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日 星期二

第1151篇:《自序》

 
《麗璧軒隨筆》專欄自1996年開筆,至今年正好25週年。整整四分之一世紀,一千多篇隨筆,頗感紛陳纏繞,雜亂無章。結集成書時,共刪去兩百多篇,經過一番精挑細選,分門別類,輯成八卷合計920篇,約一百八十萬字。再加上序文、專訪文章和各家饋贈詩詞,應該在二百萬字左右。
 
列出八卷後,先聆聽方家高見,有提議用「文集」取代「叢書」的;有主張用《盧國才文集》取代《麗璧軒隨筆》的;有建議邀請多人作序的;也有同意將饋贈之詩詞加在書前的。很快就收到郭廣中先生設計的封面,我依然寄給朋友們徵求其意見,有的對佈局有自己一套看法;有的覺得字體排列不宜又直又橫;有的認為將王安東給我畫的肖像置於封面乃最適合,因為是《華僑新報》專欄版頭特有的標誌。而我自己則希望能求得許之遠老師墨寶為書名題簽,那才是最完美的雅事。

我將八卷書名寄給許老師,請他揮毫題簽,許老師毫不猶豫,爽快答應,翌日便將書名寫好,剛勁書法,鐵畫銀鉤,清秀雋雅,美不勝收。他將題簽交給郭先生,並為封面構圖把關,八卷封面八個不同顏色,一絲不茍,連淺印肖像高低、題簽字體大小、印章位置距離等,都一一顧及。

朋友一再問我,《麗璧軒隨筆》專欄名字的由來。記得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提過,為紀念先岳父「陸麗」和先岳母「李璧全」,寒舍取名「麗璧軒」;藏書樓取名「無墨樓」;書房取名「鑄心齋」;後園取名「茵廬」;專欄筆名「盧茵」,是由我的姓加上老伴的名字「陸惠茵」連結而成。

隨筆是《麗璧軒》專欄慣用的文體,隨緣之筆,隨意開筆,隨心下筆,隨手執筆,隨時收筆,隨處停筆。沒有論文必須論點、論證、論據、結論那些框框;沒有劇本務必開場白、場景、道具、對白、旁述、幕後那些繁雜鋪陳;沒有報導應該先列提綱、搜索材料、埋下伏筆、找突破口等按部就班。隨筆的特點,就是「隨」,因為,「隨」是無界限、無束縛、無設防、無枷鎖的。天馬行空,隨心所欲,來去自由,無拘無束,如果讀到通篇只有句號,沒有逗號的隨筆,你不必驚訝;如果翻到滿篇全是詩詞的駢文賦句,也無須感嘆,因為那就是隨筆。

邀請函發出後,首先為我作序的是許之遠老師,他先說自己如何從孩提時代就開始讀書和背書,再談論寫文章其實比作詩難,並極力推崇「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指出「古文」才是至文,白話文至今「少有可背誦之文」。許序時刻不忘提醒後人,不能不讀古文,可以看得出許老師之良苦用心也。曾任歐老師之序文語重心長,關懷備至,師生之情洋溢於字裡行間。張清老師《夜讀白墨佳作》,厚愛有加,受之有愧。伍兆職序文簡練如清泉,文末以《水調歌頭》相贈。李錦榮序文以哲學角度分析隨筆,邏輯和方法論都用上了。馮雁薇認真閱讀隨筆,為百篇寫了百段評語,別開生面,堪稱大手筆,篇末以《滿庭芳》相贈。馬新雲「我與《麗璧軒》的淵源」真情流露,文筆清新,篇末以《念奴嬌》相贈。潘潔心《天道酬勤》,用「平凡而偉大」來形容,令我受寵若驚,感懷五內。陸蔚青以《文學的燈永不熄滅》來鼓勵和展望,餘韻無窮。姚洪亮序文回顧二十年前往事,耐人尋味。江麗珍用《學而不倦》來強調學習之重要,立論中肯,篇末以《鳳凰台上憶吹簫》相贈。鄭懷國序文以「文人使命和信念」為理據,提出了「講真話」。蔡麗華序文非常用心撰寫,將百餘篇隨筆題目組成文句,恰到好處,篇末以《滿庭芳》相贈。唐偉濱以駢賦為序,謂仿王勃的《滕王閣序》,令余眼界大開。胡憲(北極狐)十年前曾經採訪過我,十年後為文集作序,更加駕輕就熟,信手拈來,琳瑯滿目。李俊豪以《我的師父》為題贈序,令我汗顏,誠惶誠恐,無地自容。感謝詩友這些年以詩詞相贈,特彙編後置於序文之後。特別感謝江麗珍、蔡麗華兩位老同學日以繼夜細心校對,發現錯字。

由於時跨廿五年,書中很有新舊事物的交集,隨著科技日新月異,有些名詞現在已更新,光碟、傳真機、手提無線電話、電腦上網、視像電話、衛星導航等,現在聽起來,好像很遙遠似的。每篇隨筆都在匆忙中敲鍵,完稿後立即傳去報社,所以不少地方出錯,馮京馬涼,魯魚亥豕,張冠李戴,沙石甚多,如蒙諸君不吝指出,將來再版時必能更正補遺。

八卷文集能順利成書,還要感謝老伴和兩女的全力贊助,是她們的鼓勵給予我出書的勇氣。最後,更要感謝《華僑新報》和廣大讀者二十多年來不遺餘力的支持和愛戴,使我有動力繼續寫下去。

適逢世紀疫情肆虐,但願文集之面世,能讓人們看到希望的曙光,看到未來。當疫苗大規模接種,一切恢復正常運作,《麗璧軒隨筆》專欄將迎來新的一頁。是為序。

(2021.06.03《華僑新報》第15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