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4日 星期一

第1153篇:《喜樂》

小鳥餵食器懸掛在山楂樹下
昨觀藍鳥,今迎紅雀,松鼠肥貓小狗。晚晴樂趣兩孫臨,逗我倆、童心笑口。
修蘭剪柏,澆花淋草,園藝全憑一手。逍遙自在最悠哉,喜聞說、瘟君敗走。

 ──《鵲橋仙》喜樂

解封後姐夫和大姐到福臨門用餐(2021.06.11)

自從解除宵禁開始,魁北克省之疫情逐漸減緩,今天單日新增123宗病例,人們對未來前景愈加樂觀。餐館允許堂食後,市面頓時活躍起來,我最先收到甥兒寄來姐夫和大姐到酒樓用餐的照片,這情景已經一年多從未出現,令人興奮。

解封後第一餐竟然是IKEA的快餐(2021.06.10)

我們也「蠢蠢欲動」,很懷念上館子吃飯的日子。小女提議趁去IKEA瑞典傢俱公司為她姐姐購買新居的兒童桌椅時,順便在裡面一起用膳。想不到解封後第一餐是吃瑞典肉丸、炸魚,小女用手機拍下這一「歷史性」時刻,屈指一算,足足十五個月也!

新舊兩張寫字樓辦公椅(2021.06.10)

把傢俱放在車後廂,先回拉娃休息,我因為晚上沒睡好,一回到家就疲憊得隨即睡去。醒來已經是下午四點許,老伴和小女叫我進書房,原來是新買了一張寫字樓辦公椅,香港俗稱「大班椅」;小女剛才趁我熟睡時從車後廂將大紙盒搬進屋後,自己動手安裝,果真是手腳利索,不遜鬚眉。我那張坐了十多年的人造皮安樂椅也是小女送的父親節禮物,由於長期使用,椅墊皮革已磨損,必須用一大張被單套住,冬天還好,一到炎夏,就熱氣騰騰。這張新的大班椅,除了一般總裁椅必具備的滾輪、五爪、氣壓桿、底盤、椅座、扶手、靠背和靠枕,還有一個優點,就是靠背用網布面料,透氣性強,回彈性好,拉力極大,不易左右傾搖,坐上去的確非常舒適。原來,小女和小婿下星期開車北上去魁北克Charlevoix渡假一週,不能與我歡度父親節,所以提前買了禮物。她很認真的說:老豆每天坐在電腦前十幾個鐘頭,怎麼可能沒有一張舒適的大班椅?我笑說,那張皮椅,陪了我十幾年,我必須坐了上去才會有靈感寫東西,她提議將舊椅子搬進臥房玻璃桌前,專供繪畫時使用。

松鼠大快朵頤,把小屋的飼料吃掉一半(2021.06.14)

這幾個星期每天所有時間都報銷在文集編審中,幸好有江麗珍老同學逐卷逐篇、逐行逐字認真校對,一絲不茍,我則忙著加插照片,將博客上每一篇所配的圖片分別儲存在八個文件中,每卷一個文件,容易取下貼上。累了,就到後園走走,閉目養神,聽小鳥吱吱喳喳叫;我用手機把俗稱「紅衣主教」的北美紅雀Northern Cardinal悅耳的歌聲錄了下來,然後再播放,這一回播,非同小可,一瞬間吸引了好幾隻紅雀飛來,牠們以為是同伴的呼喚,可惜我不是鳥類學家,無法翻譯叫聲含意。

今年的生日禮物是小鳥餵食小屋和飼料(2021.05.15)

兩女今年送我的生日禮物,是兩座小鳥餵食器,一座是直筒,一座是小屋,還有好幾袋飼料,分別給藍鳥Blue Jay和紅雀等鳥類朋友享用,我將直筒掛在山楂樹下,小屋懸掛在工具屋前,幾天過去,鳥兒並沒有等到,反而招來松鼠,飼料很快就去了一大半。小婿知道後,去買了一個類似帽子的鐵蓋,套在餵食器上,松鼠因鐵蓋太滑而無法站立,吃不到飼料,急得又跳又闖。希望松鼠不再騷擾,鳥兒才敢放心飛來覓食。要拍攝小鳥,還需要長鏡頭照相機。我當然沒有時間和閒情去守株待「雀」,反而在給草坪澆水時,因發現狗糞而氣得七孔冒煙。昨天,又見到鄰居的大狼狗,牠側頭豎耳,對我觀望,我明知牠聽不懂,還是問牠:是不是你在我家草坪上拉屎?牠依然沒有走開,好像很理解我的憤怒,又側頭搖尾伸舌,似乎想說什麼。老伴說我冤枉了牠:這麼大的狼狗,拉的屎哪有那麼細小,肯定不是牠!我不能當福爾摩斯,只好乖乖套上膠袋,去草坪撿屎,一面撿一面痛罵養狗不管狗的狗主,然後開水龍頭噴射草坪,把滿肚子怨氣沖走,而那隻大狼狗依然還在靜靜地看著我,神情很友善。

記不起這是第幾座小鳥浴池了(2021.04.24)

搬來拉娃一晃已經十八年了,後園的小動物朋友越來越多,除了松鼠和雀鳥,還有鄰家花貓、小狗、野兔,以及土撥鼠。這些年,先後好幾個小鳥浴池都被強風吹倒,日前我又在網上買到了一座日式流水池組合,由於矮小笨重,不會招風,所以總算避過幾回狂風,小可兒一回來,後園就成了她的樂園,她最喜歡將小石卵丟進池中玩水,如今又多了小樂兒,這個小搗蛋比姐姐更調皮,又跑又叫,鬧翻了天。

小樂兒最喜歡看書(2021.06.05)

一到週末,姐弟倆回來,平靜的家又熱鬧起來,我這外公根本無法躲進書房安心工作,只好陪他倆在後園,玩呼拉圈,觀看蝸牛,摘黃花,拔雜草;到附近公園踩單車,盪鞦韆,玩溜滑梯,在沙池堆沙塔。老師來電話找不到我,以為我還在午睡,我直言:時間都給兩孫啦!

看!我可以堆得很高!(2021.06.12)

小可兒和小樂兒回來,雖然我兩老身心疲乏,但心境還是相當喜悅的。他姐弟倆是我們的開心果,我將珍藏的顏色筆都拿出來給小可兒塗色,細心指導她如何配色又不過界,如何才有立體感,見她那麼愛惜我的120枝色筆,每用完一枝就放回原位,我也就放心將一盒又一盒高級繪畫色筆交到她手上。

外公將彩色鉛筆拿出來給小可兒(2021.06.13)

我告訴兩女,安省與魁省將於本週三開放省界,如果《麗璧軒隨筆》卷一《百態人生》付印,我也許會親自開車到多倫多,把剛面世的新書運回,小女說:不行!不行!安全第一,到時必須由我開車!

(2021.06.17《華僑新報》第15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