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日 星期二

馮序(《麗璧軒隨筆》文集)

 《麗璧軒》是作者因岳父母陸麗先生和李璧全夫人贈屋而命名。作者重情重義、感恩念舊。有幸能閱讀他所著作的千多篇《麗璧軒隨筆》,從中瞭解作者文釆、情操、學養的至高境界。
和國才兄相識相知,是巧合,也是緣份。我年紀比國才兄大近十年,稱他為兄是未熟識前的客套和禮貌。十數年的文字交往,已成知己,相信他不反對我現在稱他為才弟或國才吧。

出生和成長於不同地域的兩人,巧合地移居加拿大,一個在東一個在南。十數年來只見過一面,能成摯友全因緣份,也基於互相欣賞。

認識滿地可詩壇,緣於當年家長姐居於滿地可,她在未經我同意下,把我當年初學、未入門的詩詞送交詩壇,從此便認識了亦師亦友、文釆風流的詩壇主編白墨──盧國才,因而有機會拜讀每週、與詩壇作品一起刋登在《華僑新報》的《麗璧軒隨筆》。

與其說我欣賞國才的詩詞,我更欣賞他的《麗璧軒隨筆》。在千多篇文章中、寫下了人生百態、道德倫常、趣聞軼事、時事典故、悲歡離合、世道滄桑。從他的文章,領悟到做人道理、時代變遷。最可取的是國才文筆活潑生動,雖然內容很多具學術性和很多數據,但並不沉悶,看他的隨筆是一種享受。

能為他這本巨著中的第三卷《心曲感言》寫序,是我畢生最高榮幸,雖然自知力有不逮,但願能以至真誠的感覺,道出我對《心曲感言》的心曲。

《草根》:對工友的關懷互動,從不以本身的學識修為而輕視草根階層。
《工友》:愛人如己。工友的婚姻家庭,經常鼓勵關心。
《底層》:為了能讓家人有舒適的生活,兩女兒能入讀學費高昂的私立學校,廿多年安於做最辛苦、最勞累、但入息高的底層工作,融入不同階層的人與事,並能以平常心面對。
《幻想》:人生總有幻想,但筆者能在幻想中悟出腳踏實地的道理。
《浮沉》:人生中總有浮沉,能以平常心面對,便有另外的一片天。
《瑣拾》:從生活瑣拾,瞭解作者生活縮影。
《偶思》:對結婚三十多年的妻子寵若情人,女兒對父母的關懷孝順。從而認識作者對美的欣賞和對惡的厭惡。
《直抒》:對師友真誠,對詩壇奉獻。
《偶記》:偶然的記錄,真實的一面。
《泛錄》: 欣賞前人留下的文化藝術精華,珍惜與社會賢達、高人雅士的交往。卻不會忽視後園一隻小鳥的需要。
《感述》:介紹中國大陸詩人周道模的新詩,使我對新詩重新認識。與老同學和親人相聚歐洲,使我對友情的重新瞭解。把5月誤植4月,使我參與了時光倒流的樂趣。
《瑣誌》:生活中的瑣事,最能瞭解一個人的操守、修養、學問和心曲。
《泛談》:道出世事無常,要珍惜眼前。
《長假》:長假後的忙碌,人世間的無奈。每個人都應該活出自己的精彩。
《穿越》:白衫黑裙寫出對妻子的情深。忙着做晚飯的媽媽寫出對母親的思念。一篇多生動出色的文章,給我有愛不釋卷的感覺。
《零拾》:是作者的生活,也是作者的心曲。
《留名》:留芳百世不知是否重要,但願不要遺臭萬年。
《末日》:2012年12月21日前,多少人為這日子的到來忐忑不安。人心險惡才是世界末日。
《慨述》:藏書之多,學問之廣,令作者心靈淨化,感情昇華。
《泛語》:每篇文章中,所列數據的全面,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墨緣》:筆墨結緣,是人生美事。作者珍惜每位結墨緣的親友。
《守住》:死亡,沒有人可以避免。只要堅守初心,活好每一天,便無遺憾。
《瑣聊》:風水吉凶可以不理會,文化傳統不可以不承傳。女兒自少受中華文化薰陶,並澤及外邦朋友,作者為宏掦炎黃文化作出貢獻。
《泛聊》:從教宗選舉、家人旅行、探師訪友,組成一篇多彩多姿的泛聊。
《雜敘》:筆者每篇文章,求真的堅持令每篇文章極具學術性。當年中國內地各種弊病,是環境或是人為,但願都能成為過去。
《俗見》:俗世名利,各有見解。筆者認為腳踏實地做學問才是重要。
《偶拾》:每天的偶拾,寫下多少悲歡離合、恩怨情仇,這便是人生。
《思緒》:天災人禍終難免。人生有苦有樂,能以文墨交心,是幸事。
《花絮》:是筆者為人處事的真純,使他相識滿天下,盡成知己。
《閒話》:人心的惡毒,人性的扭曲,是否應了天地之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幸而世間尚有清流,不必灰心。
《抒懷》:父慈女孝,舐犢情深,人間美事。
《閒談》:文友間的喜訊、互動,非常珍貴。能返璞歸真,平凡是最高境界。
《瑣敘》:滿地可每年全僑公祭,二十年的祭文都出自作者手筆。
《雜拾》:劉能松教授與作者認識亦是機緣巧合。
《瑣感》:每週一篇文章,記載著古今中外發生要事,瑣感化成史章。
《秋夢》:能有夢,總是可喜。
《求生》:為公為私,耗盡心力。作者是時候多愛惜自己。
《樂天》:體力勞損,令親朋心痛。作者樂天知命,勞累中享受人生。
《低調》:心胸豁達、廣納百川,無為方可有為。問多少人能達到這最高境界。
《看化》:看化,不是悲觀消極,反而更積極地面對人生。
《縱談》:縱談女兒、文友、鄉誼,生活姿彩燦爛。
《生涯》:提攜後輩、薪火相承,是僑胞心願。
《所思》:緬懷先輩、愼宗追遠,是美德。
《閒録》:端華同學文釆,令在香港受教育的我,頓感汗顔。
《偶悟》:做人難,做滿地可詩壇主編更難。
《隨述》:雖是隨述,當中包含多少哲理。
《先知》:萬事萬物,若可先知,太沒趣了。
《互敬》:不論有多顯赫的地位,對別人成就缺乏互敬之心,總不能得到欣賞。
《心悟》:在有心人的努力下,使越南船民投奔怒海的史實,能展現人前。
《名片》:當人不需名片,本身就是名片的時候,才算真正成功。
《慨抒》:父女歡天喜地一起觀賞球賽,那方輸贏,已是次要。
《理解》:缺乏家庭醫生,是加拿大醫療制度上一大隱憂。
《素質》:彼岸詩人無素質, 大方貽笑辱斯文。
《感知》:中國零團費旅遊團,是當年極具特色的怪現象。
《悠閒》:買書、藏書、看書,是作者最大樂趣。
《思錄》:思想記錄,寫下作者心路歷程。
《暢懷》:不論在什麼場合,什麼日子,作者都是書痴。
《掇拾》:作者文中數據之多,資料之廣,佩服。
《瑣談》:老人首要懂得愛護自己,兒女是否孝順,都應該以平常心面對。
《留言》:電話留言,報喜報憂,同樣都要接受。
《感發》:作者對事物有感而發,總是正面。
《義舉》:喜見女兒與文友同襄善舉,喜見中華僑社前路光明。
《文化》:文化若成產品,便是文化的悲哀。
《泛思》:作者每年寄給親友的賀年咭,物重情更重。
《隨敘》:自卑的,不懂包容。自強的,才會隨俗。
《思悟》:天下那有真正公平。自卑自賤才是致命傷。
《自強》:退休後以六十多高齡,重新背上書包,踏入大學門檻,比成就出色的女兒更受人敬佩。
《尋思》:寫下加拿大原住民歷史悲歌,讀着心間淌血。
《暢述》:暢述當然是把開心的事告訴讀者。黃昏歲月中,能在最高學府以優異成績畢業,並受到教授賞識,同學愛戴,當然值得暢述。
《言責》:在網上充斥着假訊息的年代,《麗璧軒隨筆》中的所有數據資料,彌足珍貴。
《隨抒》:歲月不饒人,老人身體健康,是兒孫輩最大福氣。
《抒筆》:祭文比詩詞更考工力。詩壇所定規律之嚴格,成就了不少好作品。主編應記首功。
《思議》:由於網上假資訊太多,慢慢學懂分析。只要標題語不驚人死不休,百分百是流料。
《運氣》:命由天定,曾經努力,便無悔。
《慎言》:慎言不等於虛言,只要態度誠懇溫和,真言亦可令人接受。
《堪慰》:女兒事業有成,能服務社會,受人尊敬,是做父親的最大喜樂和驕傲。
《停電》:滿地可大停電,巴黎聖母院火災。雖無奈,但總要面對。
《詩作》:能填撰二千多首詩詞,可稱得上古今詩人中的表表者。
《感恩》:若每個人都懂得感恩,這世界一定更加美好。
《五月》:五月,春暖花開,是作者最喜愛的月份,因不停地有喜事在這個月慶祝。
《硯誼》:硯誼是最純真的情誼,端華同學們的硯誼更是難能可貴。
《親誼》:現今商業社會,親人大多分散各地,有機會聚首,彌足珍貴。
《暢抒》:能與遠方親人重聚話當年,是老年人的樂事。
《承諾》:誠信守諾是美德,多少人只會順口開河,特別是政客們,有誰能實踐競選時的承諾。
《悠然》:老年人懂得悠然慢活,才能享受黃昏。
《自知》:自大,其實是由於自卑。
《宴會》:相信不少人有同感,參加無謂應酬,是苦事。
《晩晴》:年紀愈大,愈珍惜與親人朋友相聚的機會,什麼節日和客觀環境,其實並不重要。
《送禮》:送禮是一門大學問。要做到受禮人驚喜,十分困難。只要不是用禮物去走後門便好。
《感拾》:全球氣候變化,是全人類首要關心的問題,希望毎人都能為保育地球,作出貢獻。
《餘言》:許之遠老師以八十多歲高齡,每年都不辭勞苦到滿地可掃墓,孝行難能可貴。
《趣聊》: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作者一家既讀萬卷書,亦行萬里路,難怪見多識廣。
《喜聊》:在舉世歡騰的聖𧩙節,作者温馨快樂的一家,一起期待家庭新成員的降臨,歡樂中更添歡樂。
《初度》:女兒送的生日禮物賀咭,師友們送的詩詞墨寶,使作者的初度更添喜氣書香。
《難忘》:端華同學雖分隔世界各地,但每隔兩三年總會相聚。令人羨慕。
《怡情》:沒有人想到新冠病毒,讓全球運行模式徹底改變。雖然人力不可勝天,與其負面地壓抑,不若正面地怡情,因為身邊總有開心的事發生。
《虛驚》:因病入院,父女三人,十多小時的等待和勞累,有幸只是虛驚。   
《酬勤》:天道酬勤,有天賦但不努力,難成大器。努力一定比天賦重要。
《探訪》:疫症期間,譚銳祥壇主,得到當年一起為詩壇並肩作戰的文友探訪,寫下朋情的可貴。
《偶誌》:緊守本份,莫忘初心,便不會受妖言惑眾所困擾。

以上百篇隨筆,道盡作者心曲。讀者從而瞭解作者的心路歷程。正如許之遠老師對作者生平評語:「顫慄的場面,不枉的人生。」正因為這顫慄與不枉,造就了作者堅毅不屈、勇往直前。作者超乎常人的耐力,創作出千多篇字字珠璣的文章。能結集成書,過程艱巨,可說耗盡心血。但願巨著出版後,翰墨留香,蜚聲中外,澤及後人。

謹似《滿庭芳》一闋,敬賀國才摯友新書面世。

筆力辭鋒,縱橫典雅,博學方可明心。縹囊緗帙,未枉號書淫。芸草香飄萬里,珠璣句、瓊樹成林。山川氣,雲霞細織,麗璧喜傳音。
文思傾翰海,為章琢字,警枕磨鍼。夙有凌霄筆,正道追尋。並蓄俱收腹內,儒生墨、意切情深。冰霜藻,風流灑脫,若沛雨甘霖。

馮雁薇 辛丑初夏寫於溫莎赤心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