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當代文才白墨(海語)

舞筆弄墨的文人總愛爭鳴,有時戰成對頭,有時鬥成朋友,不管是敵是友,都要尊重對方的言論自由。通過文場交鋒,與白墨認識了,其實在爭論之前,就意識到白墨文章詩詞寫的有水準。

談詩,白墨論的是大唐開創的近體詩,也就是後人稱讚的律詩,作為律詩當然要嚴守格律,最起碼的要津也得「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按韻部吟哦;我談的偏重古風樂府沒有格律要求的古詩;兩者不可同日而語呀!神州漢字的特點是象形會意形聲。從甲骨文金文到篆隸楷草,不管字體筆劃有什麽變化,漢字的特點依然藝術地承傳下來,律詩充分體現了漢字特有的組合美妙對仗工整平仄神韻等等特點,作為文學皇冠上的明珠光彩奪目。通過請教學習研究步入律詩,受益匪淺,樂在其中矣!白墨執著提倡按格律韻部寫詩詞,對海外華人研究中華詩詞宏揚國粹起了極大的推動作用,值得慶賀。

在文壇,無論是古代還是當今,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趨炎附勢在延伸,這是社會常態,在世界上享有極高聲譽的諾貝爾文學獎也擺脫不了這個習性。獎狀耀眼,獎金豐厚,令人眩目。但個別得獎作品思想貧乏,內容空洞,情節無奇,文字枯燥,哲理混亂,無可看可思可喻性,實在不敢恭維!正因為是世界級文學大獎,不少學者教授作家名嘴跟著拱擡的文章一篇又一篇,加起來比得獎原作還長,於是水漲船高,在文化聖殿登堂入室,取得了點石成金的話事權,以權威自居;人間也有意無意形成一種感覺,不跟著隨聲頌揚,那是沒有文學水平的表現;把評論作品的水平與權勢金錢榮譽緊密關聯,乃是當前文壇一大最奇特的景觀;這種風氣不但在文學界有,其它各界都有,年繼一年地盛行,真是人心不古跟隨潮流呀!諾貝爾文學獎進展到這種程度,是否遵循了大科學家諾貝爾原來設這項獎的初衷,不得不令人深思呀!

與有些得獎作品相比,白墨的文章詩詞,視野廣闊,史料豐富,現實充分,辭采綺麗,文體多樣,哲理深刻,見解獨道,是當代文壇難得的奇才,可與許多得獎者相媲美,與東方學府的詩詞導師相比毫不遜色,與西方院校的詩詞教授相比更勝一籌,有近百篇的詩詞理論文章,有上千首的詩詞曲賦作品,真是著作等身碩果累累啊!但是,這位大才子,卻因多種社會因素所迫,為了生計,只能上夜班,戰高溫,在消耗體力精氣之餘,用極其有限珍貴的業餘時間,寫出大量作品,實在難能可貴呀!天若有情,豈能不為之動顏呢!

談到蒙特利爾市的中文報紙,不能不提到白墨在《華僑新報》上開設的麗璧軒專欄,談到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也不得不提到白墨主編的詩壇,隨著電腦網絡在全球逐漸普及,「白墨」這個對比分明的名字在全世界將被更多的讀者熟悉。