克爾三位總理;加拿大歷經克里靖、馬丁、哈帕、杜魯多四位總理;魁北克省歷經布薩、隆德里、莊社里、馬華、庫亞爾五位省長;滿地可歷經布克、譚保利、科德爾、普蘭德四位市長。並已歷經美國亞特蘭大、澳洲悉尼、希臘雅典、中國北京、英國倫敦、巴西里約熱內盧六屆奧運會。二十年彈指間,世事變遷實在太大了!
《麗璧軒隨筆》剪報
筆者從43歲到65歲,自中年步入老年,由工傷支撐到退休,曾參與創立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和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自1998年起從未間斷的參與一年一度全僑公祭大典,撰寫了二十篇祭文。這千篇記錄,閱歷了唐人街社團的換屆、人物的起落、名家的浮沉。從千篇目錄中,回首前塵,回眸歷史,回顧當年,翻查隨筆,重讀舊文,猶如走進時光隧道,往事如煙,依稀浮現。1996年,智能手機還未普及,「互聯網」Internet一詞剛被廣泛流傳,電腦打字後要靠傳真機寄稿,當時使用3.5吋磁碟,還未有光碟,更沒有優盤USB。1999年3月,才開始上網發稿,取代傳真機。2004年10月,畫家王安東先生繪贈筆者畫像置於「麗璧軒隨筆」版頭上,青絲暗換華髮,一幌忽就14年矣!
《麗璧軒隨筆》第二篇《嫦娥》(1996.09.27)
廿年到底寫些什麼?詩詞研究,時事短評,人生百態,回憶前塵,感懷俗世,資料彙編,自修心得,閱歷見聞,旅遊樂趣,命運興衰,紫微八卦,學海泛舟,世情剖析,人物縱橫,包羅萬有,皆可成文。諸君可以到「無墨樓/麗璧軒」www.kokchailu.com網頁上瀏覽,千篇總錄,一目了然。

滿地可《華僑新報》於1991年3月創刊,今期第1418期
若問我哪來這麼多題材,為何老是寫不完?答曰:稿源不斷,有賴讀書,經常學習,時刻進修,吸收知識,增廣見聞,逆水行舟,不能歇息。而寫什麼比怎樣寫要難,往往臨時三易其稿,或寫到一半而全篇作廢,重新佈局構思。在大陸港台歐美旅途中,電腦隨身,全程寫稿,從未停刊;南亞海嘯,在最後截稿時仍無法確定死亡人數,啟程赴多倫多前,吩咐報社在排版時才加上最新數字;美國總統大選,午夜放工回來,守在電視機旁邊等待最終結果,凌晨五點,塵埃落定,才開始上樓敲鍵,以最新數據添加。工傷躺在醫院,雖然無法下床,依舊未曾斷稿,專欄隨筆始終能見報。
《麗璧軒隨筆》第三篇《藏書》(1996.10.04)
非常感謝「華僑新報」讀者諸君二十餘年來之厚愛支持,感謝報社同仁的積極配合!還是那句老話:只要「華僑新報」還在,「麗璧軒隨筆」就一定在!十年後的一千五百篇,應該不成問題!
(2018.04.26《華僑新報》第14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