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日 星期二

曾序(《麗璧軒隨筆》文集)

國才出書,是端華同學中的喜事。他邀請老師寫序文,是尊師重道的體現。

我和國才的師生緣,始於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但我不是他的班主任,只是代課老師;他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是陳綠波,當時因病告假,我就代了幾堂課,還依稀記得,就教過他們班一篇袁鷹的《青山翠竹》。1970年,柬國風雲突變,師生各散天涯,十三年後的1983年,我們在愛民頓重逢,延續了因戰火中斷的師生情緣。

猶憶2004年拙著《紅楓片片情》一書出版,國才從打字、排版、校正、插圖到作序,全程負責。如今他出書,我們倆卻幫不上忙,甚感內疚,唯有寫篇序文,給予精神上的支持。

國才從《麗璧軒隨筆》專欄1996年開筆,我們就一直在關注。每次完稿,還未寄去報社,先傳給我們閱讀,在文章未見報前,我們已經是他的第一批讀者;所以,這廿五年來,他的一千一百多篇隨筆,我們一篇也沒有遺漏過。

國才的專欄隨筆,寫的都是他身邊每天發生的芝麻小事,雖然瑣碎,但全部來自生活,始終貫穿一個「真」字。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有人喜歡長篇累牘的大文章,有人獨愛清新簡短的散文隨筆。國才的筆下,信手拈來,都是文章,從社會萬花筒、人生千百態,到感言心曲,墨客情懷;從雲煙往事、人海泛舟,到遊蹤閱歷、世事風雲,有情繫書樓的雅致,有麗璧晚晴的悠閒。他敘述的小故事,文筆流暢,思維清晰,情節感人;從不嘩眾取寵,憑空想像;沒有矯情做作,誇大其詞;絕無故弄玄虛,標新立異。讀他的隨筆,清淡如白開水,優雅若山水畫,平鋪直敘,從不說教,從小處悟出大道理,從平凡處發現疑點,細膩描繪,和盤托出,只寫實情,不加評論,留下空間讓讀者去思考,是非對錯,自有公論。

這些文章,大多數不是在書房寫下,而是在工廠休息用餐時,在塵粉滿佈的吵雜車間裡,在汗水濕透的高溫鍋爐邊。即使在旅途中,在工傷住院期間,在家療傷,在醫院候診室、機場、火車站,他都可以隨時寫稿,風雨不改,數十年如一日,貴在堅持,這種恆心、耐心、毅力、韌力,令他闖過一個又一個難關。他經歷過大起大落,從人生谷底到平步青雲,從結束五年成衣廠生意進入藍領勞工市場,到成為家傳戶曉的詩人和專欄作家,他的隨筆,就是一篇篇回憶錄,見證了他一路走過的人生坎坷歷程。國才來加拿大逾四十年,逆水行舟,一步一個腳印,從艱苦歲月走出來,除了培育兩個女兒成材,自己也一直積極求知自學,從未放棄,從不氣餒,晚年退休後還在麥基爾大學上課,成為班上最老的學生,並獲得英語專業文憑。

把想說的東西寫出來,刊於報端;將發表過的文章輯成書,結集出版,這就是文化傳承。如今,欣悉《麗璧軒隨筆》文集即將問世,而且一連推出八卷,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也!可喜可賀!作為老師,能有這樣出色的學生,套句文言文:「與有榮焉」。謹序。

曾任歐 於亞省愛城
二零二一年五月卅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