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8日 星期二

李序(《麗璧軒隨筆》文集)

我的師父

李俊豪

我的師父是白墨。可白墨師父不讓稱他為師,更不讓稱他師父。但他對所有的詩友作者,都恭敬稱為詩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說想跟他學習古典詩詞,他二話沒說,第二天就專程上門交給我兩張紙片。一張是他自製的彩色七律四大格式,另一張是他自己編排打印的《平水韻部》。歷史在那瞬間定格:我拜他為師父,他稱我為詩兄。那兩張紙片就此成了我家的非物質文化傳家寶。我與白墨師父就此成了師兄。

我的臭毛病不少,中學語文課外沒有讀過唐詩宋詞,自己寫不了詩詞,卻又瞧不上形形色色所謂大師們寫的花架子文字。說穿了,我對古典詩詞其實一竅不通。但白墨師父對於每一位初學者、每一位作者都是信心滿滿,耐心輔導;我沾光尤多。儘管我寫的東西不倫不類,他卻常常為我字斟句酌,顧不得睡覺。偶遇某個句子出點亮色,他會高興地誇獎:有史記之風!事實上我從來沒有像樣的作品,他毫不責怪,卻會冷不丁來句點評「難得思維跳躍」, 批評鼓勵盡在不言中。 曾有朋友對我提意見「大作看不懂」,白墨師父知道後,不動聲色發送了一句「不按常理出牌,你有你的風格嘛!」風輕雲淡,舉重若無。在師父的幫扶下,我斷斷續續堅持了詩詞創作。更重要的是,師父的言傳身教影響了我,我也帶出了一批批詩詞愛好者詩詞創作者,而他們,也正在把師父的言傳身教延續...

「學無止境」,師父的博學強記,不僅源於天才,更因為每日每夜的勤奮刻苦,笨鳥先飛。他的讀書之多,令人嘆為觀止。任何時候和師父通話,他都始終站在書堆之中,信手翻到某書某頁精確解答問題。

「不僅讀書,更要讀辭典、大百科全書。」師父的言傳身教,讓我受益永遠。好飯不怕晚,我領悟雖遲,急追也猛,如今的我,也建立了藏書過萬的家庭圖書館。

知易行難。讀書不易,行事更難。遙想互聯網蓬勃興起的當年,師父沒日沒夜硬啃HTML語言建立網站,往事悠悠,恍若昨夜星辰。看師父的今天,正在譜寫新的傳奇。

我是不長進的弟子。不長進的弟子為了不起的師父作序,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但我一定要搶著為師父作序,因為師父不僅了不起,更因為師父非常平凡。

「用淺顯的文字寫詩詞」,這是師父第一天對我說的話。

師父用平凡的文字,寫平凡的百姓,寫出了人生的意義,寫出了人生的了不起!

祝賀
詩詞覓覓幾多年,百態人生動地天。
萬眾圖書陪哭笑,心隨麗壁賽神仙。
(2021.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